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5月25日(农历4月11日)一批日军300余人,由嵊县扫荡回来,经斯宅、陈蔡开往诸暨。上午七时左右到达浬浦村口,在浬浦大桥下的沙滩边稍作休息。有一个叫东岛金吉的日本军医,趁机离开大部队窜进浬浦村里,半小时后,大部队开走了,他还在村里强奸姑娘,抢劫财物。浬浦村的群众发现这个掉队日军还敢这样史无忌惮地作恶,义愤填膺,纷纷围过来制止他的暴行。东岛金吉看到情绪激昂的群众,拔腿就跑,想逃回部队去。由于惊慌失措,迷失了方向,却朝大部队前进反方向逃窜,他边逃边开枪,妄图阻止群众追赶。然而更激起村民愤怒,他们高举着扁担、铁锄从四面八方赶来,从浬浦一直追过枫林,追到廊下村口。东岛金吉子弹打光了,后面群众还是紧紧追赶,高呼“放下武器,缴枪不杀!”。他惊恐万状,但极不想投降,于是他丢掉了没有子弹的手枪,从腰上拔出一颗手榴弹,拉出弦线,手榴弹顿时冒出青烟,追赶的群众见状,不禁后退三步,说时迟那时快,“轰”的一声,手榴弹爆炸了,但似乎不在人群中爆炸,硝烟过后,人们定睛一看,东岛金吉血肉模糊,倒在血泊中。原来他拉响手榴弹自尽了。大家见他这样结果,也是侵略者应有的下场,纷纷散去。善良的几个老百姓还挖了坑把他埋掉。

然而一场血腥的灾难却等待他们。

再说那一批日军大部队离开浬浦,一路行军到街亭乡周村进午餐,才发现少了个军医东岛金吉,马上派汉奸、伪军沿路返回找寻,在浬浦探到事实真相,回来报告队长。本来么,东岛作恶自尽,管老百姓什么事,但侵略者出自“残酷征服”中华民族的本性,了解情况后,大部队立即返回浬浦。没有防备又没有武器的浬浦人,远远看到日本兵端着剌刀,杀气腾腾朝着人们冲过来时,知道大祸临头,年轻的赶忙向山上跑,但是大部乡亲已来不及了。鬼子一进村,见人就杀,见房就烧,一时间,村中到处是熊熊大火,枪声四起,路上躺满被杀害的乡亲们的尸体,真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马小亚一家就是这天遭殃的,那年她14岁由于家里面穷,早给陈家当童养媳,这天她正忙着家务,一听到外面有人喊“鬼子来了!”一家人急忙逃命,马小亚的19岁的未婚夫陈竹仙背起腿上长疮不能行走的哥哥陈竹书,跑向屋后山上。枪声更紧了,马小亚等不到陈竹仙,便和她的妯娌蒋杏花扶着婆婆出门,刚跨出大门迎面碰上了鬼子兵,鬼子一举枪就打死了蒋杏花,马小亚还没有反应过来,又一枪过来打断了她的手臂,她昏倒在路旁边的水沟里。双眼瞎的婆婆,听得枪声,却摸不到亲人,只得“小亚、小亚”连声叫,鬼子转身朝她胸口连开三枪,婆婆一头倒在血泊中,再也不动弹了。竹仙把大哥藏在麦地里再回来准备背母亲,被日军发现,又是一枪打死。然后一把火,点着了他们的住房。凶狠的鬼子就这样疯狂报复,连老年人都不放过,村民余伯金的母亲八十多岁了,来不及逃走,躲藏在屋前的稻草堆里,鬼子发现后把她拉出来,两个鬼子倒提着她的双脚在路上拖,100多米凹凸不平的石子山路使余婆婆背上肉全磨光了,一行血迹在身后拉开。余婆婆开头还喊痛,后来昏死过去,只剩一口气。毫无人性的鬼子,把她扔进火堆里活活烧死。从当天下午三时起,在浬浦村里日军又杀又烧一直到傍晚六时,才返回诸暨县城。逃往山上的老乡在树丛后看得清楚,因为手中没有武器,强忍着愤怒和悲痛,见鬼子一走,赶忙下山救火、收拾亲人尸体,一直忙到半夜。马小亚的大伯陈竹林晚上回家,一见母亲、妻子、弟弟已被日军活活打死,房屋又被日军烧掉,无限伤痛,他只得把三位亲人的尸体放在门外厕所的茅栅里,这一夜他就哭着守灵。浬浦大街烧成一片白地。全村死伤18人,村里一片哭声,直到后半夜,折腾了一天的人们又累又饿,倒在残存的屋檐下睡着了。偶尔传来低低的凄惨啼哭和恶梦中的惊叫,浬浦的夜色一片凄凉。

