主持人:许戈辉

嘉宾:高金素梅

高金素梅 3年内7次跨海控诉靖国神社

高金素梅:也许在我有生之年,我可能没有办法完成这件事情,就是日本政府道歉,然后把我们靖国神社的这些长辈的名字除去,可是因为我的一小步,能够换来我们族人的自觉,我都觉得值得。然后我觉得生命的结束,不是呼吸结束它就结束了,而是当你呼吸结束的那一刻开始,大家会怀念你,我觉得那就是生命。

许戈辉:你这次带的含有102名原住民的这个文化团队。他们包含了多少个族群?


高金素梅等台湾原住民代表在日本大阪地方法院再度提出起诉,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要求将“二战”时期被强行驱入战场的“高砂义勇队”的灵位从靖国神社取回。图为2006年8月时高金素梅等在法院门前呼喊口号。

高金素梅:有9个族群不同的族群,那事实上在台湾岛内有14个,现在就是被我们政府认定的,那他怎么会被认定呢,就是他的语言还留下来,他的语言留下来,就表示这个民族还存在,那目前是有14个族群,那在我这次带来的团队里面吧,有9个不同的族群的人参与。

许戈辉:这也是这次奥运会开幕式,在前面暖场节目唯一一个,被邀请的台湾的文化团队对吧?

高金素梅:没错,这次能够代表我们14个族群,能够在这么样大的舞台上,向全世界宣告,我们还存在,然后也向全世界宣告,台湾的原住民的文化是多么的优美,虽然我们没有文字,那不代表我们不文明,虽然我们没有文字,但是呢我们还透过口语相传,把祖先的训诫、智慧、哲学、文学呈现给大家,我觉得身为一个泰雅族的后代吧,这是我的责任,也是义务。

泰雅族的血脉让高金素梅金素梅多了一份责任和义务,3年内7次跨海控诉靖国神社,她坚信只有行动才有尊严,于是每年的8月份她都会率领由台湾原住民组成的代表团前往靖国神社讨还祖灵,而这一切都起源于2002年3月她看到的一张照片。

高金素梅:我在一个朋友的地方看到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是日本的军人拿了一个很长的武士刀,砍下我泰雅族长辈的一个头,一个画面,我很震惊,我一直以为那张照片是剧照,后来他告诉我,不是啊这不是剧照,这是真实的故事,当我看到那一霎那照片的时候,因为更贴近了,那个长辈穿的就是我们泰雅族的服装,你就会觉得好像我自己的亲人,我自己的父亲就是那一个人,那个当下呢,我的全身起鸡皮疙瘩,然后我的一股脑的热血从我的脚底,就感觉受到那种暖流,就冲到我的脑门子,然后眼泪就不自觉地就想流下来。那从那一刻开始,我就不断地想要找到那段历史的真相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在台湾强征了2万多名原住民青年远赴南洋作战,对外宣称为"高金素梅砂义勇队"。战后,这些人仅三分之一生还,并多数伤残。而部分阵亡者则被供奉在了靖国神社。于是,2002年8月,一支由'高金素梅砂义勇队'后裔组成的'还我祖灵'代表团成立了,他们为了找回祖先的亡灵,多次奔赴日本,而高金素梅金素梅作为发起人,也从此开始了她为原住民奔走疾呼的'征程'。

高金素梅: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带的比较少的团员,我到靖国神社,因为靖国神社那边有非常多的灵息簿上面,有很多我们祖先的名字在里头,虽然他不是用汉名,他虽然不是用原住民的名字,他是用日本人的名字,但是地址还在里面,所以有非常多的遗族就透过这样的关系,就想要清楚知道,他们的长辈名字有没有在那。当时去的时候,靖国神社就不准我们,他说没有,除非你把名字很清楚地告诉我,地址很清楚地告诉我,我才帮你查,那态度是非常非常的不好。那于是我下次再去的时候,刚好是8月份,小泉要去参拜,我就带了50个我的遗族,就是我们的原住民的后代,有布农族的,有拍瓦族的,我们就过去了。可是后来当我们从饭店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苗头不对,因为我们身边总跟着非常多的警察,然后还有一个开道车,他就把我们带到别的地方去了,不准我们团员下车,然后把我们关在车上,只准我一个人下去。

每次来到靖国神社,高金素梅金素梅和她的原住民同胞都要吟唱起泰雅古调。那古调苍凉、高金素梅亢,没有什么婉转曲折,她说这是在和祖先对话,呼唤他们的灵魂能够早日回归。

许戈辉:有一张照片给我挺深的印象,就是你当时,因为受到了日本右翼分子的阻止,恫吓,还有日本警察的这种监控,所以后来有一张照片是你坐在那潸然泪下,就是在流泪。

高金素梅:对。

许戈辉:我特别想知道当时的发生的那一切,还有当时你自己的内心活动?

