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廿六年
 
 民国廿六年九月廿六日,日机首次轰炸金华。民国廿七年至民国廿八年又轰炸多次。据不完全统计,共炸死一百余人,烧伤一百四十余人。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六日,日机多架轰炸临平,炸死九人,炸伤十人,炸毁民房六间。
 
 
 日本军对平湖县城实施轰炸,投弹二十余枚,炸毙一百七十六人。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十一嘉善西塘镇被日本军攻占,杀害百姓五十六人,还在镇上奸淫掳掠。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日本军侵袭嘉兴王江泾镇,一面杀人放火,一面抢掠居民财产。大火蔓延三天三夜,共烧毁房屋一千三百余间,被杀百姓二十人。
 
 
 日本军先峰队潜入嘉兴新丰镇,第二天将全部道路封锁,进行大屠杀,全镇被杀百姓一百四十七人。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日本军原田部队主力攻入嘉兴。日本军即从东门车站附近至中山路及北门塘湾街,纵火焚烧全部店房民房。午夜后又烧毁了商业区北门大街、中街、南门大街等到处。全城房屋被烧十分之四,大火至廿六日方熄。
 
 
 第300页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卅日,日军飞机二十八架轰炸萧山县城近两个小时,共投弹一百二十余枚,炸死百姓二百人,炸伤四千余人,大批房屋被毁。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起,日军共出动飞机一百九十二架次,轰炸萧山县境七十二次,投弹五百三十枚,炸死六百零五人,炸伤二千二百二十七人,烧毁房屋四千五百八十五间。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日本军侵入武康县城,全城四各余间民房除九间幸免外,全被焚毁。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廿三日,杭县沦陷后,日本军在塘栖镇等地设立慰安所?梢怩艴锉挥掌?闹泄?母九??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卅日,日军袭击上泗区湖阜,将在一座山上小棚内避难的八名男女同胞全部杀害。
 
 
 ,日本军在杭县塘栖镇杀害一百多人。
 
 
 是年十二月至民国卅四年八月,日本军飞机共计轰炸丽水县达三百六十多次,烧毁房屋七千多间,炸死居民约有上千人。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至民国卅四年八月,日本军两次窜犯丽水县。仅据当时二百多户七百七十多人的丽光村统计,日本军杀害村民二十一人,由于日本军放鼠疫而染病致死四十五人,被日本飞机炸死十七人,拆毁烧毁房屋一百一十四户。
 
 
 从是年十二月至民国卅四年八月,德清县被日军烧毁房屋三万四千八百七十八间,电厂二所,丝厂四家,经济损失四亿元(法币);杀害群众三千七百五十四人,伤五千四百零四人。武康县被烧毁房屋一万一千二百三十四间,经济损失二亿元(法币);残杀群众仅三桥埠一处,就达三百余人。
 
 第301页
 
 民国廿六年冬至民国卅年冬,日军在安吉县焚毁、炸毁民房和公共建筑:安吉县城被毁几尽;梅溪镇原有房屋一千三百七十三间,其中一千二百一十五间全毁,一百一十六间部分被毁;递铺镇九百八十八间全毁,二百一十七间部分被毁;孝丰县房屋全毁一百幢,部分毁五千幢,其中县城和鄣吴村大多被毁。
 
 
                           民国廿七年
 
 民国廿七年一月卅一日,日本军飞机轰炸慈溪观海卫(现观城镇),此后,又于六月四日,七月廿八日先后三次轰炸观海卫,共投弹二十二枚,炸死无辜百姓十九人,炸伤多人,烧毁及震坏房屋许多。
 
 
 民国廿七年一月至民国卅四年八月,日本军飞机一百五十架次,实行五十次滥炸建德县,有案可考者,累计炸死二百七十七人,伤二十六人。炸毁民房三千三百七十三间。
 
 
 民国廿七年初,日本军在嘉兴王店镇徐家大房子里办了一个所谓“慰安所”,抓年青妇女,专供日本军蹂躏。
 
 
 民国廿七年二月十八日,盘踞笕桥、临平、长安和当地日军二百余人对余姚县乔司镇进行疯狂的报复行动,惨无人道地持续屠杀了三天,杀害居民一千三百六十余人,烧毁房屋七千余间。遇难群众尸体掩埋处标“戊寅公墓“,亦称“乔司千人坑”。
 
 
 民国廿七年二月廿五日,日军土桥师团部沿龙溪一带扫荡,杀害群众一千三百余人,烧毁房屋六千余间。城东口、沈家潭等三个村,毁屋一千三百六十三间,枪杀六十余人,有三户被杀绝。
 
 
 第302页
 
 
 民国廿七年二月廿七日及民国廿八年六月廿三日、八月十六日,日军飞机先后三次轰炸慈溪观海卫,共炸死平民二十五人,炸伤五十余人,烧毁房屋八十余间。
 
 民国廿七年三月一日,一股日军侵入长兴县塘西村,全村四户一百余人。日军将一个头上戴了一顶中国军人丢弃的军帽的哑巴砍杀,然后强令十九名青年排队,用机枪集体枪杀。全村房屋被付之一炬,化为灰烬。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一日,日军乘汽艇侵入长兴县林城镇大村,这个仅二十三户村民的村子,村民被杀达五十九人。日军还放火焚毁很多房屋。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五日,日本军在进攻德清时遇到中国军队阻击,第二天,日军将从平升高桥到白云桥方圆三十华里一带放火焚烧,几十个村庄全部烧光。在嵇家角扯渡圩一保渡船上杀害十二人,河滩上杀害八人。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六日,日本军一千多人对浙江省龙溪沿岸的村庄进行大烧杀。在长达一百二十华里的龙溪沿岸,大小一百四十五个村庄被烧成一片焦土。在德清县境内八十里龙溪两岸,日军烧毁一百一十个村庄,毁屋七千七百九十九间,残杀村民五百八十五人。
 
 
 日军对德清县下乡舍乡的妙介埭、范介埭、双桥头、南北圩进行疯狂扫荡,烧毁房子一百二十余间,枪杀十余人。同日,在南浅港等村烧毁房屋三百余间,杀害无辜百姓四百八十一人。在金家湾的轧米桥等烧房一百间,枪杀三人。
 
 第303页
 
 
 民国廿七年三月廿八日,日军侵袭海盐县邵家滨,纵火焚烧民房,全村十九户,除二户半外,其余全部被毁,十八名百姓被杀。另一队日军在范家场烧毁民房十余间,枪杀百姓四人。同时,这批日军又烧毁通元镇东市,自方海至张家弄,共毁房屋一百余间,被杀平民二十余人。
 
