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画家王铁牛创作的巨幅油画《浑江作证》,取材于一个发生在辽宁省桓仁县夹皮沟村波涛汹涌浑江边的真实故事,1935年12月12日,日本侵略者企图在东北地区隔断抗日联军与人民群众之间的联系,在五里甸子地区实行“集家归屯”时,对逾期不迁的村民在浑江岸边进行残酷屠杀的血腥暴行。全副武装的日本侵略者,用战刀、刺刀、枪托、狼狗把30多位村民推入浑江冰窟窿里赶,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无情的江水瞬间将全部村民淹死,连1岁小孩也不放过,真是人间惨剧!
      
    今年已经93岁高龄的刘焕治老人回忆,谈起“双十二浑江惨案”,他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怒火,反复说着一句话:“惨无人道,惨无人道呀!”沿着他的记忆,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在刘焕治老人22岁那年秋天,日本鬼子为“集家归屯”,把夹皮沟沟沟岔岔的百姓集结在过去集安的一个叫铜江的地方。
      
    在铜江,由于没地方住,他们和另一家人住在一铺小炕上。当时是秋天,庄稼还没收割,他们缺粮断炊,衣不胜寒,食不饱腹。为了能填饱肚子,刘焕治和三弟在父亲带领下,走了几十里山路,回夹皮沟赶着爬梨拉粮。没想到在家中被日本兵抓住,说他们通匪,非要拉到江边抢毙。这时遇到一个会讲日语的叫金景顺的朝鲜族老人,为了替他们求情,他跪在地上用日语同翻译官商量,说他们家正按皇军指示归了屯,这次是因为没有吃的才回来拉粮食,好说歹说把他们放了。后来他们背着粮食往回走,走到沙尖子时,又被日军抓去,用枪逼着他们爷仨儿来到位于宽甸附近的浑江边,要杀他们。又是金姓的老人求情才放了他们。可是他们却看到,日军就在他们面前,把30多位上至七十多岁老人,下至1岁的孩子像下饺子似的赶进江水里,用机枪扫射,用刺刀捅,把整个江水都染红了。
      
    根据87岁张美荣老人回忆,她娘家七口人被日军杀戳,张姓人家只留下她一人。回忆起过去,仍挥不去那血腥的伤痛。71年前,父亲在日本鬼子的残酷统治下,无奈把只有14周岁的她过早地嫁给浑江口的韩家,并对她说:“去找一条生路吧,咱村不是人活的地方呀!”就是这一走,她才捡回了一条性命。日本鬼子第二年“集家归屯”时,虽然他父亲领着全家人躲在地窨子里,但还是被日本鬼子全部抓走,杀死。当时,她最小的弟弟还不满一岁,也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下。她的二妹妹性格刚烈,日本鬼子把她往江水里推,她妹妹说:“挪开你的脏手,我自己跳。”说着纵身跳入江中……我的眼前仿佛再现了那悲惨的一幕,眼里也浸满悲愤的泪水,在挨打落后的旧中国,在卖国求荣的伪满政府统治下,我们的亲人,就是在这叫国国不应,叫家家不答的状况下,悲愤死去。她们除了痛恨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外,她们还有怨,她们怨当时的政府、当时的社会……可是这些怨恨,只能随着悲愤一道沉入江底,沉入一个她们永远不能释怀的世界里。
      
    画家王铁牛是在报纸看到程绍志写《浑江作证》的文章,文章中揭露的日本鬼子的暴行,深深地激怒了富有爱国主义情操的画家,他三次深入桓仁山区,走遍夹皮沟的山山水水,访问受害群众和知情者,感受历史的真实面。回到沈阳后,王铁牛用近7个月时间,构思完成了长12米的历史题材油画《浑江作证》。他要通过作品告诉全世界人民,因为落后,我们中华民族曾经有过流血流泪的历史;他要警示后人,日本军国主义余渣未灭,小泉不断参拜靖国神社就是例证,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让“落后就要挨打”作为警钟,长鸣在每一位华人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