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白: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光临TOM访谈,TOM访谈每周一至五下午三点到四点准时为您播出。今天是我们九?一八系列访谈的最后一天的节目,我们为大家请到是一位来自上海的朋友,他的名字叫做老吴。老吴之所以有名是因为他办了一个918网,老吴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当时你们这个网站为什么命名为918网呢?

吴祖康:918的命名应该是根据我们抗战的历史定的,因为我们原来最早2000年建站的时候是china1937,后来我们请教了一些历史专家,他们说追溯到1931年9月18日,所以我在2001年的年初个人申请了China918这个域名,就注册了.net和.org。


林白:听说你这个网站办起来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吴祖康:我们的网站刚开始并不出名,没有人知道,后来在2000年7月7号,我们首次在网站发表了一个南京大屠杀画册,400多幅图片都上网了。当年1月23号在大阪的国际和平中心,日本右翼搞了一次集会:“21世纪的最大谎言-南京大屠杀彻底检证”,企图否定南京大屠杀这个历史事实!关心中日关系的网友都知道,我们针对右翼的挑衅建立起了China1937网,中文名字始终没有改??“历史不容忘却”。后来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当然也引起了日本的政府的注意,当时我们的网站空间是文化部网络中心免费提供的,我们做网络都知道谁提供免费空间,都得写上,我们就上了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问题就出在这里啦。已经过了两年,随着政策的逐步开放,民众的积极响应,这个事儿也就过去了,不提了吧。


网友撒噶拉:老吴,英雄啊
林中白狼:顶
林白:虽然曾经关了一次,但是后来很快又开了,越办越红火。这几天在上海召开一个特别重要的会议,你也是置身其中,你给大家介绍一下好吗?
网友许静:哦~林老大那你开视频啊~哥哥~
林中白狼:今天只有音频

吴祖康:在上海举办一个重要的学术研讨会,也是大陆史学界、法学界,各方面的研究领域都包括的一次比较大的会议,规模也比较大,而且也引起了众多媒体的注意,实际上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去年在朝鲜开的,会议的全称叫做“日本侵略亚洲国际问题研讨会”,亚洲地区的国家除了印度尼西亚其他的都来了,包括很多日本的朋友,我们这次918网和搜狐合作对这次会议进行网络直播,现场的音、视频图像、文字采集由我们918网负责,大家有时间可以看一看。


林白:会议目前开起来的内容等等主题是什么呢?

吴祖康:第一个议程是各地区代表致辞。第二部分就是控诉,各个专题的控诉,今天上午是劳工和南京大屠杀,接下去还有细菌战、毒气弹,这些都基本上完成了。一些控诉,昨天一天和今天上午已经进行完了。今天下午他们到浦东参观上海慰安妇的旧址,今天晚上有一个华人学者的座谈会,明天还要继续开会。


林白:这是会议日程方面,对于网友来讲更希望了解在会议上有什么新的值得我们大家关注的热点。

吴祖康:当然有很多热点,我虽然来了两天,跟一些专家接触,也跟一些专家进行了专门的访谈,到会又听了专家的发言,我有很多体会。通过对受害者的控诉,尤其像台湾一个慰安妇老大娘的控诉,受到了心灵的震撼,这是绝对不能否认也不能忘记的。另外很多专家从法律和历史的角度,尤其这次有心理学家来参加了这次会议,还有耿老师,也谈了对慰安妇的心灵创伤,从人文的角度怎么关怀她们,让她们安度晚年,能够比较愉快的告别人世,这也是我们对人的尊严的一种尊重,这是有相当大的体会。

吴祖康:最大的一个体会,我们最近网络上搞了一些活动,百万签名活动,当然可以表示我们的一种愤怒和一种谴责和我们的一种诉求,和一些专家接触下来,当然我们也专门采访一个题目,让专家对象我们的网络提提看法,很多专家都是赞同,尤其有一个七届人大代表,他也是坚决支持,他说他算是一个编外的签名者。他是第一个在人民大会堂,在人大代表大会提出索赔议案的第一个人大代表??名字叫王工。当然还有很多一些搞战略研究的专家,他们从战略角度也给我们提了一些个人的想法。从我们的百姓来说可能对中日关系的处理,当然包括高层,当然包括他们所知,我们可能不太知道,可能不知情,所以我们采取一些活动,一些行动程度上可能比较激烈一点,不是那么平和,可能是因为有这个前提,所以有这样的后果。但是他们不会,因为他们知道一些具体的情况我们不知道,我总觉得有些东西,我们不要觉得国家什么都没干,政府也什么都没干,其实干了些事儿,但是可能这里面有中日双方工作质量、进度的要求不同。我可以简单举一个例子,就最近的毒气弹问题,实际中日双方1992年就做调查,中国提出来200万枚,日本核查以后说70万枚,日本人做什么事儿都比较认真的,从92年到99年,是做了调查,这个东西大家都不知道,包括我也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中间做了但是进度不是很快。