 
 民国廿七年四月六日,占踞嘉兴的日本军由平湖通往嘉兴的电话线新丰一段线路被中国军队破坏,遂对新丰百姓报复,烧毁新丰镇三千余间民房,使数千平民无家可归。
 
 
 民国廿七年四月廿日,日本军侵袭桐乡县大麻,杀害无辜群众十四人,烧毁民房数百间,大麻几乎被夷为平地。
 
 
 民国廿七年四月廿七日,盘踞嘉兴日本军进犯新篁镇,将全镇房屋约五百余家纵火焚毁,杀害平民十余人。人称“四.二七惨案”
 
 
 民国廿七年五月一日,从海盐逃往乍浦的日军偕同小川部队的援军窜扰海盐,一路上见人就杀。一股日军用铁丝穿过十二名和尚的户胛骨,押到敕海庙前,有用刺刀乱戳后投入海中。另外还有十多名老人在东门外金山庙前被杀,北网舍朱寅生一家大小六口全遭杀害,同时六名从南门大牌楼抓来的群众被活埋。
 
 
 日军再次侵占海盐县城后,疯狂焚烧屠杀。半日间,杀害平民一百余人。日军放火焚毁城内建筑,前后十二昼夜,火光不熄。
 
 
 民国廿七年五月至民国卅三年九月,日军飞机共空袭衢县六百四十七次,投弹二千三百九十二枚,炸死百姓二百四十人,炸伤三百六十三, 炸毁房屋二千一百六十九间,震倒倒房屋一千三百一十八间。
 
 第304页
 
 
 民国廿七年六月十日,日本军对嘉兴新塍镇“扫荡”,焚毁房屋一千余间,烧死二人,杀一人,三千多人无家可归。
 
 
 民国廿七年六月廿日,日机三架空袭镇海柴桥等地,投弹二十余枚,毁民房四十余间,炸死十一人。
 
 
 民国廿七年六月廿三日,日军在定海县搜捕“抗日分子”,将无辜百姓二十九人在荷花池湾枪杀。同日,日舰封锁海面,掳渔货船三十余艘至头港,杀害渔民船工四十余人。
 
 
 
 民国廿七年六月廿五日,被中国军队打败的日本军对武康周围百姓进行报复,毁房一千余间,杀烧致死百姓四十余人。
 
 民国廿七年八月三日,日军侵扰海盐城西北的北桥村,共抓捕百姓七十余人,关在耶稣堂内,对老幼鞭打,对妇女轮奸。四十名青壮年被惨杀,有的被剖腹,有的头被劈去,有的被刺刀戳死。三十一人当场被害,其余重伤。
 
 
 民国廿七年九月十八日,从浙江湖州和杭州各有一支日本军向新市方面“扫荡”。日军侵入新市后进行疯狂的大屠杀,从下午三时一直到傍晚。事后经调查,新市镇被杀百姓共一百二十余人,伤数十人。
 
 
 民国廿七年九月廿二日,日机六架轰炸镇海县城,投弹二十枚,毁房屋三十五间,炸伤十八人。
 
 
 民国廿七年九月廿四日,日机五架首次轰炸临海城区,炸死平民七十三人,伤近三十人。
 
 第305页
 
 
 日机三架向黄岩县城投弹扫射,炸毙四十九人,伤十九人,炸毁房屋四十八间。
 
 
 民国廿七年十月五日,日本军飞机轰炸临安,其中一弹落入程家弄胡官德家后门附近的防空洞,堵塞了洞口,洞内二十九人有二十七人被闷致死。
 
 
 民国廿七年至民国廿九年日本军飞机空袭镇海达二百三十一架次,投弹七百二十七枚,毁屋(不完全统计表)二千二百六十五间,炸死炸伤百姓一百六十三人。
 
 
 从民国廿七年十二月三日至民国卅四年八月十二日,在嵊县,日本军炸死、杀害平民一百九十九人,伤残五十八人,被毁民房一万七千五百八十三间。民国卅四年全县有难民六万一千七百三十九人。
 
 
                         民国廿八年
 
 民国廿八年二月十三日,日机六架自皖南窜入,轰炸孝丰县城,毁屋三十余栋,死伤七十余人。
 
 
 民国廿八年二月十八日,日本军小队长君广太郎在嘉兴扫荡中被游击队击毙。三月廿六日,日本军到大舜乡北卓村进行报复,杀人放火,全村二百三十四间房屋只剩下七间。
 
 
 民国廿八年三月十九日,从即日起,日军先后轰炸永康县城四次,古山二次,炸死三十二人,炸伤四十人,炸毁房屋一千三百二十间。
 
 
 第306页
 
 
 
 民国廿八年四月十日上午,日本军十架炸安吉县城,投弹百余枚,毁屋二百余栋(东街全部被毁),死伤一百一十六人。室内防空洞因房屋着火倒坍堵塞洞口,人被闷死,仅徐恒泰、张阿香两家防空洞计,就死十八人。
 
 
 
 民国廿八年五月廿三日,侵入砰石的日本军侵袭嘉兴张保村,当时张保村有十四户,六十三口人,一百五十间房屋,而被日军在这场浩劫中杀害的有十九人,伤三人,被毁房屋四十九间。
 
 
 民国廿八年六月十二日,日军飞机轰炸余姚县城,炸死平民一人,烧毁店铺70余间。
 
 民国廿八年六月廿二日,日机轰炸丹城、墙头,死伤十四人,毁民房二十余间。
 
 民国廿八年六月廿三日,日本军入定海城搜捕“抗日分子”,凡穿中山装、系皮带、手有老茧、额有帽痕者均被抓,枪杀二十九人。同日封锁海面,抓捕渔船三十余只,渔民船工四十余人被害。
 
 
 日本军侵入舟山,侵占定海六年,杀居民九百人,烧毁民房九千间,奸污妇女无数。另在城内“光裕里”设慰安所数处,强迫妇女一百余人供日军淫乐。
 
 
 日本军飞机连续三天轰炸镇海小港,共出动飞机五十一架次,投弹三百零四枚,毁屋一千五百八十多间,炸死炸伤百姓六十二人。
 
 民国廿八年七月一日,日本军“扫荡”嘉兴余新镇,烧毁草棚一百多间,惨杀平民三十余人。
 第307页
 
 
 民国廿八年七月四日,日本军在温岭登陆,八日撤退。在此期间,日军毁船二十九艘,杀害百姓三十四人,伤多人。
 
 
 民国廿八年七月六日,日军飞机轰炸余姚,投弹六枚,炸死三人,伤一人。
 
 
 民国廿八年七月十日,日机轰炸黄岩县城,炸死十余人,伤四人,炸毁房屋三十余间。
 
 
 民国廿八年七月廿六日,日本军飞机轰炸嘉兴新塍镇,共炸死无辜百姓二十三人,炸伤七八人,毁屋十余间。
 
 
 民国廿八年八月九日,自本日至民国卅三年六月廿九日,日军飞机先后有四址余架次轰炸青田县境内村镇,共炸死百姓三十八人,炸伤三十四人,炸毁房屋四百二十七间、民船六只。
 
 
 民国廿八年九月廿五日,日本军飞机轰炸云和县城,共炸死炸伤居民三十人,炸毁房屋五十间,引起大火,烧毁房屋二百三十四间。
 
 
 民国廿八年十一月九日,下午一时,日军从吴兴菱湖至新市,在发祥桥开炮轰击觉海寺,炸死三人。三时许,日军侵入镇内,从西栅一直杀到东栅,共杀害一百一十六人。
 
 民国廿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日机六架轰炸溪口,投弹十三枚,文昌阁及民房一百余间被毁,居民死伤四十余人。
 
