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廿六年
 
 民国廿六年八月十四日,日本军飞机轰炸南京路与黄浦滩,炸死七百二十九人,炸伤八百六十五人。
 
 
 日本军飞机轰炸爱多亚路和虞洽卿路,炸死一千零一十一人,炸伤一千零八人。
 
 
 凌晨,日机十八架次轰炸、扫射凌桥丁家浜、三岔港、石家浜沿江一带,炸毁民房数十数间,炸死十余人。
 
 
 民国廿六年八月十六日至十一月,日军飞机先后对龙华、北桥、北新泾、虞姬、虹桥、纪王、七宝、颛桥、莘庄、三林、诸翟、闵行、闸港等处狂轰滥炸。据不完全统计,炸死炸伤平民九百余人,炸毁民房六七百间。
 
 
 民国廿六年八月廿三日,日本飞机轰炸南京路与浙江路,炸死二百一十五人,炸伤五百七十人。
 
 
 
 日机轰炸同济大学,校舍等各项建筑物均遭破坏,所有校具等机械设备,亦均被炸毁无余。据粗略估计,损失当在数百万以上。
 
 
 
 日本军飞机轰炸上海公共租界、江西路一带,永安与先私两公司及邻近各商店大受损伤,被炸死炸伤者七百人以上。
 
 
 
 第218页
 
 
 
 日机三架次空袭枫泾,当场炸死炸伤四十余人,镇中心来凤茶馆、新长理长店、祥通小学等三十多间房屋被毁。
 
 
 民国廿六年八月廿七日,日本军侵入闸北后,即大举纵火,一时烈焰冲天,连绵数里,日夜延烧,至卅日未熄,致使全区民房及其他财产,被焚一空。据粗略统计,损失最少也在二万元以上。
 
 
 民国廿六年八月廿八日,日机十二架炸上海南北两个车站,投弹八枚,炸死难民与居民七八百人,伤者不计其数。
 
 
 民国廿六年八月卅一日,日本军飞机轰炸世行汽车站,炸死候车离沪的难民伤兵二百余人。
 
 
 
 民国廿六年八月,日军在上海北之宝山登陆,在罗泾地区屠杀民众二千二百四十四人,三十多平方公里内之民房全被烧毁,计一万零九百零八间。
 
 
 日机侵袭北蔡镇区。镇东街、北街、虹桥南堍、南市梢、中界桥、杨桥史家角、吴家大竹园等地遭难,被炸死炸伤数十人,被炸毁民房三十余间。
 
 
 日本军飞机轰炸暨南大学,炸毁化学馆、大礼堂、女生宿舍和初中宿舍,并炸死学生二人。
 
 
 日本飞机轰炸闸北、北湾、杨树浦一带各学校,位于军工路的沪江大学,被日军全部炸毁。
 
 
 日本飞机轰炸复旦大学,计有体育馆全座焚毁,子彬院(科学馆)及宿舍三座均受损甚重。
 
 
 第219页
 
 
 日本军飞机三次轰炸大厦大学,炸毁大学全部教室、高中部教室,此外,宿舍、实验小学及大厦新村房屋亦大部被炸毁。
 
 
 民国廿六年九月五日,日机空袭新泾、周家桥地区,死伤三百余人。
 
 
 
 民国廿六年九月八日,日机猛炸淞火车站,难民客车一列亦被炸,死三百余人,伤五百余人。
 
 
 
 民国廿六年九月十日上午,五架日机轰炸龙华镇,投弹三十余枚,炸毁房屋八十余间,龙华寺五百尊罗汉化为灰烬,死伤五六十人。
 
 
 
 民国廿六年九月十三日下午,日机在虞姬吴淞江上空投弹四枚,炸沉上海驶往嘉兴的三只难民船,死伤三百余人。
 
 
 民国廿六年九月廿一日,日本军飞机多次轮番轰炸上海松江县城,燃烧弹命中久大糖坟防空洞,洞内三十多名避男女,都葬身火窟,无一幸免。
 
 
 
 民国廿六年九月廿四日,日本军飞机结队滥轰交通设施,沪杭铁路之西门站建筑被毁过半,炸死乘客三百余人。
 
 
 民国廿六年九月,日本军侵入宝山,追杀害外逃避难的居民四五百人,多数都被日本军枪杀或烧死。
 
 
 民国廿六年十月四日,日机轰炸纪王镇,死伤三十余人,毁房二百余间。
 
 
 民国廿六年十月十二日,沪战爆发后,因日军大炮滥施轰炸,公共租界内死伤人数众多,据外籍人调查:过去二个月中,公共租界内为流弹击中死亡人数,较“一二八”时多三十三倍,受伤者也较“一二八”时多十三倍,截至本日止,公共租界内中流弹死亡的非战斗人员二千零五十七人(外籍人士十一人),受伤者计二千九百五十五人(外籍人士三十六人);而“一二八”时死亡者仅七人,受伤者仅一百一十六人。
 
