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新风出版社(香港)2003年出版马沛文、袁成兰等著《鱼雁集》。马沛文,陕西米脂人,1921年生,1939年参加中共。 离休前为《光明日报》副总编辑。1996年出版批判左倾路线的《放言集》。马沛文在1997年10月--1998年5月、旅美期间参加了旧金山市纪念南京大屠杀60周年大会,在他给国内朋友的通信中提及对日索赔问题。"我们外交部发言人在发表对一些国际问题的谈话时,屡屡使用'这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样的语言,这当然是对的。而放弃对日索赔,倒的的确确极大的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如若不信,你可以问问中国任何一个老百姓,如果他没有什么精神上、心理上的障碍,他肯定会表现出一种义愤"。本站支持的对日索赔,特指中国民间受害者诉日本国或企业在侵华中所致损害赔偿,属民事调整范畴。它不包涵中日联合声明中中国政府放弃的战胜国与战败国之间的战争赔偿,那不属民事诉讼调整范畴。现将该书P544--551页有关内容节录如下。

南京成为"当今但丁的地狱"

12月13日,我又参加了旧金山市举行的关于"南京大屠杀"60周年暨珍珠港事件56周年纪念大会。我再次感到不能已于言了。这次纪念活动,在旧金山联合广场举行。会场气氛肃穆悲戚,发言词严义正。会场周围张贴悬挂着大量揭露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在亚洲,在珍珠港犯下滔天罪行的文字和图片资料,让人触目惊心。在题为《为历史作证》的资料中写道:"在为时三、四个月之久的大屠杀中,日本兽军在南京城'屠宰'了30多万无辜百姓,强奸了近8万老幼妇女"。这是日本侵华史和对日索赔问题专家吴天威教授在给《美国传教士目睹南京大屠杀》一书所写序言中的一段话。序言还写道:"屠杀的方式的残酷与恶毒在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比如砍头、活埋(只留头部于土上,当头部充血时,以切西瓜方式砍之,血溅四方)、火烧(将头发浇油点燃,慢慢烧死)挖肠、切肚、刺眼、割生殖器等。这些惨绝人寰的罪行,与德国纳粹的毒气室相比,后者简直是'仁慈无比'了"。书中一位传教士将这些日军称之为"人间禽兽"。另一位传教士把当时的南京比为"当今但丁的地狱"。书中还揭露说,一位日军解释他们把这些暴行"作为娱乐",其野蛮与可恶的程度远远超过野兽。这本书中还写道,1938年4月2日,马骥牧师给迈金牧师的信中说:"当我们到达董家时,他满脸是血,把他送进医院后,到另一家去。那里有11个人全被杀,10个是女人和孩子,其中一个不到1岁。他母亲被强奸,然后阴道里插进瓶子。这个女人的14岁与16岁的女孩都被强奸,又被杀死。16岁的阴道里也插进棍子。他们76岁与78岁的祖父母,为了保护孩子,也被杀"。日本侵略者在南京的暴行,以及在其他占领地区,尤其在八路军开辟的抗日根据地实行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真正是"天地不容,人神共愤",像《晋书》上所说的:"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倾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抗战史实维护会"的感人业绩

这次纪念活动的组织者和主持者是"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这个组织我闻所未闻,但它是天经地义的,是深得人心的。因为,它充分表达了全体中国人民,包括亚洲各国人民,也包括美国人民的心声。可是,这样的民间组织在美国可以存在,在中国是不会允许存在的。正同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否认曾对中国进行侵略,象中国政府发言人表示的: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那样,不准像"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这类组织在中国活动同样是、甚至更加是加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为什么人民没有维护自己切身利益、反对侵略者胡说八道的权利呢?这就是一个国家是民主制度还是专制制度的区别。

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亚洲人民以至美国人民抵抗野蛮的日本侵略者血战多年才取得胜利的一场战争。侵略者罪恶累累,反侵略者功勋昭昭。反映这场战争的宣传报道、历史文献、文学创作,真可谓"汗牛充栋",人所共知。为什么还存在"维护史实"的问题呢?因为,作为罪魁祸首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否认他们的侵略事实,抹煞他们的滔天罪行,强行修改日本中小学教科书,把"侵略中国"改成"进入中国"。中国是个主权国家,你日本军队"进入"干什么?还侮称所谓"南京大屠杀"是中国的"捏造"。在这次纪念会张贴的材料中还有这样一条:一个负责审查教科书的极右分子,竟对课本中反映有些地方出现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标语口号,感到不能容忍,认为这是对大日本帝国的"侮蔑"!这真正叫"是可忍孰不可忍"。面对侵略者如此"怙恶不悛"的反动言行,中国人民维护抗日战争史实就义不容辞、责无旁贷了。