 民国廿八年下半年,占据桐乡日本军杀害了朱锡祺等七人。还将赵阿大、七姑娘二人绑在电杆上强令敲打,最后将两个妇女用刺刀杀害。此外被杀的还有皇甫煜、朱椿潮等人。
 
 第308页
 
 
 民国廿八年冬日本军往定海县岑港、马目等乡扫荡,抓居民八十余人,被杀二十余人,靠岸船泊全部烧毁。
 
                           民国廿九年
 
 民国廿九年一月廿一日,日军侵占萧山县至民国卅四年八月止,共烧毁房屋三万八千四百二十九间,人民财产损失达五亿元以上。
 
 民国廿九年一月占驻日本军从嘉兴、新塍、濮院、桐乡等地向乌镇东南、炉头东侧、皂林以北地区“扫荡”,在皂林一带抓捕十几个百姓,把他们衣服剥光,倒在冰雪中,压上长凳,往鼻中灌冰水,辣椒水,逼供游击队地点,最后杀害了十多个百姓,并烧毁了一个村庄。
 
 
 民国廿九年二月十日,日机九架,再次滥炸溪口,投弹四十枚,毁屋六十余间,居民死伤四十余人。
 
 
 民国廿九年二月廿三日,日军飞机空袭余姚县城,城东邵家渡一客轮被炸,死二十五人,伤四十人。
 
 民国廿九年二月,日军侵犯普陀六横岛,枪杀积峙村无辜百姓八人。
 
 民国廿九年三月二日,行驶镇甬线“景升”轮泊宁波江北岸码头,遇日机空袭,人慌船翻,三百八余人罹难。
 
 
 第309页
 
 民国廿九年四月十六日至十八日,日机三十六架次,轰炸石浦,投弹二百余枚,毁民房三百八十余间。
 
 
 民国廿九年六月六日,日军巡洋舰一艘在檀头山洋面炮轰东门岛渔船,并以铅丝穿绑渔民三十二人,浇以汽油烧死。
 
 
 民国廿九年六月廿五日,日本军飞机连续两天轰炸云和县长汀村,共炸死九人,炸伤十余人,炸毁房屋众多。
 
 民国廿九年七月十六日,侵入浦海面的日军军舰发射燃料弹,焚毁停泊在镇海渔港的十至二十五吨货船十余艘。
 
 民国廿九年七月十七日,日本军海军陆战队在算山偷袭登陆,对镇海人民施行法西斯暴行,共焚毁民房五千余间,杀害和平居民数十人。
 
 凌晨,日军在老鼠山偷袭登陆后,沿途纵火,烧毁蒋家、青峙、沙头、李隘等村镇近二十个,被烧民房、店铺、庙宇、学校共五千三百七十是,遭日军枪杀、刺杀、烧死以及强奸后又被刺死的一百六十六人。日军将关在港口竺山庙民夫三十余人全部杀死。
 
 民国廿九年七月十八日,中午,日军在镇海城区西门口带纵火,武宁桥两侧街道、快马埠头、航船埠头、白家浦以及前后葱园等地三千余间房屋被烧为废墟,无家可归的居民五千余人。杀害居民十余人。
 
 
 民国廿九年七月廿五日,江口、西坞、方桥、朱应等村遭日机轰炸,居民死伤二十余人。
 
 自民国廿九年七月廿五日至民国卅年五月廿日,日军飞机共四十四架次先后对新昌县实施轰炸一百三十九点八八万元,难民七千二百零五人。
 
 第310页
 
 民国廿九年十月四日,日本军在宁波等地施放鼠疫病菌。十一月廿七日和廿八日日本军再次投放毒菌,仅云和县就有二十多村庄受传染,约三百人因受传染而死亡。
 
 
 日军飞机在衢县投放鼠疫细菌,十七天后鼠疫流行,到同年十二月底,有廿一人死于鼠疫。至民国卅六年鼠疫被控制时,共死于鼠疫有一千余人。
 
 
 民国廿九年十月五日上午,日机四架,在奉北城内投弹十三枚,毁屋六十余间,炸伤四人。
 
 民国廿九年十月八日,日本军在临安县横畈纵火焚烧,毁住房五百余间,全镇商业繁华之区全部被毁。
 
 民国廿九年十月九日,侵入临安县城的日本军纵火焚烧全城,据不完全统计,被烧店铺、栈房一百二十余家,住宅被毁五千一百余间。
 
 
 日机四架轮番轰炸石浦,炸死二十一人,毁民房一千七百余间。
 
 
 民国廿九年十月廿二日,日本第七三一部队在石井四郎指挥下,在宁波上空投下鼠疫菌,引起鼠疫流行,一百九十九染病,除两人外全部死亡。
 
 
 民国廿九年十月廿七日,日本军飞机在宁波城郊施放跳蚤细菌,二日后该地即发现鼠疫,两星期内死亡五十多人。衢县亦有毒菌之播散,计患鼠疫而死达十四人。此外,日军飞机还在金华上空散播毒菌。
 
 第311页
 
 
 民国廿九年十一月廿七日,日机在金华县撒布鼠疫菌之后,东阳、义乌、兰溪等地蔓延鼠疫,据记载,该县有一千六百一十七人死亡。
 
 民国廿九年十二月日本军先后三次入侵嘉兴洪合乡泰石桥村,共烧毁房屋一百九十余间,打死百姓十多人,打伤二十多人。
 
 
 民国廿九年冬,日军在定海强拉民夫一千余人筑军用公路,在塔岭下枪杀十余人。
 
 民国廿九年盘踞浙江普陀日军因怀疑十名渔民为游击队员,将他们掳至沈家门,用刺刀捅死。
 
                      民国卅年
 
 民国卅年一月五日,日舰二艘炮击浦,炸死炸伤居民八人。
 
 
 民国卅年一月十日,日军飞机轰炸寿昌平民。从上午十时至下午五时,先后三批,共二十架,共炸死无辜居民二十七人,重伤七人,因惊恐致死二人,烧毁民房五十余家,共二百余间。
 