 
 第220页
 
 
 
 民国廿六年十月十四日,日本军飞机轰炸麦根路与昌平路,炸死十二人,炸伤二十人。
 
 
 民国廿六年十月十五日,日军在上海破坏中国的文化教育机关,至本日止,同济大学全部被轰炸,复旦大学、暨南大学、上海法学院、商船学校、东南医学院全部被毁;正风文学院、同德医学院、持志学院等局部或大部被毁;沪江大学、音乐专科、上海商学院、市立体育专科等校舍被日军占据。此外,破坏中学二十七校,小学二十四校。据同年上海社会局十月十五日调查结果,统计大学校损失六百六十二万三千一百五十九元,中学校损失二百一十九万九千九百五十四元;小学校损失二十五万九千一百二十九元,博物馆、图书馆、体育场等损失一百八十六万元,总计一千零九十四万二千二百四十二元(按当币制计算)。
 
 
 
 民国廿六年十月十八日,日机三次轰炸难民车,死伤妇幼七百余人。
 
 
 日机轰炸虹桥北镇,死伤一百余人,烧毁虹桥桥梁和三十余间民房。
 
 
 民国廿六年十月廿二日,日本军飞机在新闸路与梅白路投掷燃烧弹,炸死五人,炸伤四十八人。
 
 
 
 民国廿六年十月廿三日,日机两次轰炸莘庄镇,死十九人,伤四人,毁民房一百余间。
 
 
 民国廿六年十月廿八日和廿九日日机向城厢投弹二百余枚,毁屋极多,死伤平民四百余人。
 
 
 第221页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一日,钱泾桥、小仓桥一带又遭日军猛炸,大火延烧甚广;西门外北起莱花泾,西抵小仓桥均落有炸弹,死伤二百余人。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五日,日军在塔港登陆,增丰村人民遭受空前劫难。全村一百零一户,被杀五十二人,老至七十五岁,小至吮奶婴儿都未幸免,有三十多名妇女被侮辱,有七人被拉夫,下落不明;一千零二十四间房子被烧一千零二十三间,被杀耕牛五十四头,烧掉稻草堆三百二十二个。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六日,日军从朱行方向侵入亭林镇,大肆烧杀掳掠,镇上被害者有五十多人,被拉夫者无一生还。除镇上外,四乡被焚农房三百五十二家、一千三百七十八间,奸污妇女一百九十五人,被杀害百姓一百五十二人,被拉夫未归三十七人,被抢去耕牛三百四十头、猪六百九十头、羊一百零三头、鸡一千八百三十九只等,人民损失惨重,无法详计。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七日晨,日军飞机数十架次,轮番投弹轰炸朱泾。接着日军冲进市镇,放火焚烧。有七十八个隐匿于家中的居民被屠杀。全镇二千四百六十余幢房屋尽成瓦砾。
 
 
 
 日军冲进松隐,东起今医院弄堂,西至今浦南家具厂石碑楼的房屋,尽放火烧毁;路过荡新村朱家圈时,把村里朱毅夫等十五人用刺刀捅死,血流遍地,积尸成堆,惨不忍睹。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九日,金山县枫围乡张家村,惨遭日本军血洗,共有村民十八人被枪杀或刺死。
 
 
 
 日本军侵扰松江城,出动飞机五六架,轰炸泗泾,全镇精华付诸一炬。日本军冲入市区后,大肆屠杀居民,死于是役有三百多人,伤二百余人。
 
 
 第222页
 
 
 
 民国廿六年十一月,日军于十一月初登陆后,山阳被残杀三百五十一人,被拉夫下落不明五十八人,被烧房屋一千一百四十六户,四千二百六十九间,烧掉牛车棚四百四十五个,被杀耕牛七百零八头,猪一千四百四十一只,大量的稻谷和棉花被烧成灰烬。
 
 
 
 民国廿六年十二月,侵占浦东日军自川沙入境,途经周浦、视桥、新场等地,沿途奸淫烧杀,仅在新场镇一地,被毁房屋达一百五十三间,被杀害群众十三人。
 
 
 民国廿六年 ,日本军从松江金山咀塔港口登陆后,血洗倪家村。据事后不完全统计,全村被烧毁房屋四百四十五间,被杀死无辜村民四十九人,烧毁三百九十五个稻堆,被奸淫妇女数十人。
 
 
 日本军在金山县罪行累累,肆意屠杀无辜中国百姓。事后统计,在金山地区共有一千零一十五人遭惨杀,房屋被烧毁三千零五十九间。其中日军在西山塘桥,杀害筑路工人等二十多人;在朱海、南门,枪杀居民七十一人;在新庙村,活埋青年十多人;在松隐,杀死居民十余人,奸淫侮辱妇女十多人。
 