吴祖康:在我们的联合声明最后一条要求日本政府把毒气弹运回日本处理,有一些专家透露了一些情况,发掘以后要马上处理,因为运输的过程暴露在空气中,说不定在搬运的过程有泄漏的可能。我说防辐射,就把它当成铀来保存起来。因为有很多是技术层面上的东西,但是这一点是肯定的,正在处理,进度是不能令人满意,这一点是肯定的包括专家,最近媒体也谈到一些这样的情况,如果按照我们的要求,2007年要完成毒气弹的处理,在时间里面1997年到2007年4月份,完成化学武器的最后处理,看来是不太可能的。

吴祖康:日本政府在这个过程当中是不积极,虽然在做,但是不积极。通过齐齐哈尔事件他给慰问金,他的意思就是已经调查在处理了。但是可以肯定齐齐哈尔发现的毒气弹是200万和70万以外,这个是不可预知的,说不定哪天还会有毒气弹,所以专家们在大的概念上还是认同我们的意见,包括日本的朋友也认为从网络签名体现了一种民意,体现了我们网友对历史问题的关注,对解决中日关系历史问题的关注,这是一个好事。

网友宝宝:这次上海的会议有没有日本人参加,他们都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吴祖康:主要是日本的律师,尤其是日本原来全国律师协会的会长土屋公献,他是王选细菌战索赔诉讼案的律师团团长,代表日本律师的团长,这个人是相当正直的,而且我们也进行了采访,我估计今天晚上会把采访他的内容公布出来。来的日本朋友,基本上是很长一段时间和我们一起,和中国的学者,包括一些原告一起参与了从罪行的调查、诉讼资料的整理、法庭的诉讼。今天上午有一有搞环境卫生的一个日本朋友,我是第一次看到,他就专题讲了化武的问题。

林白:你不妨直接介绍一下,他们参加这次会议自身什么关联?

吴祖康:这个关联是始终,本身就是和我们是一条战壕的战友,一个是他们觉得日本政府在亚洲地区犯下的战争罪行应该认罪,要承认这个事实,要认罪,要赔偿。这个观点始终是很明确的,如一的,他们现在提出来一个什么定义呢?就是有些案子能不能发动国内的一些法律界人士在国内把律师调动起来,也搞中国的律师原告诉讼团,因为我们国内确实还没有,另外能不能在中国起诉,可能明天有一个日本的律师专门要提出这么一个演讲,就是探讨在中国大陆起诉日本战争罪行的一个想法。国内起诉肯定不是起诉日本政府,可以起诉日本的企业,它参与当时侵华战争的行动,有一些还是非常的积极,比如说日本三菱,应该借鉴美国的例子。

林白:昨天我们采访了领导花冈暴动的耿谆老人,奴役他和中国劳工的就是鹿岛组,现在叫鹿岛建设,我很想知道老吴你对于这些手上曾经沾过中国人鲜血的公司,你觉得应该怎么对待他们?

吴祖康:第一要要求他们认罪,第二要赔偿,这个是毫无疑义,我们也有这样的想法,我们以后对这些企业要进行调查,有证据的,就要号召国内民众,号召国内的网友这些企业进行抵制。

林白:有不少日本的大型企业现在还在中国开展业务。

吴祖康:他们的双手也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我们要进行抵制。我们现在跟一些劳工诉讼团体在进行联系,如果调查中间,发现有日本企业参与了奴役劳工,参与了战争行动,我们就要发起对他们的制裁。。

网友B:请问在网上进行的百万人签名活动最终的人数是多少?
吴祖康:这里面去掉20多万的软件签名部分,有110多万。

林白:刚才说到日本公司的问题,其实让人联想起现在正在进行的京沪高速铁路建设的讨论,据说日本方面可能参与铁路项目的日本公司,有一些当初就是二战期间日本重要的军工企业,据说他还在扶植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现在网友网上强烈的抵制态度,是不是也与此有关。

吴祖康:当然是这样的,当然可能还有可能有其他的因素,三菱现在分几块了。

网友918:老吴很有热血青年的气概,你现在的年纪是多大呢?