 
 民国卅年一月十五日,日机九架轰炸金华火车站,一二一次客车和汤溪火车站三列列车被炸毁。
 
 民国卅年二月侵占定海日军指导官大谷率兵卒至金塘、册子海哉掳船二艘,抓捕船工三十余人;又至沥港捕游击队员五人、居民五人及渔民十余人,关押在天后宫,两天后将他们全部杀害。
 
 第312页
 
 民国卅年三月三日日军飞机二十七架空袭浙江江山城区,炸死二十二人,伤九人,烧毁民房三十八间。次日,再次轰炸,毁民房十八间。
 
 
 民国卅年春,驻定海日军在洞岙、茅洋等地扫荡,将抓捕的十五名青年中十人在新头庙头枪杀。
 
 
 民国卅年四月十三日,二十七架日军飞机轰炸武义县城。四月十五日又有日军飞机九架轰炸武义。五月十七日,六架日机再次轰炸武义,共炸死百姓三十多人,重伤十余人,轻伤二十余人,烧毁房屋六百多间,其他粮食、物资等损失难以统计。
 
 民国卅年四月十五日日军飞机十八架空袭江山城区,炸死二十四人,炸伤十三人,炸毁民房九十二间。
 
 日军飞机九架轰炸开化县城,投下爆炸弹二十七枚,燃烧弹二枚,炸毁店屋三百零二间,民房九十四间,公共房屋五十三间,炸死二十余人,炸伤及因逃避而掉入河中淹死者亦甚多。
 
 民国卅年四月十五日起,日军飞机先后轰炸浦江县境十八次,其中仅前十次轰炸就炸死和平居民八十人,炸伤六十六人,烧毁房屋七百五十九间,震毁房屋一百一十四间。
 
 民国卅年四月十六日,日军飞机轰炸温岭,其中在潘郎炸百姓十七人,伤四人。
 
 民国卅年四月十七日,日本军飞机空袭义乌佛堂村,炸死无辜平民一百二十余人。
 
 
 第313页
 
 
 民国卅年四月十九日,日本军黑田部队侵入海门港。日本军小舰追逐渔船当作活靶射击,七条船的渔民共三十二人被杀。日本军又浇上汽油将尸体与船一起焚烧。日军上岸后展开大屠杀,许多无辜百姓被惨杀。乃庵、沙门、海葭三条大路两旁到处是死人,每条路约有两三百具。民国卅四年五月十五日,日本军再次窜入海门。日本军两次侵占海门,共杀害百姓六百零八人;死于飞机炸弹之下的百姓有三百五十一人;被抓担夫二百八十五人,其中三十二人死于途中;被奸淫妇女一百五十四人;被烧毁房屋一千五百间,船五十余只。
 
 
 日军第二次侵犯镇海,侵城二三天内,杀害无辜百姓四十余人。在俞范棉丰村被日军打死、炸死群众七人。
 
 日本军飞机轰炸平阳县,又于民国卅一年七月十一日再度轰炸平阳县。两次共炸死六人,伤一人,毁民房多间。
 
 
 民国卅年四月廿三日,在此后几天内,日军在霞浦、下洋、柴桥、昆亭、上阳、梅山、白蜂、泰北等乡杀死杀伤居民一百零四人,烧毁民房店铺七百八十余间,仅霞浦即达四百余间。
 
 
 民国卅年四月廿四日,上午,日机三架空袭郭巨镇,投弹二十余枚,烧毁民房三百四十七间,八十二户居民无家可归。
 
 
 日本军飞机轰炸玉环县坎门镇,投下燃烧弹约五十颗,共炸毁房屋约五百间,烧死四人,炸伤十余人。同是下午,日本军飞机又轰炸玉环县城,炸死四人,炸伤十余人,炸毁房屋七八十间。
 
 
 民国卅年四月浙江普陀县日军被游击队击毙三人,遂对当地和外地居民进行疯狂报复,枪杀居民二十九人。
 
 第314页
 
 
 民国卅年四月至民国卅四年七月初,日军在浦江县内窜扰扫荡三十九次,杀害无辜群众四百一十五人,伤近千人,烧毁房屋六千六百六十二间,全县农工商业直接及间接经济损失达五亿余元(法币)。
 
 
 民国卅年五月十一日,日机十七架轰炸嵊县县城,投弹一百余枚,多数为燃烧弹,除县公署全被炸毁外,市心街、东前街、西后街、南门头一带商业繁华之区,悉化灰烬。炸伤数十人,炸死者现尚可查证姓名者有尹德恒父子三人,炸毁房屋六千二百余间。嵊县沦陷前遭敌机轰炸共二十多次,以此次损失为最惨重。
 
 
 民国卅年五月十四日,日军从诸暨进犯义乌苏溪、华溪一带,烧毁二十八个村庄的房屋二千余间,死伤一百余人。
 
 民国卅年五月十五日,日机十五架轰炸金华火车站,投弹四十八枚,炸毁站长室、货房和股道七条,炸死五十多人,毁房八十多间。
 
 
 民国卅年五月十七日,日军飞机十七架轰炸建德,轰炸约二小时,炸毁民房二百余间。
 
 
 民国卅年五月廿日,日军飞机轰炸淳安,炸死百姓十二人,伤十九人。
 
 
 日本军飞机空袭义乌县城,共炸死平民六人,炸伤一人,炸毁民房三百一十四间,焚毁八百二十间,全城精华,尽付一炬。此外苏溪被炸毁民房三四百间,华溪被炸毁民房一百余间,楂林被烧毁民房三百余间。
 
 
 民国卅年六月二日,日军飞机空袭淳安,在下直接水门口至上直街台塔桥一带疯狂投弹,炸死炸伤十余人。
 
 
 第315页
 
 民国卅年六月四日,盘踞嘉兴日本军中岛部队到达新塍镇,次日,日军赴新滨“扫荡”,受到自卫队阻击,日军遂向无辜平民报复。日军将青年农民等十三人连同一名被俘士兵绑在树上,全部用枪刺、军刀杀害,尸体肢解。后又杀一过路农民,制造了惨杀十五人的“新滨惨案”。
 