 
 “八一三”松沪抗战期间,上海市工厂损失极其严重。据当时《立报》载:“上海市社会局奉实部电,详查沪市工厂损失估计电复实业部。内开:被毁工厂为九千九百九十八家,损失五亿六千四百五十三万五千二百九十七元。全市工厂总数依照战前统计为五千二百五十五家,损失估计南市区为百分之三十一,闸北区为百分之百,特一区为百分之七十,四乡区为百分之五十,特二区无,当呈复之时,南市我军尚未撤退,区内工厂大部完整,今南市已沦为战区,工厂林立之日晖港、高昌庙等处,均已成焦土,照目前估计,应以百分之百计算,况该处有工厂二千二百七十二家,占总额三分之二以上,所以沪市工厂损失估计当在国币八万万元以上”。
 
 
 
 第223页
 
 
 “八一三”松沪抗战期间,仅蕴藻浜以北各乡就被日军烧毁房屋八万七千七百间,占原有房屋总数百分之八十点四二。境内疮痍满目,元气大伤。罗店、吴淞、大杨行、刘行等地及宝山城厢外围被日本轰炸、炮袭纵火,房屋大部分被毁。罗店被烧房屋七千二百五十八间;罗泾在日军小川沙登陆时被烧毁房屋一万零九百四十八间;大场在战争中屡遭日机猛烈轰炸和炮袭,所落下的炮弹、炸弹达一百六十吨之多。大场镇东起康家桥,西至西街马路桥长约五百米的整条大街以及浜南的房屋,几乎全部被夷为平地。
 
 
 “八一三”松沪抗战期间,宝山县地处主战场,据不完全统计:该地区商店损失一千零七十三点零四万元,住宅毁损一万六千一百三十四点七三万先元,农作物损失六百二十七点五万元,工厂损失四百零二点三万元,堆栈仓库毁损五万元,学校毁损一百八十三点九万元,其他一百八十二点二九万元,合计一十八万三千六百五十二万元。
 
 
 “八一三”松沪抗战期间,日军所到之处,对我同胞枪击、刺杀、火烧、砍头、剖腹、活埋,惨绝人寰。据不完全统计,仅在此次战争中,宝山全县被日军残杀居民达一万一千二百三十三人,其中男性六千二百五十七人,女性四千七百零六人,连同瘟疫、饥饿,有二点三万无辜居民死于战祸,占战前人口的百分之十九点二七。
 
 
                  民国廿七年
 
 
 
 民国廿七年一月四日夜,日军的工兵部队在姚家行屠杀李伯全等八十三人。
 
 第224页
 
 
 
 民国廿七年一月十八日,日军焚毁金汇镇民房七百余间,杀害居民十余人。
 
 
 民国廿七年一月十八日,日军侵袭泰日桥镇,屠杀居民三十余人,焚毁店铺、民房九十余间。
 
 
 
 民国廿七年一月廿日,日军侵袭青村港镇,焚毁房屋二百余间,伤亡居民三十余人,奸淫妇女二十余人。
 
 
 民国廿七年二月二日和五月十三日,日军曾两次在金泽镇大烧杀。第一次日军占据金泽镇六天,在镇上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建于元代的颐浩古寺大部分房屋被烧毁,被杀镇民七人。第二次被杀镇民二百三十余人,全镇商店房屋被烧一半,潘家湾神道村房屋全被焚毁。
 
 
 民国廿七年三月四日,日军从枫泾出发,分三路杀向钱家草,沿路从火旺村、一字圩、赵家泾、钱家草抓来农民六十余人,押到钱家草的东港桥头。日军用机枪扫射、刺刀乱戳,四十一顷刻毙命。尸体被推入土坑,盖上稻草,浇上煤油,点火焚烧。另有些还未断气的,浑身是火,从坑中跳起来,又遭日军用刺刀乱戳,无一幸免工。
 
 
 
 民国廿七年四月十二日早晨,日军冲进松隐,疯狂烧杀,还把未及逃避的几十名老百姓,用刺刀在锁骨上捅洞,再用铁丝三五个一串,推入火堆活活烧死。
 
 
 民国廿七年四月,日军到小普陀西陈家桥镇搜查,乡民遭机枪扫射,死者达二十五名之多。
 
 
 第225页
 
 
 民国廿七年七月十日,日军在南桥西北王家宅、沈家行、金家宅及张翁庙等处,杀害农民三十九人,焚毁民房三百六十二间。
 
 
 民国廿七年八月廿五日,日机四架次轰炸惠南镇,投炸弹九枚,炸死十余人。城内群众逃出城门时,又遭日机机枪俯冲扫射,伤亡多人。
 
 
 民国廿七年十月九日下午,一队日军从视桥窜到邓镇,挨家搜查,将财物洗劫一空,不能拿走的用枪托砸毁。镇上青年四出避难,年老妇女有十九人被惨杀。
 
 
 
