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年前的这一天,南京陷落,殉国殉难者大多集体被屠杀

    69年前的这一天,乌云蔽日,地狱里闯出的恶魔祸害人间

    69年后,那些伤痕是否渐渐修复?

    69年后,还有谁在追问那段屈辱历史的血泪真相?

    猛然遭遇历史埋下的巨痛,茫然间需要一种激昂的力量,撕心裂肺的呐喊之后,笔尖涌出的还是悲愤的血!

    我们默哀吧,无名死者的坟墓,他们的碑插在活人的心中。

    我们挽起我们的手,于新的起点前进!
        
  几年前,我站在繁华的南京街头,企图向市民打听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地址和去的路线,可得到的回答是淡淡的??那有什么好看的,一些骨头,几个雕像,一些照片。出租车司机宁可收50元载我们往返一趟南京长江大桥,也不愿意送我们去那个地方,仿佛那是一所殡仪馆,或者说是不吉利的坟墓,谁去就会惊动那聚集不散的冤魂,谁去就会发自内心地哭泣!那是这座城市最痛的死穴?那是一段历史最屈辱的记录?以至于去面对,都需要一种勇气?回望血泪的历史,就如同撕裂父辈和母亲们的伤口,痛到看到血!看到撕裂的皮肉下白森森的骨!看到不安的灵魂和我们的国耻!

  我虽然知道,台湾星云大师买下一幅以南京大屠杀为题材的巨幅油画,画面上尸集如山,一个孤儿在痛哭,杀人者还在狞笑擦刀,一个和尚开始掩埋死者。是我的老乡李自健的作品,曾经在某国展览时被日本人抗议和威胁要销毁。但这些细节已经和历史无关。很多人选择了遗忘,就连提醒人们不要遗忘的张纯如,也因为自杀而又开始被人们遗忘。2006年一群美国人投资来做一部记录片,可他们选择的素材还是一群德国人怎么设立国际安全区,以拯救一批幸存者的故事,并预期在中国卖得很火。一部民族的痛史,居然成为商业影片的素材。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只能点燃烛火,点燃香,祭酒。那场反人类罪行的大疯狂大报复,那场野蛮强盗烧杀大抢掠大浩劫,罪行累累,謦竹难书,无数无辜同胞惨遭屠杀,悲哉!那沉重的灾难和巨大的恐怖,没有使中华儿女屈服,抗战在那场大屠杀之后,更掀起了复仇的巨澜!就是卑贱如工蚁的农民和市民,不都曾拿起武器,奋起战斗?那与敌同归于尽的爆炸,那一发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的袭击,那黄河的咆哮如雷,长江的奔腾如龙,残阳如血背景前,战士们的剪影是多么矫健!军号声,歌唱声,枪声,炮声,胜利后的欢呼声,还在昔日的战场上空久未销匿。一页过于沉重的历史,很难翻过去,很难轻描淡写地遗忘,那都是血肉相连的牵挂,那都是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是烈士骨灰里的发烫的弹片,就是战士还无法取出的体内残留的弹头!

  只是有名和无名的死者从来没有安息,也从来没有得到缅怀,被抢劫走的黄金甚至下落不明。笔者父亲在1945年光复南京后,亲眼目击大批死难者尸骨的出土,亲眼目击死难者亲人无法收尸的悲惨情形,几十年后仍然不能忘怀。他说过很多南京的故事,唯有这些关于白骨垒垒的印象给我震撼,也给我埋下仇恨的种子,我也一直记得那些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活埋(眼睁睁看着画面上同胞被活活埋葬,而杀人的日本军人还在封土上踩踏)、烧杀和集体处死的纪录片镜头(当年的纪录片其实还有一被杀四十多刀的幸存者手术的情景,还有一些被强奸而死的女人,但不少画面被剪掉)。好在南京在废墟上重生,无数白骨被起出移葬,一些日本战犯在他们犯下滔天大罪的南京被处死,幸存者们也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很多亲历者写下了一些片段的回忆。可是历史的演进是容易出现某种断层的,由于没有延续,没有深究,很多研究工作没有拿出成果,很多的后续没有人接力,因为工程浩大而繁琐,需要很多人贡献力量和智慧。因而到了今天,很多工作需要我们来重做,一滴墨水胜过一吨眼泪!比如说保存过去的文献、文物和遗迹,比如说整理幸存者的口述和证词,比如说把一些传说和不确定的“故事”剔除比如说出版发行专著和拍摄影视作品,把历史讲述给我们的下一代。

  69年的平淡,就是为了今天的浓郁;69年的冷漠,就是为了今天的关切;69年的压抑,就是为了今天的抗争!重读历史是需要胆识的,何况是重读那一段血海深仇!我们曾经把这份工作压在张纯如这个女性柔弱的肩膀上,过于沉重的历史使每一个翻阅者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只能在沉默中死亡,当张纯如只留下寂寞的背影,我们居然没有一部够分量的书来接替她未竞的事业。

  可是一些后来者因为害怕窒息和真相的恐怖,而选择匆忙翻阅或不去打开那过于沉重的历史。我们争论过要不要记住那段历史,争论过遗忘是有益还是有害,争论过要不要考证和保存证据,要不要支持幸存者口述历史和进行对日诉讼。很多人都期待官方的投入和支持,很多人都等待民间的资本赞助和力量的汇聚,但失望接着失望,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很多人选择退却和回避,很多人宁愿无知,很多人甚至开始大放“同化论”,丑化“小日本”和戏耍“日本鬼子”,没有严肃的考证和研究,没有有力的行动,甚至连日本人都做得好的工作都做不到。很多人至今还跪着,至今还对汉奸们寄予同情,至今还梦想当年怎么不被日本人完全占领?没当过亡国奴,不知道亡国恨,骨子里都有汉奸的基因。