 
 民国卅年六月廿五日至廿六日日军在浦江壶江乡放火焚烧十六个村,烧毁房屋一千九百多间,杀死百姓十七人,使数千人无家可归。
 
 民国卅年八月廿七日上午,日军重轰炸机六架,窜犯递铺镇上空投弹,毁屋数十栋,死亡二十余人。
 
 
 民国卅年九月,日军田军部队一百人侵占余姚周巷海莫村,强拆民房六十五间,掠夺棉花一点五万多斤,活埋村民七人,奸污妇女十二人。
 
 日机六架轰炸孝丰南门,投入二百磅炸弹二十余枚,死伤四十余人,毁屋十栋。
 
 
 民国卅年秋,盘踞定海海日军发动“建区大扫荡”,杀害无辜百姓三十余人。
 
 民国卅年十月四日,日本军七三一细菌部队用飞机向衢县投掷染有鼠疫的跳蚤、麦粒和粟子,致使二十一人染患鼠疫死亡,危害三千名群众的生命安全。
 
 
 民国卅年十月十八日,日军在慈溪杀害阳觉殿道士、道姑十二人,并将殿堂屋宇大部烧毁。
 
 第316页
 
              民国卅一年
 
 民国卅一年一月一日,日机七架轰炸建德长乐、太平两地,炸死炸伤平民十九人,毁屋数十间。同日,日军抓走李家湾十四名青年,将其中十一人活活戳死。
 
 民国卅一年三月三日,日本军对嘉善进行毁灭性“扫荡”,在汾玉乡尢家港进行八天八夜的大屠杀,烧毁房屋二百四十五间,杀害平民三十四人,尤其残酷的是竟将人丢进沸滚的开水缸里,活活烫死。
 
 民国卅一年三月日本飞机十八架,轮番轰炸江山城区,炸死百姓五十多人,伤九人。六月十日,日本军大城户兵侵占江山县城,在日本军侵占期间,杀害群众八十七人,强奸妇女二十六人,烧毁城关房屋二百余间。
 
 民国卅一年四月廿三日,日本军飞机疯狂轰炸丽水县城,炸死炸伤无辜百姓一百数十人。
 
 民国卅一年五月十三日,日本军飞机三架轰炸永康古山,炸毁民房五处,炸死十二人,炸死伤九人。五月廿二日,三架日本军飞机再次轰炸古山,毁房四十余间。
 
 
 民国卅一年五月十六日至八月中旬,日本军先后占领嵊县、浦江、义乌、永康、建德、东阳、金华、兰溪等二十八个市、县,仅在浦江、诸暨、东阳三个县,就残害平民一千四百余人,炸毁房屋达十点二万多间。
 
 日军第十三军七十师团;窜犯新昌县境,历时七天。日军在新昌境内烧杀、奸淫、抢掠。民众被杀七十人,伤三百一十三人,被烧毁房屋一千七百二十间,大片庄稼被毁。日军还抢去粮食七十七万余斤,猪牛羊四千八百余头,家禽九千余只。
 
 第317页
 
 日军流窜至嵊县境(当时县城尚未陷),大肆烧掠城郊东圃村一带,烧毁民房一百余家,自东门至东桥民居几乎无一幸免。被拉去民夫数百人,很多人至今下落不明。七月十四日县城沦陷。在日军占领期间,各村镇时遭日军骚扰,时有百姓被残杀及妇女遭奸污者,惜年久失记,无从统计。
 
 
 民国卅一年五月十七日盘踞建德日军侵扰长乐镇,强奸妇女一百余人,一青年妇女还被割去乳房。
 
 
 民国卅一年五月十八日,日本军飞机架空袭缙云县新建,投弹六枚,炸死百姓三人;五月下旬日本军飞机再次空袭,投弹十余枚,炸死二人;五月廿七日,日本军飞机十三架空袭,炸死七人,炸伤三人,毁屋十余间。六月五日日军窜入夏家畈村,杀害百姓二人(其中七岁儿童一人),击伤一人,抓夫二人。在鱼川、丹址等处烧毁房屋二十多间,残杀二人,抓去夫役数人。九月四日五日,在黄店、成宅烧毁房屋六十多间。九月十六日,在东渡等地炸毁房屋十五间,烧死八人,炸伤数人。在马墅村等处抓夫三十余人,还强迫和尚吃荤。民国卅一年至民国卅四年中,日本军飞机轰炸缙云县十四次,炸死百姓二十一人,炸伤四人,炸毁房屋二十九间。
 
 
 民国卅一年五月廿日,日本军途经磐安,所过之处烧杀抢掳,五十余村被烧毁民房二千七百五十间。日军还烧死民众一百八十七人,抓走民夫二百二十四人,其中被杀和失踪二十一人。日本军飞机还炸死三人,炸毁房屋一座。
 
 第318页
 
 日本军在磐安窈川村烧杀,杀害百姓郑满天,其妻也被逼自尽,强奸一名妇女,其波波因阻拦日军被杀,几天后这位妇女与其丈夫含愤自尽,活活烧死郑龙子。次日,一百多名民夫被锁在屋内烧死,中国军队的弹药仓库被日本军点烧,燃烧两昼夜,全村二百五十多间民房及四周山上的树木等同时被烧,庄稼枯死。二百多头耕牛、三百多只肥猪数、数千家只家禽被日本军宰杀。
 
 
 民国卅一年五月廿一日,日本军骑兵侵占永康县古山,烧民房七百多间,使四百二十多户流离失所,二人被惨杀,五十二人被掳,二十余名妇女被奸。邻村世雅有二百八十二间房被毁。
 
 民国卅一年五月廿二日,日本军攻占永康县城,至八月卅一日撤离。在此期间,被日本军杀害的和平居民五十二人,财产损失二亿五千元。
 
 
 民国卅一年五月廿三日,日本军城防司令荒村率二十二师团约千人兵力,杀戮建德县二十三个乡镇居民二十六人。
 
 日军在义乌佛堂村烧毁民房近六间。
 
 民国卅一年五月至民国卅四年八月,日本军在浙江永康共惨杀百姓二百六十四人,毁屋二千二百八十多间,造成粮食损失十一万市石,耕牛五千头,猪七千只,其它各类财物损失四十亿元。
 
 
 日本军猖狂进犯浙江省,扩大占领范围,除过去占领的二十五县外,又重新占领了三十六县,先后占领了六十一个县,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不可数计。仅据新占领的三十六县中的被收复的二十六县统计,财产直接或间接损失为三十亿元;人民生命的损失,如伤死、被掳、失踪等合起来共计十六万人。城市受害最惨者首推丽水和东阳。日本军盘踞东阳仅六天,在收复该城时,城中竟没有一个人。被日本军杀害市民尸体一千七百多具暴露街头。
 
 第319页
 
 
 民国卅一年六月六日,日军与中国军队在衢县交战,七日有中国军人三百多人在常山县内被俘。日军将被俘中国士兵拉到前溪浮河坝基边,用刺刀乱戳一通,或推入河中,三百余人人全部被杀。同时,枪杀浮河百姓十一人,外来百姓二十人,强奸妇女十多人,抓\走青壮年五百余人,其中三十二人失踪。
 
 民国卅一年六月六日日本军首次占领衢州城关。民国卅三年六月廿六日,日军二次侵入衢州,七月五日退走,两次敌灾损失:据民国卅五年统计,全城繁华街道基本被焚,鹿鸣镇毁房屋四千一百六十点五间,峥嵘镇毁房屋三千九百六十八间(当时城区分鹿鸣\峥嵘两镇)。
 