 民国廿七年十月十一日,午夜,一群日寇窜到北蔡镇,在虹桥北街大肆烧杀,烧毁民房五十九间,残杀男女老幼四十八人。
 
 
 
 民国廿七年十二月十日,日军在永安镇北面,放火烧毁房屋一百二十多间,枪杀百姓十余名。
 
 
 
 民国廿七年,在北四乡路横滨桥相近某银行旧址,日本军专设一个“行乐所”。该行乐所最低层,有日本军在无锡、浦东各地掳掠来的中国良家妇女约数百人,皆一丝不挂,此行乐所二层,有同样命运的妇女约计百人。
 
 
 
                     民国廿八年
 
 
 民国廿八年五月廿四日,日军到潘家泓扫荡,二十六名渔民被杀害。
 
 
 第226页
 
 
 
 民国廿八年十月,日本军调集驻上海之细菌化学家三十多人,领队为何源、其后转往晋、鄂等省,专门指导地面军施用毒菌事宜。又,上海福民医院为日本军细菌培育所,其培养菌计有鼠疫、霍乱、伤寒、白喉、赤痢等五种。其使用方法为先制成雪茄烟包,分蓝红两色,分发各地日军,于退却时投入民房水井中。
 
 
 
                 民国廿九年
 
 
 民国廿九年二月廿四日,南汇县的二十六名渔民迫于生计冒险在近滩捕鱼,被日本抓住后砍去手指脚趾,然后用铁钉活活钉在船板上,浇上汽油烧死。
 
 
 民国廿九年四月十四日至廿七日,日军对青浦县的东观音堂、陆家角、蟠龙、方家窑、刘夏等地区进行大屠杀,杀害人民九百一十五人,烧毁房屋二千二百八十七间。其暴行之残酷,令人发指。
 
 
 
 民国廿九年六月六日,日本军在金山、平湖交界处实行残酷的“清乡”扫荡,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无恶不作。仅六日当天,在平湖县衙前的磨子桥一带,就集体屠杀居民一百三十六人。第二日,在李家廊下杀害沿途抓来的青年农民二十七人。
 
 
 
 民国廿九年七月卅日晨,竖河镇正值早市,人群颐攘。日军围住竖河镇,把二百余名群众逼到城隍庙内,四周架起机枪,扫射百姓。日军又搬来干柴,用燃烧弹放火焚烧。烧杀从上午八时持续到下午三时,一百二十余名百姓惨死,四十余人受伤,一百余家大小商店、商摊被毁,一千四百多间居民住宅全部毁于烈火。
 
 
 第227页
 
 
                    民国卅年
 
 
 民国卅年一月四日,日本军在奉贤姚家巷集体刺杀中国百姓八十多人。
 
 
 民国卅年十月,日本军在上海、南汇、川沙交界处筑起篱笆墙,延绵数十里,设“检问处”多所,拦截米粮,以为军需。凡偷运和私售米粮者,即遭杀害。在十月后的三个月内,被活埋的人即达十多人。其中有二名妇女,因各买了两斗糯米,准备过年做年糕用,被活埋了。
 
 
 
 民国廿六年至民国卅四年抗战期间,日本军在上海南汇县的暴虐罪行举隅:日本军飞机轰炸惠南、周浦等镇,炸死居民二十二人,炸伤多人。日本军过境侵扰周浦、闸港、下沙、航头、新场、惠南、黄路、大团等地,奸淫、掳掠、烧杀、拉夫,极尽残暴之能事,无辜惨遭杀害者七十二人。其中,日本军血洗东海滩,被肢解断首的竟达十一人;在陆桥被残酷杀害的农民达二十一人。
 
 
 
 据统计,自民国廿六年八月至民国卅四年九月,嘉定全县惨遭日军杀害的有一万六千六百余名,其中男九千四百七十五名,妇女六千名,幼童一千一百零八名。遭枪击、殴打致重伤的有二万四千名,其中男一万一千一百名,女一万二千名,幼童九百三十八名。轻伤的有二万五千九百余名,其中男一万四千五百名,女一万零二百名,幼童一千二百一十六名。尚有四百四十多名生死不明。
 
 
 民国廿六年八月十三日淞沪抗战爆发,至民国卅四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止,日军在青浦县境内犯下滔天罪行。据不完全统计,抗战初期主要集镇均遭敌机轰炸,炸毁民房一千九百五十三间,炸死群众八百六十六人。八年沦陷期间,日军对县境乡镇共进行了二百七十次的“清乡”和“扫荡”,烧毁民房一万零六百四十二间,杀害百姓一千五百八十三人,奸污妇女一千五百四十名,抢粮食大米九百余斤,抢走耕牛一百九十余头。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