高金素梅:当时其实我真的,既气愤又无助,你就觉得你是一个弃婴,你是一个孤儿,因为台湾当局政府,并没有给我任何的协助,说实在的,一句话都没说,你政府当局总要说一句吧,说希望政府道歉,希望你们日本政府道歉,希望小泉首相你不要再去参拜,可是没有一句话,甚至连一个交通工具都没有给我们,所以当我想到这些种种委屈的时候,又看到现场这些警察不让我们进去,然后又看到靖国神社是这么样地傲慢、这么样地无礼,然后拒绝我们的要求,我当然就哭了,毕竟我还是一个女人吧,我就觉得很无力、很孤独。

同期:这里全部都是"高金素梅砂义勇队"的遗族啊,他们的爸爸,他们的叔叔都在里面,我们凭什么不能够进去,他们不是日本人呐,难道我们连把祖先带回去的权利都没有吗,难道到这边都不让我们下车?

高金素梅:战犯跟曾经被你们殖民统治过的,上一代我们的父亲吧,就是被你用三光政策杀死,下一代给你们藩?同化教育,然后送到南洋去做炮灰,死了还不能够安心地回去,还要供在你们靖国神社,当成你们军事象征的一个骄傲,这对我们来讲是何其残忍,不准的。

许戈辉:但就像你自己所说的,背后没有自己政府的支持,那么前方面对的又是一个不肯承认那段历史,不肯做出任何一次道歉的这样一个政府。

高金素梅:是。

许戈辉:那么你夹在这个中间,感觉那么无助,最终支撑你还要继续往前走的那个精神动力是什么?

高金素梅:就是我刚刚说的,我是身为泰雅族的后代,我有这个责任,我知道这一步不可能会,在我有生之年发生,就是日本政府道歉,然后把我们靖国神社的这些长辈的名字除去,然后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纪念他们,我知道也许在我有生之年,我可能没有办法完成这件事情,可是因为我的一小步,能够换来我们族人的自觉,还有换来大家对于这段历史的回归,回复,然后换来,还有另外一个人来接我的棒,我就觉得值得。

遭遇人生第一个低潮

在大陆,知道台湾"立委"高金素梅金素梅的人,可能没有知道在台湾偶像剧《婉君》里扮演那个漂亮泼辣的丫鬟嫣红的多,没错,她就是高金素梅金素梅,不过那时候她的名字叫做金素梅,在演过近十部电视剧、《喜宴》等四部电影,出过七张唱片后,她逐渐淡出了演艺圈,开始经营婚纱事业。然而,1995年的一场大火,不但使她的6名员工丢掉了性命,还烧毁了她的全部希望,她遭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低潮。

高金素梅:梅林大火当天,我刚好在现场,事实上,我很少到公司去的,我刚刚给你说,我只是一个纯粹的投资者,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会在现场,因为有很多人要我签名,然后我在现场了之后,刚好那把火就烧了,那我自己也是被呛伤,送到医院里头,然后冥冥之中我就一直听到医院很多嘈杂的声音说,某某某的家属,谁谁谁死亡了,就听到一阵哭声这样子。

我心里在想说,哇,怎么会这么严重,怎么这么多,然后一直到第二天的时候,你就必须要面对这样的事实,我从医院也出来了,就必须要料理一些后事,那我很谢谢有一个家属,他握着我的手,他说,金小姐你要好好地活下去,他说你比我女儿幸运,你并没有在这场火场失去生命,你要活下去,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觉得说,你没有谴责我,反而要让我好好活下去,那不管往后,谁该负这场火灾的责任,我都觉得我有责任要把所有事情处理好。

所以一直到我们这个另外的官司在打,刑事的官司在打之前,我就已经把所有的所谓的家属,都安顿好了,当然我知道,人命不是用钱可以计算的,但是我让所有的家人知道,这是我的全部,然后我全部就赔给大家。也就是因为这样我看到了人性的一面,也是我为什么在梅林大火结束了之后,我还可以站起来。那一直到现在吧,每年的清明节,我还是会到金宝山,金宝山是他们放家人当时,一致决定要放的地方,那我都会去那给他们上一柱香。

梅林大火让高金素梅金素梅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她自称那是她人生碰到的最大挫折。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高金素梅金素梅准备收拾心情,重新面对接下来的生活时,她又被查出患有肝癌。她的人生还没有完全走出第一个低潮,就又陷入了第二个更大的波谷。

高金素梅:我自己知道我罹患肝癌了之后,我很冷静,我并没有慌张,然后我就到书店买了非常多肝癌的书籍,对,因为我总觉得,我要深入了解,我才能够清楚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肝癌是所有的癌症里面,死亡率最高金素梅的,因为肝脏是没有神经的。

许戈辉:没有神经是什么意思,是不痛吗?