  敌人的阴谋似乎在等待当事人一个个都死去,在等待历史可以任意装扮和改弦更张的时机,摆出学者的嘴脸和科学的态度,强化自己民族的受害观,却彻底遗忘所有的罪恶和可耻。他们高兴中国人的遗忘和麻木,高兴中国人的软弱涣散,高兴中国的不切实际和不求甚解,你糊涂,他正好清醒,给你一些日元,你就喊爹叫娘!所以,他们的自卫队开始向海外派兵,他们的狂徒开始登你的岛屿,修改历史教科书,还要否定南京大屠杀的“真相”,甚至为百人斩的凶手讨要名誉损失赔偿!你抗议对靖国神社的参拜,我就是要参拜!你眼巴巴望着我换个首相,可这家伙还是战犯的子孙!

  习惯遗忘的民族是没有出息的,而故意的歪曲和诽谤,是在再次凌辱和宰割!我们必须追问历史的真相,必须拷问侵略者的灵魂,必须抗议某些人的撅词!韩国人最近提出以日本靖国神社为被告的诉讼,而且选择的是日本东京的地方法院;而台湾的高金素梅倡导过移出台湾籍日本炮灰灵位的运动,其实,那些死者,恰好应该留在那里,做为证据而存在,作为炮灰而接受日本人纪念和参拜!只会拜鬼的日本,有何面目来和现代的亚洲国际社会和平共处?口口声声脱亚入欧,真不知道他们是要换掉自己的皮肤,还是换掉自己的灵魂,或许把日本搬到欧洲去吧!或许它真的会沉没!

  笔者在南京,登中山陵的台阶时,遭遇一个铜制的太平缸,那上面还留着日本军队轰击山头时的弹洞,弹片和缸的撞击的撕裂声和尖锐的呼啸,曾是这座城市无数无辜受害者的丧钟!沧桑岁月的过去后,这个洞依旧象是没有眼珠的眼眶,一道冰冷的神光,从黑暗深处照射出来,默默看云卷云舒,看熙熙攘攘的人,审视所以来此的人们。脚下的台阶也曾被炸断炸出弹坑,仿佛还能看到守陵卫士在奋勇居高临下地射击,几乎是徒劳地推迟这个城市最后的陷落,拼死捍卫一个国家最后的尊严,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无数无名英雄战斗到最后一息!这些细节恰恰需要记住,恰恰需要铭记,战败是需要彻底的反思的,屈辱是需要牢固记住的,如果历史档案和记录还不够,如果纪念馆和纪念碑还不够,那就让我们的骨髓和血液来记忆!如果纹身和断指还不够,那就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牢记这段历史!

  1937年12月13日,已经凝固。一个曾贵为中华民国首都的城市,无数死难者的血,无数被凌辱女性的泪,300000具以上的尸骸,早已垒砌了一道国耻的哭墙!滚滚而去的长江,也被死难者的尸体阻塞,所有幸存者都可怕地沉默。就算是经过了69个年头,你似乎还可以呼吸那过于血腥的空气,闻到那死亡的恶臭,看到无数死人在黑夜里行走。而且不只是南京,当年大半个中国,处处是屠场,家家有血债,多少人背井离乡,多少人亡命天涯,多少人逃难迁徙?沦丧的国土还存在过满洲国、伪政府和维持会,还被粉饰为大东亚共荣和王道乐土,资源被源源不断盗窃,人民被掠为劳工和细菌战化学武器的试验品,那场战争祸害中国和中国人的,不只是血淋淋的军刀,还有奴役,还有文化的侵略和盗窃,还有更为卑鄙的阴谋诡计和长远规划,超乎人们的想象。

  确定一个日子,来专门调查和追问往事,来清理血迹收拾证据,来安慰无辜的死者,记录下最后的幸存者的音容笑貌!我们的默哀不是我们的受虐狂的表现,我们的较真也不是为了模拟受害的历史,我们的驳斥是正义的!这不是不和谐的声音,也不是不理智的狭隘的民族主义。虽然我们有些人可笑地提出取消“龙”的形象,虽然我们有些人倡导所谓对日本的新思维,虽然我们还要目睹日本右翼的丑恶表演,但我们不选择暴力,不选择仇恨,不选择隔阂和敌对,我们一直在表达我们的善意和友好,我们一直在坚持国与国之间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也一直在坚持走中日友好的道路,文化的冲突可以化解,历史的误会可以澄清,争端可以谈判,但主权不容侵犯,资源不容窃取,国格不容侮辱。

  2006年12月13日,我们为了亚洲的和谐发展,为了中日关系正常化,为了中国的崛起,一起来追忆死者,鼓舞生者,历史的尘埃并未落定,这并不都是为了忘却的纪念!我们愿意面向未来,逐步解决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及受害者赔偿、细菌战受害者赔偿、劳工赔偿和慰安妇等问题。很高兴一些日本朋友也在做着尊重历史,发展友好的具体工作。就在今天,不必拖延,所做的一切都刻不容缓,正当其时。

  营营的市声和车流声从窗外传来,静静地站在窗前,眺望黑夜中的城市,不再是灰蒙蒙的,良心的灯亮着,很多人在实际地努力着。那生机勃勃的南京,充满希望的南京,在书写着新的篇章,历史在这里沉思,未来更在这里起航!

                  封宇平  急就于2006年12月13日凌晨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