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尘封95年的血腥历史,还给遇难同胞公道与正义
一一我的寻找关东大屠杀遇难的福清籍劳工的后裔过程

尊敬的林伯耀先生:
尊敬的日本访华团全体代表:
尊敬的东瀚侨联林友雄先生、林谋钧先生、任祖义先生、林文清会长,大家好!

首先我自报家门。我是《福清侨乡报》记者、福清市政协文史委委员、福清市侨联顾问、福州市华侨历史研究会理事、福建省华侨历史学会委员,是福清市寻找日本关东大地震被屠杀华工的执行人。受1923年日本关东大地震被屠杀华工追悼执行委员会友好访华团暨德高望重的林伯耀先生的委托,在此向诸位作《关于寻找关东大屠杀遇难的13位福清籍中国劳工的后裔的简要经过书面汇报》。

我首先感谢东瀚侨联分会以及林友雄先生、林谋钧先生、任祖义先生对寻找关东大屠杀遇难的13位福清籍中国劳工的后裔,为探求历史真相的关注与支持,倘若没有他们的鼎力相助,我想,我是不可能找到7位遇害华工的后裔的。为此,我建议以热烈的掌声向他们表达最崇高的敬意!谢谢!

其次,我要感谢林伯耀先生对我的信任与指导。林伯耀先生是一位致力于用毕生心血。

捍卫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和为95年前在关东大地震遇难的数百位中国劳工讨回公道,还原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的伟大人物,特别一提的是,岁末年初,林伯耀先生被南京市评为“2017感动南京年度人物”,今年2月2日晚上在南京举行盛大的颁奖仪式上,组委会给予林伯耀先生的颁奖词是:永远不忘中国是您的根,倾尽家财,为伸张正义,奔波四方。您捐赠抗战文物史料,参与设立和平大钟,组织中日民间友好交流。爱国心,民族情,激起您满腔热血,伴随您一生追求。我想,把整个世界的所有炙热的感情,令我们深受感动!谢谢林伯耀先生为探求历史真相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我是在2015年10月24日晚,在福清创元大酒店,遇到参加第55回旅日福建乡亲垦亲会福清大会的林伯耀先生的。在他提供给我的一份长达数十页的遇难同胞名单上,入列着当年13名被屠杀的融籍中国劳工名字。“这是一段被封尘92年的血腥历史,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地寻找92年前关东大地震时被屠杀的融籍中国劳工后裔,还给他们一个迟到了近一个世纪的公道与正义!”林伯耀先生说。

林伯耀先生告诉我说:“时间过去太久远了,我们找得很辛苦,前后4次均无功而返。”

林伯耀说。“13个名字,每一个后面都是一个残缺的家庭。你,如能找到13个遇害的福清劳工的其中的一个,陈先生,你便功德无量!”林先生的话语虽短,但字字千钧,也因为林伯耀先生的这些话,为此,我踏上了漫长的艰辛之旅。

2015年11月2日,我们按照林伯耀先生提供的花名单上的地址,第一站走进东瀚镇文山村向当地长者打听有关100年前“福清六十都杨坪村”、“福清六十都东县村”,“福清六十都下里山后村”的方位与下落,居然无人知晓。我这才惊讶发现沧海桑田,山月不知人事改,百年间,遇难者祖籍地的地址都已发生了重大变更,像“福清六十都”、“东县”已经根本不存在了。是当年遇难者在日本申报户籍时填写差错,还是遇难后填写档案者书写失误,已无从考证了。该如何寻找,上哪儿寻找呢?