高金素梅:没有神经,就是你不痛。哦,是不痛的,没有感觉的。所以当你有感觉,你发生了一些身体上的症状,比如说黄疸,比如说肚子涨水了,都已经是末期了,就已经没办法了。而我是何其幸运,就是因为它长的地方靠近我的胃,然后因为它长大了之后,按到我的胃的神经,所以让我的胃有点感觉。

许戈辉:所以你发现了。

高金素梅:对,我就总觉得胃不舒服吧,所以因为是胃不舒服,才发现是肝癌,是这样子,然后它长的地方又可以开刀,所以当我清楚知道这个事,我知道我的存活率应该有一半,然后当我知道我有一半了之后,我开始思考,我以后好了之后,我还可以做些什么事情。

许戈辉:你也写过遗书是吗?

高金素梅:写过,我交代我要怎么办后事,然后我交代,我有一些东西要怎么处理,当时我在医院的时候

许戈辉:那我倒是想知道,就是在你写遗书的时候,你觉得就此生最无憾的是什么,然后最放不下的又是什么呢?

高金素梅:我最放心不下的当然是我的家人了,因为一直以来,我从很早的时候,我就负担我所有家人的家济,那所以自然而然,我如果离开的话,家里面尤其是爸爸,应该就比较没人照顾了,而且我的兄弟姐妹吧,工作的能力都,收入都不是那么好,所以从很早的时候,我就在负担照顾整个家庭,所以我如果离开的话,那么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他们要自己去求生存了,这是一个。

另外,我觉得比较无憾的就是,我觉得我的人生很精彩,从我念高金素梅中的时候,我自己打工,赚学费,然后一直到我进入演艺圈18年,拍了这么多的连续剧,拍了李安很好的戏《喜宴》,然后我觉得感情也很丰富,其实我的人生比一般的人,比我的其他的同学、其他的朋友还精彩很多。

精彩有时也意味着不平淡和跌宕起伏。在经历了人生的两个低潮之后,又一件事改变了高金素梅金素梅的人生。

许戈辉:什么样的契机让你觉得从政,要替自己的原住民族群来说话。

高金素梅:我其实不喜欢从政,而且我也不喜欢人家叫我政治人物,因为我一直认为我从事立法委员的工作,只是我的一个手段,跟我的一个替我的族人争取,应该有的权益的很重要的途径而已。在我肝癌手术完了之后,我就开始思考,生命的价值跟意义到底是什么,然后当时我看到了台湾最大的一次地震9.21,当我从媒体的画面,就好像看到我们这次汶川地震一样,灾区的人是多么地无助,然后外界人是给那么多的关心跟爱,跟关怀的时候,我觉得人性的力量特别地大,所以我当时我就带着非常多的,像红十字会了,还有一些佛教的团体,义工团体,进入到了原住民的部落,开始协助他们重建家园。然后在那过程当中,就有很多的亲朋好友鼓励我从政,他说你应该去选个立委。

那事实上我不清楚立法委员是做什么的,因为我从事演艺工作18年,政治工作,立委工作离我太遥远了,那就建议我选立法委员,当时我当然没把它当作一回事,后来具体,一直到越后来大家就说,那你就应该来试试看,那拗不过这些亲朋好友的不断的要求,我就说好吧,就试试看,就这样子就参选了。可是就是很意外的,那一次第一次参选,50年来,我们所谓的原住民,从来没有女性参选的,那我是第一位,50年来第一位,就是为了原住民的女性参选人,那也没想到第一位就创了历史的纪录,我当选了。

2001年高金素梅金素梅以8000票,高金素梅票顺利当选台湾"立委",在接下来的两届"立委"选举中也都成功连任。

高金素梅:当选的当天,我真是脑袋空白,我不晓得我该做一些什么事情,所以我花了很多的时间,努力学习,三年,我几乎没有休息过,我也没有停过,我几乎每一个部落,小小的部落,我都去了,去了好几次,那实际上听他们,看他们,然后最真诚地把他们的需求,在所谓的立法院表达出来,那没想到我第二次选举的时候,没那么辛苦了,我一倍的票数当选,那第二次是16000多张票当选,然后再到了我这次吧,第三届吧,有了两万多张票当选,所以你可以看到我的票数一直在倍数地增加,那虽然有一点辛苦,但是从票数里面还得到了安慰。

许戈辉:你觉得你这些年,到底为原住民争取到了哪些权益,代表他们发出了什么样的声音?

