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纯如父母:接过女儿的接力棒

    “虽然一个张纯如去了,但更多的张纯如正在出现,我们就是想培养新的张纯如,让更多的人写更有力的文章和教材。一旦全世界人都知道,日本再抵赖就没有任何意义”

    已经三年过去了,但一提起女儿张纯如,张盈盈女士仍难掩内心的激动之情。

    “没有一天不难受。”张盈盈说,别人都说我们看上去很坚强,其实悲伤只有我们自己知道,铭骨的悲伤不是能够从言语和外表看出来的。

    从她说话时平静的语气中真的很难感觉得出,这是一位痛失爱女的母亲。张盈盈说,她正努力把自己绝缘起来,而把感情保留在内心深处,因为思念的闸门一旦打开,悲伤就会奔涌而出,毕竟张纯如去世时才36岁。

 

    2005年9月9日,张绍进向位于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祭奠广场的张纯如铜像献花。 

    走出痛苦:继承女儿梦想

    这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年纪,那时的她功成名就,更多的二战历史正在等待她的调查,却突然香消玉陨。

    女儿的撒手人寰给张盈盈一家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本来我们退休之后到加州是安享晚年的。”张盈盈说:“但在张纯如去世后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每一天,每一夜,我和她爸爸都是在想一个问题:她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

    直到有一天,儿子的一席话让张盈盈感觉到,她不能在这样痛苦下去了。

    那是2006年3月28日张纯如生日前的一个晚上,儿子来探望父母,张纯如的死因依然是这个残缺的家庭聚会中最核心的话题。“你们以后再讲我就不来了。”儿子突然对张盈盈说:“妈,你不可以一直这样想,你应该走出来。”

    儿子的话“叫醒”了母亲。张盈盈突然感觉“这样子下去有什么意义呢?!毕竟女儿已经去了。”

    此时,距离张纯如那本扬名西方的《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出版已经将近十年,而日本政府对待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仍旧令人非常失望。这却让这张盈盈找到了走出悲伤的出路??毅然和美国史维会联手,在这一年成立了张纯如基金会,“接过女儿手中的接力棒。”

    也许,这是张盈盈和丈夫张绍进惟一可以医疗悲伤和痛苦的办法,也只有在这样忙碌的生活中,他们才能转移注意力,暂时忘却曾经的伤痛。

    征文:召唤更多的张纯如

    渐渐的,感动开始化解悲伤,成为两位老人生活最大的满足。

    到今年,张纯如基金会发起的征文比赛已经连续举办了两届,除了美国,更吸引了新加坡、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国民众投稿。

    在今年的征文比赛中,一位叫金田的日裔美国人、也是一位加州的退休牧师获得第一名。他的文章的题目是《错误的种族歧视忠诚??南京大屠杀的否认及其代价》。“他非常了解日本的民族性,认为南京大屠杀发生的原因,第一是日本人盲目崇拜他们的天皇。第二就是日本有很强烈的种族歧视。”张盈盈说。

    从小在日本长大的金田在文章中写道:小时候,每天进餐前,我们全家都要唱两首歌:一首是基督歌曲??谢谢上帝赐予我们美妙的食物,阿门;另一首就是流行的军事歌曲??当我们进入大海,水里到处都是尸体,当我们走到山上,丛林里到处都是腐烂的尸体,尽管如此,我们将从不后悔献身,因为我们是为了天皇的荣誉而死。”

    可惜,日本的天皇以及政治家们没有金田这样的反省。“我们绝对不是恨哪个民族,如果日本承认,我们是可以原谅的。”张盈盈说,但如果继续抵赖,就无法原谅。

    “任何民族如果不记住从前的错误,最后还会导致残酷的战争。”张纯如的父亲张绍进说,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应该教育中国下一代不能忘记这段历史,而且还有人会赖,让他们有警觉性。一旦忘掉对中国将来的发展很有影响。”

    抵赖也无妨。“纯如写那本书就是要让原先不知道的西方人知道日本的罪行。”张盈盈说,而今,征文比赛、组织美国高中老师访华都是朝这个方向努力。“虽然一个张纯如去了,但还有很多的张纯如在出现。我们就是想培养新的张纯如,让更多的人写更有力的文章和教材。一旦全世界人都知道,日本再抵赖就没有任何意义。”

    “纯如精神”:富有感召力

    只是,真正的张纯如是无法复制的,后来者们只能是受她精神的感召,就如同她的父母也受到她精神的感召一样。

    “我们越来越觉得她教我们,比我们教她的还要多。我常常讲她是我的导师。”张盈盈说,张纯如给我很多启示??她研究历史非常严谨小心。“虽然日本人拼命地在她书上找错,但都无懈可击,你看她书后面注释有那么多条,那么多页,纵使有也都是一些日期和地点的小错误。”

    即便如此一丝不苟,张纯如也从未说她就是权威。“她写这本书时候也一直都说她是抛砖引玉,没有说是权威。”张盈盈说。

    张纯如在书的导言末尾这样写道: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的人数每年都在减少,在来自过去的声音永远消失之前,我的最大的期望是本书起到抛砖引玉作用,激励其他的作家和历史学家去调查南京幸存者的经历。

    这份期望正在变成现实。“几乎所有历史学家都是根据这本书去更多的线索和素材。美国因为她的关系,加上史维会的抗争,把很多二战时期日军罪行文件都解密了。”张盈盈说,这是10年前,她出这本书时所没有的。

    张盈盈说,现在他和丈夫比纯如在世的时候更忙。“基金会的事,还一直在协助两个电影(《张纯如》、《南京》)。”

    张纯如的儿子克里斯托弗已经5岁了。“一生下来我们就一直帮忙照顾,今年一月才搬走跟他祖母一起住。”张盈盈说,她跟丈夫经常去看他,给他看他妈妈的照片,但由于太小,他还不知道他妈妈的事情,“等它长大了,我会告诉他:你妈妈是一个很漂亮,很有名的一个人,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很敬佩她,她是一个勇士,一个人权斗士。”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