 
 民国卅一年六月十日,日本军占领江同之前,出动飞机八次,炸死居民一百一十二人,炸伤八十六人,炸毁房屋一百八十八间。
 
 
 民国卅一年六月日军侵占常山县城,八月撤出。据不完全统计,仅县城就烧毁店面、民房八百零五间,被抢商品六万四千四百余件和车辆一千三百余辆、木船五百余艘。在小东门外等处,杀害一百三十多人。强奸、轮奸妇女六十多人。
 
 
 日本军盘踞江山期间,杀害无辜百姓八百七十三人,其中男性六百二十九人,女性二百四十四人。有开膛破腹者,有绑手砍头者,有刺刀戳阴户者,还有被抓去服苦役而失踪的百姓达三千八百五十人。此外,日本军还烧毁有历史价值的建筑物六十八所,计四万四千六百三十八间。文庙、城隍庙、商会、道姑寺及庙宇被炸毁焚尽。
 
 民国卅一年七月七日,日军坂垣团侵入青田县境,烧杀抢掠,至八月廿三日窜离,共洗劫二十一个乡镇,杀害百姓四百一十四人,奸淫妇女三百三十四人,掳去妇女五人,壮丁二百一十四人,烧毁房屋四千二百六十八间,掠去耕牛一百七十八头,猪六百六十九头、羊一千二百八十九头、鸡八千二百二十二只、稻谷二十一万市斤、麦子九点六万斤、黄豆五百八十斤,民船三百四十一只。
 
 
 民国卅一年七月十日 日本军侵袭兰溪大阜张村,打死百姓二十七人,重伤后死亡七人,并放火焚烧房屋三百四十二间,烧死猪二百六十多只,抢去耕牛十四头,鸡鸭数千只。
 
 
 民国卅一年七月十四日,日军进犯嵊县下王、进村后四处放火,大火从午后一时烧至三时,全村二百二十七户,有二百零一户被烧毁,全部财产付之一炬。
 
 
 民国卅一年七月十八日,一名日军官佐在常山县桥村被杀,日军遂向百姓报复。七月廿三日,日军将虹桥村全部放火焚烧,全村只残留半座祠堂。在此前后,日军还杀害百姓十三人,抓去四人。
 
 
 民国卅一年七月廿日,盘踞新昌县的日军侵袭建德县三官堂村,因遭到中国军队阻击遂汇愤于村民,杀害无辜百姓二十八人。
 
 侵占衢县川的日本军因被当地自卫队袭击,遂对当地的农民进行报复,一个月中残杀十三四人。有的将人绑在柱子上用开水从头淋下,活活烫死,有的绑在石头上沉潭。侵占盈川的五十七天中,毁屋一百五十七间,杀害群众十七人。
 
 
 一百多名日本军侵袭嵊县黄泽镇,日本军在镇上进行血腥屠杀,共杀害百姓三十二人,受重伤百姓五人,轻伤数十人,并有数名妇女被强奸,日本军还抢去稻谷大约数千斤。
 
 第321页
 
 民国卅一年七月卅一日,日本军侵占松阳县城。六月廿一日,日本军把五六十名老太婆赶到南门大溪畔,将她们强行赶下河,以看这些老年人在水中挣扎为快。日本军还在县城内大肆屠杀无辜百姓,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松阳大屠杀”。西屏镇东南两个死刑场,经过一个月的屠杀,满山是尸体,日本军撤出松阳后,掩埋尸体时发现,尚不全尸四十余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无法计数。一次日本军在叶村乡麻枪杀百姓二百余人。
 
 日军占领松阳县城,随后在蹂躏松阳城的二十多天中,杀害无辜居民一千五百七十一人,烧毁房屋一千四百四十所,造成该城财产损失不可计量。
 
 民国卅一年七月日本军飞机九架次对云和县城进行一个多小时轰炸,炸毁民房一百余间。日本军所投弹中还有细菌弹。
 
 
 民国卅一年八月二日,日本军队攻陷遂昌县城,掠夺烧杀,来不及逃走的老弱妇孺被奸淫和杀害的不计其数。八月十五日,日军再度攻占该县城,随后又四出奸淫掳掠,总计受害妇女达一百余人,被杀一百五十余人,五百余座民房、工厂、祠堂、庙宇等被烧毁,一百二十万斤桐油被掠。八月廿三日,日本军飞机三架轰炸遂昌县城,使三百多座楼房通通化为灰烬。
 
 
 民国卅一年八月九日,日军侵袭开化,杀死平民八十五人,焚毁房屋三千七百二十七间。
 
 
 日本军窜犯开化县华埠镇,纵火烧毁房屋二千七百二十七间,屠杀居民九十六人。
 
 
 民国卅一年八月十六日,盘踞金华日军在一个晚上烧了高桥、雅村等二十一个村庄。九月廿七日,又放火烧了沙溪村,村民有三分之一被活活打死。
 
 
 民国卅一年八月廿三日,占据衢州的日本军对开化县青山底村进行轰炸,共投炸弹七枚,燃烧弹一枚,炸死无辜百姓六人,炸伤十二人,炸毁祠堂五间,民房十余间。此后五个月中,该村发生罕见的疫病,痢疾、疟疾、伤寒等病流传,相继传染,四十多人因病死亡,是日军细菌弹所致。
 
 
 民国卅一年八月,日军将霍乱、赤痢、伤寒等到病菌空投于金华、兰溪、义乌、东阳等县,军民染病死亡四百余人。东阳红旗乡八担头村赵法清家六口,林头村何子龙家九口全部惨死。全区染疫致死六百一十二人。
 
 民国卅一年九月十五日,从丽水撤退之日本军,在义乌境内有掉队士兵被当地民众杀死,日军疯狂报复。十五日至十六日,共烧毁村庄二十八座,毁房二千间以上,烧死杀死平民一百多人。
 
 民国卅一年九月十九日,日本军以骑兵从金华方面来,驻扎义乌王阡村,外出奸淫妇女地一日军被当地百姓所杀,日本军疯狂报复,在象山村杀害无辜平民三十三人,次日到吴村烧毁房屋二百余间。
 
 
 民国卅一年九月廿一日,日本军侵占永康八字墙,至民国卅四年五月十六日撤离,为修建据点,日军拆占民房一百二十三间,使几十户百姓无处栖身,三年内,打死饿死开采砩石的劳工一百余人。
 
 
 第323页
 
 民国卅一年秋天,日军在定海将各地抓来的居民十余人,在头东岳宫山杀害。
 
 民国卅一年十月,义乌崇山村鼠疫流行,日本军将该村包围,放火烧村,不准人们外逃,结果毁屋五百多间,百姓被烧、杀一百三十多人。
 
 民国卅一年十二月十日,日本军在磐安新宅村烧毁民房三百多间,烧死三人;在上佛堂和夹溪桥附近杀害村民七人。
 
 民国卅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日军飞机空袭建德寿昌镇、更楼镇等处,其中寿昌镇被毁民房二百余间,更楼镇房屋大部被焚。
 
