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华弃儿的真相

事情发生在60年前,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结束。2007年9月<<人民日报>>的一组报道,讲述了几个日本遗弃在华的孤儿,主要例举了乌云等事迹及回日本后的孤儿争取权益的一些侧面,但正面报道总是温馨感人,却难以掩饰一个历史史实的当代解读的多面性。日本的NHK电视台制作的纪录片就持另外的一个态度和观点,甚至有歪曲事实和谬论。无论从民族情感还是从国家观念,中国和日本的当代人去回味历史都可能遭遇这样的分歧和几乎截然不同的感受,希望日本人能更客观地对待历史,从他们错误的历史观转变过来,就有必要去纠正和批评他们的错误和歪曲…

1945年,为了彻底打败仍在顽抗的最后一个法西斯国家日本,当然也是为了掠夺日本在中国东北经营多年的成果,以弥补苏联自己在卫国战争中的巨大损失,苏联红军向占据中国东北的日本军队发起了进攻,由于关东军早已逐步抽空去中国战场和东南亚战场,其实力和士气已经不象一支正规军,日本关东军很快就开始溃退。当时在中国的东北地区,有几十万日本移民,这些移民也随着溃败的日军一起逃回日本,在这一逃往过程中,大量的日本儿童被故意抛弃,在中国东北地区成为孤儿。善良的中国百姓收养了这些日本孤儿。中日邦交正常化后,从二十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中日双方开始着手处理这批遗留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孤儿。

2001年4月,日本NHK播出了一部纪录片,题目叫《大地之子回日本??中国残留孤儿归国记》上下集,每集45分钟左右。这一段历史本来是很清楚地,但是,NHK的这部纪录片却故意歪曲历史,犯下一系列严重的错误。中国人近年才开始研究葫芦岛日本撤侨的往事,有些归国的日本孤儿还知道感恩于中国的养父母,但是,我们遗憾地看到不少人居然变得忘恩负义,这部纪录片的错误有必要进行揭露和批评。我们也应该拍摄一部正面反应真相的纪录片。


(该片标题)

首先简单说一下日本向我国东北大量移民的问题。移民是日本的一项长期国策,早期向各国输出日本妓女,由日本妓女赚钱回家养活家人,这种女性人口的出租遍布全球,日本人的移民也遍布全球,在日本电影<<望乡>>等文艺文学作品中都有表现。甚至在上海,也是日本妓女和一般侨民先于军队登陆,等军队打来后,这些移民又组织成什么在乡军人,协助战斗和维持秩序)后来才出现特务和移民兼顾的家庭式移民,(在缅甸,都有十几岁就移民过来当和尚,战争时偷袭中国军队和英国人的特务也是移民在充当)出现了以帮助东南亚各国脱离美英法殖民主义为由的地下活动,最后暴发了以侵略战争为保障的大规模移民潮,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早在1904年,日本与俄国在中国东北地区发生了一场战争(所谓日俄战争,如今旅顺还有这场战争的遗迹),这场殖民者争夺殖民地的战争日本获得了胜利,但是,中国百姓遭受了巨大的灾难,旅顺被屠城,日军四天三夜地屠杀活动,使得旅顺全城只剩下36个活人(当然有一部分旅顺居民逃走了,而日军对中国人的屠杀还见于八国联军,在北京就制造过无人区),日军共杀害2万多手无寸铁的旅顺百姓,连搬运尸体的人都找不到。联系到这场战争之后日本便开始陆续向中国东北移民,我们不得不说,当时的日本屠城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给日后的日本移民扫清障碍。日俄战争后,日本获得了中国东北地区的一部分控制权,其实际权力掌握在日本南满铁道株式会社手中。(满铁对中国的地理勘探和物产的调查万分详尽,到今天还足以震惊每一个中国人,以至于后来的对华侵略战争都是根据相关的资料先行抢占大同等煤矿,先实现掠夺资源,以支持其战争机器和国家经济体的运转,再逐步打击中国军民的抵抗力量。)