参拜靖国神社是个严重的政治问题

"维护史实"涉及的不仅是某些日本军国主义分子,还牵扯到日本现政府的当权者。如某些政府的大臣,甚至包括首相,这突出地表现在参拜靖国神社这一严重问题上。靖国神社是个什么东西呢?是日本明治维新以来供奉历次对外战争中阵亡官兵亡灵的地方。在这些亡灵中,有二战结束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的日本25名首要战犯;其中包括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原征四郎、广田弘毅等七名被绞死的首要战犯。靖国神社再典型不过地说明日本统治者侵略的军国主义本性:只有对别国进行侵略,才能保持本国安全(靖国嘛!)。这完全是侵略者的强盗逻辑!强行修改教科书同他们坚持参拜靖国神社是一个东西。

鲁迅先生说:"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教科书上"墨写的谎言"怎么可能掩盖用"南京大屠杀"一类暴行"血写的事实"呢?但是,日本政府中的军国主义分子,总是变着法儿不断重复否认侵略中国的"墨写的谎言"。我中华儿女就得坚持不懈的揭露日本侵略的"血写的事实"。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正是这样做的。他们这种执著的伟大的爱国精神,使人敬佩,让人感奋!请看事实:

1994年12月举行了全国华人纪念"南京大屠杀"57周年大会及研讨会,并成立了"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

1996年12月6日至8日举办了中日关系研讨会暨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第二届年会;每年主办三大抗战纪念会活动:七七事变、九一八事变、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主办旧金山三湾区各项示威和庆祝活动,如1994年日皇访美时的示威游行活动,1995年抗战胜利50周年庆祝游行活动;

主办"被遗忘的浩劫"图片全美巡回展览;提供资金赞助"被遗忘的浩劫"纪录片之制作和发行,赞助有关揭露日本侵略罪行的书籍、录影带的出版,如《南京大屠杀》画册;主编和出版贯彻史实维护会宗旨的季刊《史实通讯》等等!为了把这种伟大的爱国活动坚持下去,他们还提出:一件一件做下去,一人一人不后退,一年一年不停步,一代一代紧相随。

上述这等表现,证明了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了。他们是决不可欺,决不受欺,决不能欺的!

要日方道歉赔偿永不篡改史实

这次纪念活动对"怙恶不悛"的日本政府中极右分子,提出了三项要求:一,道歉;二,赔偿;三,停止篡改历史史实。会上散发了一篇《世界和平祈福宣言》,是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星云大师暨爱好世界和平者的共同声明。声明称: "德国政府已正视其在二次大战所犯之罪行,认罪,道歉,赔偿,表现出愧疚、歉意。这种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之忏悔,受到世人尊敬。唯独日本侵华惨痛史实,仍如梦魔般侵蚀着中日两国人民及两国在美后裔之心灵。战争结束之日,中华民族曾以宽宥、饶恕之心,为期亚洲之安定、繁荣暨世界和平,对日以德报怨,率先自我疗伤止痛。然事隔50多年,日本政客及其极端右翼分子,不仅否认其侵华野蛮罪行,且谬称其侵犯亚洲各国旨在维护东亚之共荣。颠倒黑白,篡改史实,莫此为甚。因此,我中华儿女,将藉此日本在南京大屠杀日,上祭死难之中华亡魂,暨联合世界上爱好和平之民族,一致声讨,共同谴责,并呼吁日本拿出道德勇气,以赎罪悔过之心,为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所犯之罪行,公开道歉,作出赔偿,并保证永不篡改历史之事实,而臻亚洲共享和谐,进而促进世界和平。"

放弃索赔是中国领袖的一大错误

这一共同声明,当然表达了中国人民、亚洲人民以及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普遍心声。但是,声明中所说的二战结束之后,我们"对日以德报怨"。这就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以德报怨"呢?还有,声明中要求"作出赔偿"。这又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当时不提出"赔偿"的要求呢?这是"孰为为之,孰为致之"[语出司马迁《报任安书》。其意引申为:是谁干出这等难以容忍的事呢]的呢?