 民国卅一年盘踞塘日军会同汉奸,将十三名不愿为日军效劳而逃往德清的群众追捕返塘,杀害于老车横。其中有一孕妇,也被日军杀害。
 
 金华日军从上海、杭州抓来的三千多百姓,加上在本地抓来的一部分,到沙溪拆铁路,每天都有几十人被折磨致死,村内房里、村外田中都有尸体,俞任品的二亩里,便有三四十具尸体。
 
 盘踞普陀日军因遭车区游击队的伏击,即枪杀群众三十余名于白虎山。两个月后,又枪杀进城农民、行贩十余人于白虎山咀。
 
 民国卅一年至民国卅三年两年中,日军共侵入缙云县四次,蹂躏村庄七十多个,被抓走群众数百人,被枪杀的十九人,残害致病或死于他乡的十二人,被殴打重伤的十一人,被毁房屋一百二十多间。
 
 
 第324页
 
 
                      民国卅二年
 
 民国卅二年一月十三日日本军在磐安烧毁县粮仓一座,粮食三万余石,烧毁民房九间,烧毁死女孩一名。据统计磐安有二十九个村庄被烧,在横路村烧一百一十二户,计一百四十六间;尖山村烧三百一十间,水角村烧七十间,下庄、溪头两村五百多间民房全部化为灰烬;上下溪坦被烧五百多间,王村被烧二百多间,窍川、寺口各被烧二百多间,杀害民众数十人。其中依山下村一个年仅七岁的小孩被日本军用野猫叉穿身,又高高举起摔死。强奸妇女多人。
 
 
 
 民国卅二年春日本军在丽水碧湖一带施放鼠疫病菌,在碧湖镇附近等村,患鼠疫者一百二十余人,除二女孩外,无一生存。九月间,周巷等村发生鼠疫,病亡者达二十六人之多。
 
 
 民国卅二年四月十三日,盘踞余姚日军偷袭自卫队,将十四名被俘自卫队员用铁丝穿过锁骨捆绑押往余姚县城,五月十八日将十四名被俘者全部活埋。
 
 民国卅二年四月十六日,浙江余姚日军包围丈亭翁家等七个村庄,大肆劫掠,并将八十多无辜村民吊打,强奸妇女四十多人。
 
 民国卅二年六月十一日,日机四架轰炸柴桥,炸毁民房一百余间,炸死炸伤居民三十一人。
 
 
 民国卅二年十一月七日,侵犯义乌日军对义西抗日根据在进行扫荡,烧毁里美山、山坞、溪华、黄等九个村房屋二千余间。
 
 第325页
 
 
 民国卅二年十二月四日,日机五架轰炸扫射东镇,炸死炸伤二十八人。
 
 
 民国卅二年十二月八日,盘踞余姚日军窜扰大岚夏家岭,烧毁房屋四百七十四间,烧毁华山黄家庄民房五十九户,大岚蜻岗村民房十八户。九日,烧毁丁家畈、徐家横村民房一百七十七户。十日,烧鹿亭上村等四十三户民房一百余间,烧死二人。十五日在菱湖南黄村烧毁房屋五百一十三间,强奸妇女四人。
 
 
 民国卅二年十二月十日,日军扫荡建德县东下王一带,在大王村烧毁民房六百八十八间。
 
 
 嵊县日军以下王村拒绝供应军需,突然袭击下王,烧毁民房店铺七百四十间,被焚之惨,仅次于县城。
 
 
                        民国卅三年
 
 
 民国卅三年二月十二日及四月十六日,日军窜扰兰洲及西镜岭、黄婆等村,共杀害无辜百姓十六人,枪伤十三人。
 
 
 民国卅三年春,日军从上海浦东、苏北等地抓捕二千一百余名劳工到嵊泗县五龙、田岙等地修筑军事工程,其中有一百余人被折磨致死。
 
 
 日军开始在金华建筑飞机场,至民国卅四年建成,平均每天派民工一千人。累计达三十六万工,内五千余人先后死于机场。日军为抢掠萤石建筑金武铁路,强派民夫每日一千工,累计九万工;运工、掘工、矿路工皆强派民夫,每日四百余工,计十二万工。县民一年里需半年为侵略军服劳役。
 
 第326页
 
 
 日军在定海建军用机场,从山东、苏北抓来的民工六百余人,其中二百余人被折磨致病后送往五奎山岛“隔离”,结果无一生还。
 
 
 
 民国卅三年八月十日至十月上旬,日军驱使大批民工在镇海县内建造机场,青熟晚稻全部割光。一个月内被毁良田四千多亩,拆毁房屋三千余间,遭害较大村庄十五个,四千余家农户无家可归。
 
 
 民国卅三年秋,日军炮艇在浙江定海册子洋面抓青年数名杀害。同年十月廿一日,日军在定海抓居民十余人,将其中两人在城头枪杀,其余在竹山门海面枪杀。
 
 
 民国卅三年十月日本军在瓯海北策岛将因避风而上岛的二十多名福建船民逼下大海,然后开枪杀害。
 
 
 据民国卅五年统计,日军于是民国卅三年侵犯汤溪县,县民伤亡三千六百四十九人,被奸妇女一千八百多人,烧毁房屋四千二百四十二间,被劫被毁粮十点六一万石。
 
 
                      民国卅四年
 
 民国卅四年二月十八日,日本军偷袭玉环县驻里岙的自卫队,并将已经缴械的自卫队陈宗德等到六人活活刺死,刺伤二人。
 
 第327页
 
 
 民国卅四年五月廿九日,一股日军途经平阳县厦泽(今厦宅)村时,强拉去挑夫五人,杀害无辜百姓三人,烧毁房屋五十多间。
 
 
 民国卅四年五月,日军从武义退前在北岭洞一次就屠杀了一二百人。日军侵占的杨家、塘里、周岭等萤石矿区二千多矿工几乎被杀绝。
 
 
 民国卅四年六月五日,日本军舰炮轰苍南县霞关镇,随后日军登陆劫烧杀,整个市镇化为灰烬,计烧房屋二百一十四间,杀死四人,伤数十人。
 
 日本军侵入苍南县桥敦镇,七日撤出,在此期间,烧毁店房九十多间,民房二百多间;打死打伤多人;纵性奸淫,上至七十多岁的老妇,下至十一二的幼女,都不能幸免,还抓去挑夫不计其数。
 
 民国卅四年六月廿三日,日军从黄岩侵扰临海县境,廿五日县城再陷。占领县城五天,暴行所及达三十乡镇,蹂躏村庄一百余,受害二万余户,以东塍区最重。车口乡农民叶志罗被日军绑在柱子上,用刀刺死,小芝乡包夏早被日军当活靶,连中三弹而死。妇女被奸污后,用刺刀戳死。在桐峙六天中日军奸淫妇女数十人。
 