吴祖康:我是1949年,应该说现在是54周岁,我和年轻人接触了以后,可能受青年人的感染,所以也和青年人一样具有朝气和激情,我也谢谢青年朋友。

林白:其实现在有许多爱国青年,正在义务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老吴在年龄上是比较大的老大哥,据说被很多年轻人的尊称为军师。

吴祖康:还有把我称为母鸡。为什么呢?因为我从事了网络这个事业,有几个体会,我想通过这个话题给年轻的网友进行一下交流。网络应该说是很好的东西,这个第四媒体确实不可低估,尤其是今年,收容审查条例的废止,网络发出信息,引起大家的关注,这个条例已经很大的祸害了,也反映了网络的优势,网络的民意的表现。还有百万签名也是通过网络出来的,我觉得第四媒体确实现在成为一个民间一种相互沟通,能够反映绝大多数老百姓的民意的很好平台。反过来,因为我们这里面的队伍毕竟现在大部分还是年轻人,有一些还在念书,有一些刚踏上社会,毕竟对社会的观察、辨别、对应能力可能不是很理想。作为我们来说网友要不断提高自己的遵纪守法的意识,提高自己的素质,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讲,要利用年龄的优势,毕竟我们经历了很多的运动,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我想把我们的经验教训能够告诉年轻的网友,叫他们少走弯路,这样有利于他们的顺利成长。尤其网友叫我母鸡的用意就是要起到保护作用,我女儿也是20多岁,有很多网友和我的孩子一样,不能看着孩子走弯路或者受到什么挫折,因为这样对他们的成长道路上心灵上造成一些阴影,因为国内的整个大环境还是有所限制,不是什么都能讲,看什么能说,什么事做到什么程度,所以他们叫我军师,我在后台,不想冲在前面,年轻人冲前面,有时候没有办法只能在前面了。


网友刘海若:能不能介绍你的家庭?

吴祖康:我是现在在一个化工厂做企业管理人员,就是一般的科员,我太太95年就下岗了,现在在一个私人企业里面打工,我女儿因为前几年网络管理控制比较严,她高等职业学校毕业三年多了,和办站的时间差不多,她毕业以后没有去工作,有时候帮助我监控一些BBS,另外处理网友的来信,最近我想不能再耽误她了,最近出来到一个公司做网管。

网友动感宝贝:老吴你整天忙于这样的事情,你的家人是否理解你呢?

吴祖康:不理解也得理解,我是家里的老大,当然也有理解。从我女儿来讲,应该说女儿是理解爸爸的,她也很有积极性,一起认识了世界各地一些解决战争遗留问题的专家学者,也是想让他们这一代来继承我们的事业,要找女婿也一定是抗战分子,我太太当然也支持我,当然她也要考虑到工资问题,我们两个人的工作只有两千块一个月,另外房子现在不到16平米,都要改善,做了这个事儿是没有回头路,而且自己也没有办法退,良心上过不去,网友也不答应,包括死去的先辈也不能答应,所以这个事儿必须坚持下去。最近的情况好一点,有一些企业家也给我一些赞助,从今年春节以后基本上我工资可以一分不少交给我太太,这样她就放心了,你把工资给我,我其他就不要求,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


网友刘海若:叶子,滚吧!别献丑啦!人人都在诅咒你!
林白:请对同胞宽容些吧

网友蓝天:老吴,平常整天东奔西跑,到处进行爱国主义宣传,但是终究你面临现实问题,比如经济方面会不会陷入窘迫?

吴祖康:随着我们网站越来越被大家所知,尤其国际上国外一些华侨华人知道我的情况以后也给我一些帮助,包括硬件投入,因为我们网站有一个资金运作,最近情况比较好,我不用把我的工资贴到里面,我明年就要退休了,我退休以后可能要另外搞一个经济实体,想办法挣点钱,用挣来的钱,有了一定的财政后盾,来支持做这个网站,因为我这个网站目前来说需要发展,还需要很大资金的投入。


网友深蓝2003:老吴,能否给大家介绍一下你所从事的工作是怎样的?

吴祖康:我在上海一个化工企业,原来也是国企,现在准备要改制,改成股份制,最近还没有改,这个企业的人不多,搞精细化工产品,应该说企业的效益不算好,也不算差,反正能过得去,在上海一个月一千多块工资的,也不能算比较好的企业,但是比差的,比下岗好很多。在厂里的工作就是做厂办,管各个部门的工资考核,每个车间,每个部门,每个月拿多少工资,我们企业等于是大挂钩,整个企业的效益和每个人的工资挂钩,每个人的工资不一样,我就负责这个事儿,每个月,每周基本上要核实一下各个生产车间,各个组这个月根据效益能拿多少钱。


林白:其实在上海生活,业余时间要投入这么大的精力维护网站,每个月一千来块的收入实在是很少。我听别人说你上个月似乎只拿到六百块钱。

吴祖康:就是保钓那个月,我们做工资都是这个月做上个月的考勤,6月22号他们出海,实际从出海前两天我就没有上班,实际上我都明白,后来又在上海开了两天的研讨会,这个月请了10天半的假,扣了700多块,这个月有高温津贴,本来可以开1300多块,结果扣到拿到600多块。

网友锦华:今天下午来访谈,有没有扣工资?