高金素梅:实际上当一个所谓的立法委员,民意代表,有两件事情很重要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一个很好的法律,第二个就是要争取应该要有的经费,那这大概7年吧,我定了原住民的基本法,也是在我的努力之下,请无党联盟的几位好兄弟来协助,然后在立法院通过了。一直以来台湾的原住民族都没有法律来保护我们,保障我们,那这个基本法的通过呢。

等于说具有一个很重要的法律,也就是承认原住民是一个族群,也承认原住民要有自己的教育系统,那这块部分是很重要的一个法律,那很荣幸,就是在我第二届的时候把它通过了。台湾的民意代表最辛苦的就是还要服务选民,举凡这个婚丧喜庆,你要到场,然后举凡一些部落里面发生的事情,你要帮他解决,所以我们常常说吧,当一位立法委员,听起来名字好像蛮好听的,可是事实上就是打杂的工作,所以我除了要在立法院立法,然后争取经费之外,我其他绝大部分的时间大概都是服务选民。

许戈辉:其实你刚才讲的那一点,让我觉得很受触动,就是一方面你是代表着少数族群的利益,但是另外一方面,你自己又是一个女人,又是不喜欢从政的女人。对,所以我相信在这两者之间,你一定经常会处于一种内心挺挣扎、挺煎熬的状态,有的时候很强悍很坚定,有的时候又很无助很无奈。

高金素梅:对,那块部分通常都是到了晚上的时候,晚上的时候,譬如说团员休息了,譬如说我自己把工作完成,我回到我自己家的时候,那个东西会出现,那有的时候也很想放弃,因为有的时候走到某些部分,你会碰到一些挫折,我觉得对于外面来的挫折,我一点都不担心,也不害怕,也不会想要去拒绝它,但是呢我觉得最大的挫折是,来自于我自己族群里面的人,那因为我们提到就是说,有非常多原住民,如果他念书念得最好,又是我们所谓的族人的精英分子吧。

其实他是完全没有民族的立场,跟民族的自主性,如果这些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民族自觉,在某些重要的场合能够说出,自己族人应该想要说出的话,其实那股力量是很大的。尤其现在国民党一党独大,所以有很多原著民的政策其实跟一些政府会有冲突的时候,当我要争取的时候,我会觉得孤立无援,那个孤立无援又来了,那所以其实我觉得真正最困扰我,也觉得最让我伤心难过的就是这块部分

虽从政 女人浪漫本质没有改变

许戈辉:比如说在个人生活,情感和从政之间,你必须要有所舍弃的话。

高金素梅:目前来讲应该绝大部分都是在我的工作上面,目前的时间的安排,跟生活重心的安排都是在我的工作上。那事实上,自己年纪也不小了,然后对于感情这一部分,也会更理性地对待,不像年轻的时候,就是比较冲动,然后觉得感情来了就来了,然后也不顾一切,那现在就会比较理性,而且你会发现,其实个人的感情在人生当中,只占了一小部分,那一块部分可能就是,当你工作结束了,然后觉得需要人讲讲话,聊聊天,它只占了那么一个位置上面。

我事实上浪漫的本质还是没有改变的,虽然外在改变了很多,譬如说以前会穿高金素梅跟鞋,现在就完全不穿了,然后譬如说以前总是会买些名牌嘛,那女孩都会喜欢追求一些名牌,时尚,可是现在也绝大部分不了,因为我在部落里面发现这些东西好像不再需要了。所以在生活上是做了一些改变,但是内心里面,我还是顶想要自己浪漫的生活。譬如说我闲暇工作之余,我还是很喜欢去按摩,我很喜欢那个油压按摩,一方面是解除疲劳,二方面,也希望自己皮肤也要,不要每次因为日晒雨淋,然后变得很粗糙,我还是这个部分还是有一点爱美。

高金素梅(金素梅)简介:

1965年9月21日出生

父亲是安徽人

母亲是台湾山地民族泰雅族人

17岁踏入演艺圈

主演了电视连续剧《婉君》

电影《喜宴》、《梅珍》等

2001年参选

台湾第五届山地原住民区

"立法委员"步入政坛

至今已成功连任三届

她主张将当年受徵参战的

"高金素梅砂义勇队"阵亡祖灵

迁出靖国神社

为此多次到东京靖国神社

和纽约联合国总部抗议

并向日本法院提出

控告小泉首相参拜违宪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