1906年,南满铁道株式会社总裁后藤新平提出,满铁经营方针的一个重要内容是移民,准备在十年内由日本“将50万国民移入满洲(中国东北)”。这个论调很快获得日本政府的支持。到1915年,东北各地至少已有20万日本移民。但是,移民的速度显然低于日本政府的预期。但移民带来的好处,和所谓岛国民的危机感,使得日本政府决定用移民解决国内的很多问题。以中国的土地为基地,养活了日本人,还蓄积了扩大侵略战争的力量,并企图和美国争夺霸权。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政府开始大力推行移民侵略政策,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向中国东北移民,大批日本军政人员、工商界人士和武装移民,纷纷侵入东北。1936年日本广田弘毅内阁提出,要在20年内向东北移民100万户、500万人的庞大移民计划。这一移民数字占当时日本农业人口的四分之一和东北预计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实际上,截止到1945年,日本在东北移民人数达150万人,其中包括关东军的30万名入伍的壮丁。

日本向中国东北地区侵略性地移民,完全是日本政府主导,并迫不及待地实施的。在NHK的这部纪录片中,有一个当时日本政府制作的鼓励移民“满洲”的宣传片,提出的口号是:“前进前进,满洲的幸福新天地,灿烂的八千公里国境线”。日本著名的作家还写过相关的作品,满洲是他们的乐土,却是原住中国人的地狱。中国的广阔领土和丰富的矿藏成为这些移民发财致富的源泉,成就了很多日本贫民和农民的梦想,这种幸福完全建立在中国人的灾难和痛苦之上。



他们完全把中国的东北当作了自己的所有。大量移民的后果之一是,无数中国东北地区的百姓失去了自己的土地和家园,被日本移民侵占,而日本历史却将移民美化成“满洲开拓团”。在伪满政权统治下的亡国奴只能算或者还算不上三等国民。数百万日本移民享受很多特权和待遇,可为了掩盖着一侵略事实,NHK的这部纪录片说,在中国东北的日本移民只有20万,NHK的这个错误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知。这和日本人拼命缩小南京大屠杀数字一样荒谬!

苏联红军1945年8月9日向中国东北的日军发起进攻,8月15日,日本小国王就宣布了投降。日本军队及其移民不得不逃回日本。遗留在中国东北的大批孤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从历史事实上看,大量的日本孤儿是被故意抛弃的,而非父母死亡后留下的。当时的日本军队和成年人,为了自己的逃命,毫无人性地抛弃了这些孤儿。

抛弃儿童的原因有几个:第一是日本军队的野蛮。在NHK的纪录片中,采访了一个叫做野中章的日本人,1945年他只有9岁。他说当时大人把手榴弹交给他(明显应该是军人),而且他说,所有的孩子都给了。要他们万不得已的时候,与对方同归于尽。他说当时他觉得死了就是幸福。换句话说,野蛮的日本军队当时把儿童都当成了战争工具,这让我想到希特勒在最后的日子里,接见即将上战场送死的德国儿童的镜头。一名日本孤儿中村清子(中文名字陈淑清)回忆说,“日本宣布投降前不久,不知从哪里来了个日本兵,穿着大马靴,带着大洋刀,……最后说‘把这些大人和孩子全杀了’。我和妹妹年龄大一点,我8岁,我妹妹7岁。我母亲说,你们俩快跑吧。就叫我们从屋顶王外跑。结果我跑出来了,我妈妈跟我的小弟弟小妹妹一块被杀了。”其实,日本在战争后期,这种现象屡见不鲜。在与美军发生的太平洋诸岛争夺战中,多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躲藏的日军和平民,为了不让美军发现,掐死哭叫的孩子。在NHK的纪录片中,野中章在采访中说,他的姐姐被抓走是为了掩护隐蔽着的众人,再次证实了日本军队的野蛮。野中章还说,他5岁的妹妹给了别人,他说:“孩子在的话,等于同归于尽,让孩子一个人能够幸福地生活”。可见,有些不忍心的父母是为了避开日本军队的野蛮行径,才将亲生骨肉送给当地人的。因此,造成日本孤儿的原因之一,是日本军队毫无人道的作战方针。比起直接杀死,为所谓的天皇圣战殉葬,这种抛弃还显得有点人道。而抛弃更多是亲人无可奈何的选择。