然而一场更大的噩运正在稍稍地逼近手无寸铁又十分善良的人们--------。

第二天,就是1941年5月26日拂晓,从诸暨县城来了千余名日本鬼子,随带轻重武器,先后包围了浬浦、枫林、廊下三个村庄,实行交通管制,对出来村民和过路的行人实施拘捕。天亮后,鬼子进村,挨家挨户抓人,敌人的吼叫声,妇女的啼哭声、村民的反抗声,交杂在一起,在浬浦上空弥漫着十分凄惨的空气。一直拆腾到中午,抓来老老小小二百余人,都关在浬浦中学内。到了午后,鬼子们喝足了酒、吃饱了饭菜,大屠杀开始了。

先是审问,在浬浦中学的礼堂里摆上三张桌子,中间坐的是日本小胡子队长,一边是汉奸伪军头脑,另一边是翻译。周围全是披着人皮的豺狼押着一群浬浦的乡亲。第一个被抓出来审问的是村民陈初六,鬼子问他:军医是不是他杀的,陈初六回答,不是,鬼子又问谁杀的,陈回答不知道。鬼子似乎为了显军威,来个下马威,也不多问什么拔出剌刀,用力剌进陈阿六的肚子里,陈阿六连挣扎都来不及,就倒在血泊中,两个鬼子过来顺手把他掷进火堆。第二个遭难的是枫林村的黄,审问时,黄也是一问三不知,鬼子气急败坏把他推进一个教室里,关起门来,两个鬼子一起挥舞着剌刀向黄冲去,木匠出身的黄金焕毫不屈服抡起课桌凳顽强地与鬼子搏斗。一时间,新仇旧恨涌上黄金焕的心头,黄愈打愈勇,两个鬼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发疯了的鬼子唤来十多个同伙,一齐拥上前去,把手无寸铁的黄金焕的手脚用绳索捆个结实,再用黄的腰布包住他的双眼,在黄金焕失去反抗条件下,用剌刀猛剌十一刀,黄金焕忍着伤痛大声咒骂敌寇,英勇牺牲。这以后,日军接连审问好多人,也杀了好多人,但没有一个人肯回答。日军头目伤心病狂地下令把关押的老百姓中20岁以上40岁以下的青壮年全部剌杀,一时间日寇兽心大发,一群鬼子把他们捆绑起来,用布包上眼睛,一个个拖进教室,用剌刀捅死,三个教室一时成了杀人的刑场,被害者少则二、三刀,多则十余刀,教室内血流成河,溢出门外在走廊里流淌,令人毛骨耸然,惨不忍睹。这一天被害人数达80多人。其中一个叫陈竹林的,正是马小亚的大伯,头一天被日寇杀了母亲、妻子、弟弟,这天他正在了理后事,守在亲人遗体旁,鬼子也不放过他,也被抓去,一起被害在教室里。25、26两天,光在浬浦一个村子就被杀死老百姓120多人,占当时全浬浦人中的五分之一,被烧民房多达200多间,一条小街成了一片废墟。

六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浬浦可旧貌换新颜了。一条整洁的新街横贯东西,曾是腥血流淌的浬浦中学也全翻新了,鬼子屠杀乡亲的三间教室的已变成一个大花坛,姹紫嫣红的鲜花令人感受到和平温馨。时间难道说真是医治疮伤的灵丹妙药?真的要用“新思惟”来处理仇恨的民族关系吗?村长领我们到当年的被日本鬼子打断手臂的马小亚家里。当年14岁的小姑娘,现在已是年近80的老太太了,身子骨还健朗。说起往事,她捋起袖子,让我们看那触目惊心的伤疤,她说,那场灾难她失去了四位亲人,她那枪伤的手臂由于无钱治疗,发炎腐烂,生蛆发臭,人已奄奄一息,幸而碰到一个嵊县来的郎中先生,听说是给鬼子打伤的,免费给她清洗伤口、敷药,治疗,虽然捡回一条生命,但手已不能自由弯曲,落下一个终生残疾,回忆当年,马老太依旧是老泪满面,她说:此仇、此恨稍有良心的中国人是不会忘记的。

五十多岁的俞兴苗的祖父也是在死在这场大屠杀里,可是他说起当时情景,头头是道,好像他也是身历其境。原来当年等鬼子撤退后他父亲从火堆中找寻祖父尸体,可怜只剩下一个残胃,他父亲仍是给他送葬、造坟。每逢清明、冬至,他都要领着家人前来祭奠,对着坟头回忆当年。年复一年,兴苗从小听到大,那能不熟。如今兴苗的父亲已经谢世,兴苗表示这个传统他会世世代代继承下去的。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位哲人说过:历史的教训就是忘记了历史。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曾参加过远东军事法庭审判过日本战犯的大法官梅如璈告诫后人说:“宽大固是美德,但是姑息、畏惧都是怯懦。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把日本帝国主义者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帐上。但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但愿200多位浬浦乡亲的鲜血不会被“新思维”一笔涂沫掉。

作者:李奎懋(笔名热血沸腾)

系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绍兴市新四军研究会会员

作者单位:绍兴市职教中心的退休教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