吴祖康:上个礼拜我就进驻会议了,我和厂里有约定的,我请了事假的,只能扣了,看有哪个企业觉得挺同情我的,给我弥补点损失,我也谢谢他了。我现在要声明,包括四川有一个酒厂的厂长也来,他也了解我的情况,他表示要支持我的事业,最近也有一个香港的企业家,支持了我们很多的设备,所以网友个人我请大家千万不要再给我汇钱了,我谢谢大家,我会从企业想办法,下一步准备搞一个基金会,在上海已经跟有关部门沟通,而且国内的一些诉讼团体,我觉得相当有必要,希望我牵头做这个事儿,如果有了企业的支持,我想解决战争遗留问题的事业我想会更好。个人的,尤其是学生千万不要给我汇钱了,如果我活不下去了,我在网上呼吁请大家继续帮忙。

林白:听说你有一阵子真是到了喝疙瘩汤的时候了。

吴祖康:确实是这样,曾经有一段时间是这样的。付空间费,付域名费的时候确实很困难。

网友辛夷:吴伯伯,如果你以后遇到困难我们全班同学集体为你募捐。

吴祖康:千万不要这样了,而且你们都是拿父母的钱,而且你们都是在长身体的时候,身体垮了,我负不起这个责任。如果我们通过自己的市场运作,搞一些商业活动,我这里有钱,我们网站有钱,大家多少也能拿一些辛苦费。

网友辛夷:我想请教老吴,你对于网上许多网友与哈日的现象做斗争有什么看法?

吴祖康:今天是9月19号,来参加访谈的网友不知道还记得不记得去年的9.18在上海热线发生的一场“战斗”,因为去年的9月18日到9月25日,上海热线原有一个东瀛流行色,一周给国内的军团的网友给占领了??真不可想象!原来哈日的网友根本没有办法发帖,他们都怀疑是我在幕後操作,由头是因我而起的,但是具体的事情跟我无关。为什么提这个事情呢,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较量,也是一种实力对比,毕竟这个哈日问题,我们不能全盘否定,我一开始说,我也佩服日本一些人士的敬业精神,我也和他们接触过,确实很认真,很敬业,不像我们有些人做事有时候马马虎虎,尤其是在数据上,有时候数据有水分,这个我们是需要学习的,他们的吃苦、任劳任怨的精神是需要我们学习。问题现在是我们所接触的哈日的,他们有一些想法,就是以前我们那代人所说:外国的月亮都比中国的圆,他们可能认为日本的月亮都是圆的,在他们面前不能提日本有什么问题,一提好象他们心中崇拜的偶像被我们破坏了一样,立时火冒三丈。我说的上海这个问题,就是九?一八发一些纪念的帖子,他们就删帖这就引起了爱国青年的愤怒,最后就激化了,后来这个论坛就关闭了,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这和我们管理部门和论坛版主的素质有关系,一个论坛起码有一个正气,毕竟是中国的土地上,中国的人看,你还是中国人,如果有网友提出纪念抗战纪念日,纪念死去的先辈,你都不允许,要不他父母不是中国人,这是最起码的底线,如果这点都不能做的,那就不叫哈日了,应该是汉奸了。

网友中华而起:现在都提倡抵制日货,你有什么看法?

吴祖康:我不赞成全盘抵制日货,如果这么做很容易给日本右翼抓住把柄,最近日本右翼倾向很厉害,这次会议的很多学者说现在日本的右倾化很严重,比如刚才谈的类似三菱的问题,结合劳工索赔案联系起来,我是八个字??不予提倡,从我做起,我老吴是从来不买日货。

网友JIMMY:民间人士如何与政府更好的进行沟通?