抛弃儿童的第二个原因也来自日本政府或者军方。据当事人回忆,大批日本难民逃到有火车和轮船的地方,这些交通工具非常拥挤,按照规定,每个人只能带一件行李,连大人都挤不上去,更别说孩子了。有些父母只好把孩子丢了,有的把孩子掐死,有的把孩子扔到井里。少数会说中国话的日本人便央求附近的中国老百姓收留这些孩子。

抛弃儿童的第三个原因是,某些日本父母为了自己的逃命,故意抛弃孩子。在NHK的纪录片中,主要人物有一个名叫山本慈昭的僧侣,当年去中国之前,山本是长野县阿智村的一名教师。1945年,阿智村几乎是整体移民中国(从这种整体搬家就可见移民政策的彻底和全面),全村51名小学生,山本作为教师也全家一起来到中国。最后只有6人与父母一起回到日本,野中章是其中之一。其他很多是父母回来了,孩子没有回来。山本本人在回日本途中与妻子女儿失散,1947年回到日本后,别人告诉他,他的妻子或女儿死于收容所。20年后,1967年,当时的一个经历者临终时告诉了已经做了和尚的山本事实真相:他的妻子在渡松花江时溺水死亡,当时他4岁的女儿是在此之前送给了中国人。也就是说在逃命之前,先将孩子处理掉,使得大人逃命时减轻负担。山本在成为寻找遗留孤儿的日本民间发起人后,收到过不少来自中国的信件,其中一封信中写道:“我当时只有3岁,我母亲把我从卡车上丢了下来,4岁时,被人在哈尔滨捡到。中日邦交正常化后,我的中国父亲告诉我,我是日本人”。正因为如此,很多日本人才不敢面对这个事实,要隐藏很多年,直到临终时刻才说出来,因为,这种行为很不光彩。

在父母故意抛弃儿童的行为中,有的是将孩子送人,有的是将孩子遗弃,更恶劣的是将孩子卖掉。在NHK的纪录片中,介绍了一位神户的佐藤一总,当年是一名日本军人,被苏军俘虏。他的女儿就是被他妻子卖掉的。1980年,晚年孤苦伶仃的佐藤决心要找到女儿。也许是因为当时不是他亲自卖掉了孩子,而是他妻子卖的,所以他才会去找,如果他妻子还活着,她还有脸去找女儿吗?

日本战败后,到底有多少孤儿遗留在中国,具体数字难以统计清楚。实际中国人收拾了残局,养大了孤儿,付出了巨大牺牲,很多孤儿也因此融入了中国的家庭,风雨与共。而且还经历了新中国的变迁和各时代的风云变幻。甚至在中国南方,都还有零星的日本孤儿被收养的故事。可以说被抛弃的孤儿只是相对集中在东北,实际在日本军队所到之处,都有日本侨民和抛弃的孤儿,1945年笔者父亲所在部队从湖南向江苏进发的路程中,就遇到很多侨民。

NHK的纪录片中说是因为日本人的努力,才使得这些孤儿回到了日本。这个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早在1953年,中国政府就允许很多日本孤儿返回日本。当时返回的日本孤儿主要是一些年纪比较大的,同养父母关系不太好的,以及同日本的亲生父母关系明确的孤儿。由于当时无法查清日本孤儿的真实数量,因此,还有一大批日本孤儿滞留中国。最新的估计,这些遗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大约还有5000名左右。1980以后,在中国政府的大力协助下,一共确认了3000多名日本孤儿的身份。

有一个数字非常说明问题,这3000多名身份被确认的日本孤儿,80%最后都找到了他们依然健在的父母。这再次证明了绝大多数日本孤儿是被他们的父母抛弃的,父母自己逃回了日本,却将孩子留在了中国。当时的中国东北地区,除了伪满洲国的伪军之外,没有中国的军队,因此,这一骨肉分离后果的造成,与中国人毫无关系,中国百姓反而给日本难民提供了一些必要的帮助。NHK的纪录片中对此丝毫没有感激之情,却在片中大肆诬蔑善良的中国百姓,良心真是被狗吃了。