 
 
 民国卅四年八月,日本军侵占东阳县三年中,无辜被杀或抓丁失踪的有一千零八十四人(男九百零六,女一百七十八人),其中全家被杀的十六户三十九人,被打伤而丧失劳动能力的二千四百七十五人(男一千四百四十一人,女一千零三十四人)。全县被烧毁的民房一万零六百九十一间,公房三千零三十三间,家具六万五千余件,农具七万余件。
 
 
 第328页
 
 
 民国廿六年至民国卅四年抗战期间,日军先后轰炸武义县二十一次,炸毁、烧毁房屋一千五百九十三间,财产损失二点八一亿元(法币)
 
 抗战期间,衢县被日军杀害民众达一万九千一百一十二人,被焚房屋二万八千八百间,被劫耕牛六千六百头、猪一十一万九千头,被抢粮食九万七千斤,损失总值一十四万二千多万元。
 
 
 
 抗战期间,日军飞机共炸毁淳安房屋五百五十四间,炸死四十九人,伤三十四人,直接经济损失二千八百三十五万元。
 
 
 抗战期间,日军侵占新昌县境三年余,共杀害无辜百姓七百六十三人,枪伤一百八十四人,拉夫二万多人,被抓者中有四十六人生死不明,烧毁房屋一万零三百九十三间。
 
 
 抗战期间,盘踞定海日军在定海城内"光裕里"设妓院数处,强迫年轻妇女一百余人供日军淫乐。
 
 从民国廿七年初至民国卅四年被,日军飞机共轰炸桐庐县四十三次,轰炸分水十次,出动飞机共一百九十一架次,投弹六百四十八枚,炸死九十六人,炸伤一百六十六人,毁房二千九百二十三间,船五艘。日本军侵占桐庐期间,共杀害无辜平民一千二百九十一人,烧毁民房六千六百八十五间,强奸妇女一千二百九十三人,抢去粮食种子四千二百五十石,耕牛一千二百五十九头,造成一万六千四百多人无家可归。
 
 
 据民国上虞县政府民国卅六年工作报告称:抗战期间上虞遭日伪杀害九百三十九人(包括空袭死亡),伤二百五十一人,屋五千七百零九间。民国廿七年至民国廿九年全县十二个主要集镇遭日机二十余次,其中百官镇遭难最重。
 
 
 第329页
 
 抗战期间,日军先后两次侵入临海。第一次民国卅年四月十九日至廿四日,第二次民国卅四年六月廿三至七月四日。据民国廿七年至民国卅四年不完全统计,日寇空袭临海六十五次,出动飞机二百五十二架次,投弹一千二百八十八枚,炸死一百八十二人,伤二百零三人,毁建筑物一千七百六十一座,并屠杀人民一百六十五人,伤一百九十六人。
 
 
 据调查,民国廿八至民国卅四年七月五日,日军占领三门县期间,枪杀十五人,伤十七人,奸淫妇女五十三人,焚房屋六千二百七十二间。
 
 
 据民国卅五年统计,日军占领金华期间,三千六百三十一人被杀害(其中炸死七百七十六人),因战死而伤亡者五千多人,被强奸一千多人,烧毁房屋四万五千五百一十五间。
 
 
 抗战期间,义乌被日军烧杀损失:死亡一千七百六十七人,伤残一万五千四百四十九人,房屋毁一万七千六百一十三间,牲畜损失六万五千三百九十头,粮食损失一十四万一千三百二十二担,其他损失六点六一九亿元。
 
 
 民国卅一年五月至民国卅四年八月,日军侵扰永康三年,全县三十七个乡镇中有三十二个乡镇尽受蹂躏,计烧毁房屋四千二百八十间,被焚村镇十八处,伤亡二千二百余人(其中被残杀二百六十四人),粮食损失六万五千五百吨,耕牛五百头,肉猪七千只,其他各类财产损失四十亿元(法币)
 
 
 
 据民国卅四年十一月溪口镇公所第八十三号呈文载,溪口十五个保沦陷一千五百七十六天,计被枪杀二百一十七人,被抓失踪七十三人,全毁半毁洋房二百二十三间、楼房一千九百九十间、平屋一千一百七十二间;被抢粮米一点五万石,谷二十三万斤,茶叶二千余箱,耕牛、猪、鸡及大批实物软件;被砍大树四千八百九十九株,竹一百五十万株,汽车站、医院、公园等被破坏。另据战后县社会科不完全统计,沦陷四年,损失九千三百五十七点七六万元(法币),其中农业损失八千九百六十七万余元,工业一百四十五万元,商业三十二万元,交通十一点七六万元,房屋烧毁损失一百四十余万元,其他六十二万余元。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飞机轰炸金华地区计四百五十余架次,投下炸弹,燃烧弹一千零五十六枚,炸毁房屋一万零八百九十间,炸死军民一千三百零八人,伤无数。
 
 
 据不完全统计,抗日战争期间,金华市各县被烧房屋共一十万零四千三百一十八间,其中金华县一万二千二百八十五间;兰溪县无家可归者达六万六千四百三十八人,其中儿童二万一千五百三十四人。
 
 据金华市各县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全市共被被日军杀害一万七千二百零四人,致残三万六千五百六十九人。
 
 据不完全统计,抗日战争期间,安吉县被日军强奸的女子有二百七十人,其中致死十四人。日军掠夺县民粮食、禽畜及细软财物,据孝丰县对一点五万农户统计,有耕牛一千头、猪三千头、鸡二万只、羊五百只、谷一点八万石、杂粮五千只、毛竹四百万支、树木八十万株、家具五点五万件、衣服折时价二千万元、农具三点五万件;据安吉县不完全统计,被日军劫杀耕牛七百八十六头、猪二千八百九十四头、其他禽畜八点八八万只、农具和家具三十五点二二万件、粮食三百三十八点六五万斤、衣服三点六四万件。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在金华抓劳役者计八十多万人;被掠杀牛、猪等家畜八点七万头;被劫财物损失达一百点二亿元;被抢粮食仅半溪县就有二点五亿元,义乌一千四百一十三万斤,东阳四千一百五十八万斤。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对半溪、浦江抗日根据地“扫荡”一百三十四余次,投放毒物五十九次,感染瘟疫六十三人。
 
 第331页
 
 据镇海县政府于民国卅六年上半年极不完全统计,八年抗战期间,镇海人民被日舰炮击、日机轰炸扫射,以及被日本侵略军刀劈、枪杀的共死七百三十四人,伤三千零三十四人,内残致残二百一十四人;被炸毁、烧毁房屋达一万一千六百间以上。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