吴祖康:这个问题很有深度,谢谢网友给我回答这个问题的机会。我们这几年搞网络的这些人,尤其接触中日问题上的过程,刚才我说了是很坎坷的,包括我自己也经历了很多曲折,相当一段时间有压力,我觉得我们民间要搞一些活动,包括在大范围的一些民意的想法,我觉得应该主动。小孩子有一种游戏-"官兵捉强盗",我们现在不玩儿了,就像官府把我们看死了,政府都不管,就我们爱管。当然反过来从政府的角度也要对民意进行引导,我们党和政府新一届领导已经提出了亲民的方针,尤其是今年保钓,包括百万签名,几次上领馆、使馆递交就完全不像以前了,起码让你去,尤其是在上海是相当成功,可以说从来没有公开场合看到日本官员出来见面面接受,以前日本人都见不到,这也是开明的一种表现。这次九?一八各地网友都在搞行动、搞示威,包括北京的,一个是在宪法的许可范围和有关部门要事先沟通,讲清我们的意图,讲清我们行动的目的和所有行动的方案,都要交底,不要说一点,藏一点。毕竟我们都是中国人,尤其这些公务员大部分也是有良心,哪怕贪污腐败,他也不会公开反对我们搞爱国行动,只要我们坚信自己的是爱国的、正义的,就不要怕任何的反对势力,我们有要信心去说服他们来支持我们。这次北京也是很好的例子,虽然不同意,最后还不是行了吗,大家还是应该有理智和自信,另外就是加强透明度,这样我们做事情应该说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圆满,越来越成功,而不会走向反面。

网友Patrick:像这样的行动应该不要仅仅局限于国内,应该更多的和海外华人取得联系,也包括海外的日本大使馆也可以搞抗议的活动,这样可能就不需要太多的申请手续。

吴祖康:这个是毋庸置疑的,国外以前和现在不都是在搞吗?现在台湾比较困难了,因为这次台湾保钓领袖也在这次的会上,台湾最近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尤其是台独分子相当的猖狂,包括今天下午到上海的世界史维会、洛杉矶的史委会,他们这几年做了很多工作,实际上国内、国际相互呼吁,今天晚上开的座谈会,无非就是协调全球的,还是以华人为主,解决整个华人圈对解决战争遗留问题的统一协调,这次锦华没有到上海来,如果来了也要讨论协调保钓的步伐。

网友行云流水:能否到各地做一下报告,和各地的网友见一见?

吴祖康:有这个打算,一个是现在还在工作,我退休以后,我要搞公司,基本上是网络方面的公司,我就借这个机会和各地的网友见面,而且我们有这个打算,今年这个会议以后,下半年要筹备成立各地的罪行调查,结合律师事务所,法学界和热心解决战争遗留问题的网友们共同组成一个团体做调查,这些肯定要各地都要跑,会有时间见面的,我也很希望有机会到各地和各地的网友见见面,我觉得再过十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网友狼二婆:老吴给我的印象不太像是上海男人,因为印象里面许多上海人对于国事是比较淡漠的?

吴祖康:这个可能是印象吧,因为现在上海男人爱国的也不少,但是上海人做事比较谨慎,不像北方人那么外露,我为什么是这样的性格呢,我在东北呆了10年,我经常和北方人打交道,我这个人比较外向,不会做说假话,反过来我也不容别人欺骗人,做人要坦诚,清清白白,这样大家也能理解。

网友HR:你的网站有没有遭到过敌对势力的入侵?

吴祖康:我这个服务器是中国鹰派提供的,它和中国红客、中国黑客原来都是一块的,当然现在不搞攻击了,现在搞网络安全维护了,目前没有碰到什么供击,我的邮箱老是有人来捣乱,所以我也设置了一些办法。

网友抢滩登陆:老吴老骥伏励,志在千里。作为中国青年我们应该为国家和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来。

吴祖康:通过我们自己对人生的一些感悟,尤其是一些挫折的应对,一些教训告诉年轻人,让你们少走弯路,另外也有这个责任要保护他们,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林白:今天我们对老吴的采访也结束了为期的九?一八系列专题,所以我想最后还是请嘉宾说整个系列访谈的结束语。

吴祖康:首先谢谢网友,我觉得通过我三年多的网络生涯和年轻人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另外也借这个机会感谢为我们918网作出贡献的网友,包括参加过我们编辑部工作,参加我们社区的建设,社区的版主一些网友,包括我们合作的网站,向你们表示感谢。在最后我提议,也是向大家提一个请求,今天是9月19号,希望大家登陆我们的抗战死难先辈祭奠堂烧香,献花。另外好多网友在这次百万签名,说你们不让我签,只能划勾,大家有什么话要说,当时没有说的,你们到纪念堂跟我们的先辈去说。

林白:谢谢老吴,也谢谢大家,各位网友再见!

网友立立:放《义勇军进行曲》
林中白狼:马上就给大家放!
网友五颗葱_爱盟:谢谢林白
林白:不客气
网友刘海若:现在在播国歌吗?
林白:是的,请大家起立

http://news.tom.com/2915/2003919-420941.html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