上述种种日本孤儿产生的真相,在NHK的这部纪录片中被刻意地掩盖,但是,还是露出了很多掩盖不住的实情。NHK没有检讨当年日本政府、日本军队、日本国民的人性黑暗,反而摆出一付人道主义的样子,以亲情为幌子,大张旗鼓地宣传他们如何为了亲人团圆而辛苦奔波,连片名都故意搞得十分煽情,实在是寡廉鲜耻。

NHK的这部纪录片介绍了日本方面寻找遗留孤儿的来龙去脉。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已经做了和尚的山本慈昭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便来到日本法务省,要求了解当年留在中国的儿童的情况。当时法务省的官员告诉他:不可能。于是,山本在日本政府到处走动,被政府部门冠之以“满洲回来的怪和尚”,可见,日本政府对这一寻找孤儿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兴趣。

1973年3月,一个名叫高坂米的妇女回到山本所在的村子。1945年,24岁的高坂米没有回日本,而是嫁给了一个中国人。高坂米回到日本,首先就说明当时的中国政府对于日本侨民没有任何阻拦,或留或走,完全自由。高坂米的出现还给山本带来了一些遗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的信息,使得山本更加坚定了寻找日本孤儿的决心,就好像是一个教师要找回自己的学生。他的这种个人行为多少还让人有点感动,但是日本政府的行为与之形成强烈的反差。

70多岁的山本感到自己活着的日子所剩不多,连续几年奔波于法务省、外务省、厚生省等政府部门,用中国话说就是不断地上访,但是毫无结果。中日恢复邦交后,一些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也不断给日本政府写信,要求寻找他们的父母,这些信件都被锁在厚生省的某个柜子里。直到1980年,一个名叫水田努的人升迁成为厚生省的一个科长,才发现柜子里锁着的寻亲信件已经超过500封。于是,水田努联合不断上访的山本向上级提出建议,要求解决日本孤儿问题,日本政府这才开始有所行动。

1980年7月,山本组织的26人寻亲团,从成田机场起飞,第一次来到中国。但是,NHK的纪录片中说,厚生省的科长水田努通过日本外交部向中国政府提出,将日本孤儿带到日本,中国政府不愿意,只有黑龙江省的一个外事官员韩虎吉愿意帮助日本孤儿,而且投入了具体的工作。这完全是颠倒事实,混淆黑白。韩虎吉作为一个地方官员怎么可能一个人违抗中央、地方各级政府,把日本遗孤带到日本?或者是他说服了中央、地方各级政府,同意放行?实际情况是,中国政府和日本政府通过外交渠道,对日本遗留孤儿问题有了分工,中国方面负责寻找、确认遗孤,日本方面负责寻找尚健在的父母和亲人,然后安排见面。在这个问题上,NHK完全是不顾事实地胡编乱造。

在日本寻亲团到来之前,中国政府作了大量具体细致的工作,尽可能收集了日本遗孤的情况,让他们集中前来确认。日本孤儿的确认工作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中国方面的确认,另一部分是日本方面的确认,日本寻亲团来到中国,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到达中国后,先后走访了吉林、沈阳、哈尔滨等地,如果不是中国政府的安排,这些年迈的日本老人,怎么可能在一个星期之内跑遍东北各地,到处走访,安排见面?中国为之付出的接待工作和配合调查的努力则没有提及。

NHK的纪录片中,在介绍吉林的见面会时,有一段解说词讲道:“山本看着窗外,全部都是等待询问的孤儿。”这句话完全是信口雌黄。首先,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中国政府的组织行为,一定是让这些孤儿分期分批地接受询问,而不会如此无组织地守在窗外。其次,按照年代计算,1980年,日本孤儿一般都是40岁左右的中年人,但是,伴随这段解说词出现的画面里,大多数都是青年。第三,NHK的这段解说词没有活动画面,只有一张俯拍照片的推拉镜头。如果这张照片真的是现场拍摄,估计只是一群看热闹的围观者,因为,1980年,很多中国人不知道外国人是什么样。但是,我有充分理由怀疑,这张照片是NHK移花接木的结果。


(照片说明:这就是NHK所说大量日本孤儿等在外面的那张照片的局部放大)