我陷入了僵局。

在随后陆陆续续寻找的过程中,虽然每次都空手而回,但也得到了许多有关过去“福清六十都”、“东县”下落的信息,虽然众说纷纭,但汇总起来仔细分析,却有了重要线索,那就是,明清时代福建沿海从福清至福鼎一带地名一律以“都”冠之,比如福建沿海共有六十一都,从福清与永泰交界处的“一都镇”以“一都”开始命名,而后二都、三都沿着闽东一代沿海北上,至福鼎后又沿福安、宁德、罗源、连江南下至福清。也就是说,福清的古代“都”的编制的起始点,福清境内有“一都”与“六十一都”之说,“六十一都”为终点,现在与东瀚毗邻的沙埔镇古代称之为“六十一都”。

由此推断,“福清六十都”不是凭空捏造的,它是古代东瀚的称谓。而“东县”与方言中的“东瀚”吻合,在清末民初之前,东瀚叫“东县”;民国时改为“东限”;近代改名“东汗”:现在称“东瀚”,其“瀚”字取径流东瀚的“瀚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才最后一次更名的。

  由此推断,林伯耀先生提供的花名单上的地址是正确无误的。随后,我决定从东瀚入手,查找劳工的后裔。我向东瀚侨联副主席任祖义先生发出了求助,希望能得到他的鼎力相助,“13个名字,每一个后面都是一个残缺的家庭。哪怕是只找到一个,也是功德无量!”我向任祖义先生重复了林伯耀先生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在此后的2个月里,我与东瀚侨联分会名誉主席林友雄先生、副主席林谋钧先生、副主席兼秘书任祖义先生,反复走访了东瀚镇的所有村庄,脚印遍及东瀚的每一个角落,并先后在当地村干部和一大批热心村民的协助,查阅了当地姓氏的家谱、族谱、典籍和相关资料。两年多来,最终,经过缜密比对,找到了7位。但还有6位至今仍未找到。

  寻找仍在持续中。

  三

  由于年代太久远了,给本次的寻找之旅增加了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难度,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

  以东瀚镇为例,每到一个乡村,我们不仅要向长者打听、了解,还要查阅所能及的家谱、族谱、典籍和相关资料;既要从浩瀚的文字中查阅相关信息,又要分析、比对、验证、取证、记录,还要听取后裔们的证言、证词。有时,面对长达数百页、一千多页的族谱,从几百万字中逐一翻阅比对,一花就是一个上午。

  最为艰难的是,有许多家族没有家谱、族谱,他们的家谱、族谱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文革中焚毁殆尽,我们只能走村入户“听家族史”,查辈分入手,判断分析“有”、“无”。有的村落,我们不止三进三出,心有不甘地“回马枪”是常有的事。

  在900个日日夜夜里,也有许多热心的市民每每打来电话提供线索,只要有线索,我必定前往核实,春夏秋冬,严寒酷暑,风雨无阻,脚步遍及福清的14个镇街。有时,似乎接近了真相,但仔仔细细的考证之下,却距离事实却相差万里。

  一次,江镜镇前华村的村民打来电话,说他们村里有5个人与寻找的对象极为相似,甚至说就是他们。等到我们到了村里召集十几位称之为“后裔”的村民仔细询问,原来这失踪的5位村民是在二战期间福州沦陷时,被日军抓去,无人知晓他们的生死与下落,与我们要找的劳工相差20多年。可以这么说,寻找的过程是悲喜交替的过程,有留下过激动的泪水,也留下过沉重的叹息。

  为了帮助寻找,福清市侨联曾部署除东瀚侨联外的26个分会协助寻找,均先后回复两个字:“没有!”

  为了完成林伯耀先生交给我的神圣使命,两年又六个月以来,只要我下乡采访,我都要向当地打听姓氏辈分,每到一处都尽可能地进祠堂,看族谱,我相继走过了福清122个祠堂查看辈分字序,甚至于翻阅以前采访的有关图像、资料比对。

  四

    我十分感谢林伯耀先生给了我正能量,给了我作为一名中国人的责任与担当。我想,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寻找之旅,这是一次揭露历史真相为受害同胞伸张正义的不凡旅程。即便是大海捞针,我将秉承林伯耀先生不屈不挠的精神,将以此次的告慰为新的起点,继续我的艰辛之旅,像林伯耀先生那样,为探求历史真相作出的不懈努力!

  谢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