NHK的这部纪录片的解说词说:“从留在中国起,他们的苦难人生就开始了,日本寻亲团让他们改变了人生”。如此没有人性的语言,还不如当年让他们的父母将这些孩子带走好了。分明是中国给了他们生存的可能,中国养父母们给了他们活命的可能,如果这叫苦难,其根源是其亲生父母的抛弃,中国人的善良拯救了他们,寻亲团的到来只是后话。

在1980年的第一次见面活动中,前文提到的佐藤一总居然见到了自己的女儿,中文名叫李秀兰,当时43岁。但是NHK的编导立即在后面加上说:“李秀兰被买走后,一直干苦活,从来没有上过学,从小就挑水”。包括电视编导以及寻亲团成员以及亲生父亲佐藤在内,没有一个人问过李秀兰养父母的情况,没有感激,只是抱怨李秀兰受了很多苦,好像35年来,中国人在虐待她,日本人为何不检讨自己当年把李秀兰卖掉的可耻行为?那个年代的中国农村,哪个孩子不是同样的生活?中国农村以前没有自来水,哪家不挑水?这个被NHK含沙射影地说成被中国人挑水虐待的李秀兰还戴了一块手表。1980年代中国农村,能戴手表的有多少人?我在电视镜头中还看到,前来见面的日本孤儿中,很多人都戴着手表。


(照片说明:左面拿照片的人就是李秀兰)

NHK的这部纪录片中采访了一个中文名叫宋春巧的日本孤儿。宋春巧4岁时与母亲失散,父亲把她送给了中国人。NHK的主持人别有用心地问宋春巧:“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一定因为你是日本人而受到迫害吧?”宋春巧只说到,有人叫她“小日本”,还说她养父一直把她视为宝贝,不让别人欺负。NHK的这部纪录片歪曲历史的不良用心再次显露。纪录片随即大肆发挥,说什么日本孤儿在文革期间受到严重迫害。最为严重的是,这段解说所配的画面根本不是文-革的镜头,镜头中清清楚楚地挂着大幅标语:“声讨‘四人帮’罪行大会”!如此严重的错误,只能使我认为NHK在这部纪录片中,连一点起码的职业素养都没有,其真实程度实在令人怀疑,其编造的痕迹俯拾皆是。那么,后来出先水岛那样的纪录片导演,要翻南京大屠杀的案就只是这部纪录片的学习和模仿了,编造谎言弄错素材,暴露了自己的无知和可耻。



而且,宋春巧自己也只是提到有人叫她“小日本”,并没有受迫害的事实。应该说,在那个年代,由于对那场战争的记忆远没有消失,中国老百姓对于日本鬼子的仇恨是存在的,但是在这些孩子身上,根本没有迫害,即使有所谓的欺负,也只是孩子之间的行为,而不是有组织的政府行为。中国电影<<清凉寺的钟声>>选择了一个日本孤儿的故事,中间表现养父母还鼓励孩子捍卫自己的尊严。

NHK的这部纪录片还说,很多中国的养父母不愿告诉他们的真实身份,也不愿让他们回到日本。从人之常情上,日本对于这个问题丝毫不该有任何指责的权利。当年日本人抛弃了自己的孩子,中国的养父母辛辛苦苦把他们养大,其中不少后来还上了大学,有些养父母甚至为了日本孤儿,自己放弃了生育,养父母的留恋不舍难道不正常吗?

NHK的这部纪录片中提到哈尔滨的一位日本孤儿名叫何红,她的养父母说:我女儿不是孤儿。这似乎成为日本人说中国的养父母不愿放他们回日本的证据。其实,养母的这句话是一种感情,一种给与孩子的温情与安全,而非狭隘地霸占别人的孩子。养母方正斌接受何红的时候,她才5个月大。何红在养父母的培养下,上了大学。为了这个女儿,养父母没有要自己的孩子。何红的身世毫无疑问是养父母告诉她的。当何红的日本父母来找她时,养父已去世,养母内心矛盾也很正常。但是NHK却把这种矛盾说成是养父母阻挠日本遗孤回国,并且把这种现象毫无根据地普遍化,一点人性都没有!

日本政府方面收到日本孤儿要求寻找亲生父母的大量信件中,都提供了亲生父母的信息,甚至详细到父母的姓名、当年的工作单位、职务,外号等等。这些信息是怎么来的呢?日本人承认说,很多都是养父母提供的,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