"杀人者抵命,损物者赔偿"。这是极普通的法律的也是道德的准则。日本侵略者在侵华战争中给我们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惨重损失,为什么不要赔偿呢?我看到海外出版的一本杂志,谈到70年代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毛泽东明确表示,中国不要求日本赔偿他们在侵华战争中对中国造成的损失。这使我感到莫名的诧异。为什么不要求赔偿呢?这本杂志有种解释:毛泽东非常感谢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因为,这给中国共产党"坐大"的机会。这当然是杂志的主观臆测。但是,以一国领袖之尊,不管处于何种考虑,在关系国家和人民如此重大的切身利益问题上,这种表态是完全丧失了立场的。记得很久之前,也听到关于毛泽东放弃向日索赔的传说。还听有人解释说,所以放弃,是考虑到这笔赔款最后还是转嫁到日本人民身上。如果毛泽东确实是这样考虑的话,他怎么仅仅想到日本人民,而偏偏不想到中国人民呢?他可是中国人民的领袖啊!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侵华战争,当然也苦了日本人民;但是,中国人民承受的苦难恐怕要在日本人民的百倍以上。本来就比日本人民穷困得多的中国人民在战争中被屠杀被掠夺的更加穷困。浴血奋战八年以后,好不容易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天经地义地应从战败的侵略者那里获得赔偿,可人民那会想到自己的领袖会放弃了赔偿呢?多少年来,人们谈到立场问题时,常常会说,"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忍"。这句话在残酷的敌我斗争中是不错的,而索赔是两个国家一场残酷的战争之后题中应有之义。为什么只是想到侵略者方面的人民,反而忘掉受害者自己方面的人民呢?那么,作为一国的人民领袖,他的立场站到哪里去了呢?这样重大的问题,如果交付全民公决的话,人民会百分之百的赞成索赔的。这些年来,民间要求向日索赔的呼声愈来愈高,就是明证。

赔偿的惊人数字证明放弃是惊人错误

对日索赔应该让他赔多少呢?一位日中友好人士白土吾夫讲过一段话:"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中国政府放弃日本赔款,那是一笔很大的数字,大约是日本100年的经费。我们日本的繁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实现的"。看看这笔大得惊人的数字,更证明放弃索赔是何等惊人的错误了。我没有中日人均收入的统计数字,但可以断言,日本人民平均收入高于中国人均收入十几倍以上。因为,按照邓小平的规划,到本世纪末,我国的人均收入达到800美元,而日本的人均收入早已超过一万美元了。当然,中国人民的贫困,也不能完全归咎于放弃了对日索赔。记得1979年访问日本时,听也是访问团成员、曾在驻日使馆工作了四年的外交部新闻司官员周斌告诉我,日本首相池田勇仁当权时,提出1970--1974年5年之间日本国民收入倍增的宏伟计划,而且胜利完成。我当时听了深感惊讶。在"文革"结束之前,我就没有听到中国有过这样关心人民、鼓舞人心的"宏伟计划"。而在中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却不绝于耳。究竟是日本还是中国更"为人民服务"呢?我们也有过"倍增"之类的东西,但"倍增"的不是利国福民的"国民收入"。相反,而是祸国殃民的"政治运动"。从1955年的"批判胡风反革命集团"到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11年之间,就政治运动的规模和后果来说,增的不是一倍,百倍也不止吧!以致"国民收入"20几年"一贯制"地停留在一个水平上。北京地区大学生的工资,也就是这部分人的"国民收入",每月56元,用大学生自己调侃地口气说:560大毛。全国也一样。只是由于地区物价水平的差异,仅略高或略低而已。

中国命苦:战败,听人索赔;战胜,放弃索赔

提到对日索赔,我就想到日本对我索赔的问题。1894--1895年,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攻陷了安东、旅顺、大连,控制了辽东半岛,接着又占领了威海卫军港,北洋舰队覆没,我国损失惨重。战争结束之后,又对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日本不仅夺得了台湾宝岛及所有附属岛屿和辽东半岛,还向中国索赔2万万两白银,以补偿它侵略中国受到的损失。也就是索取掠夺我领土、屠戳我人民的费用。这完全是强盗逻辑,真正岂有此理!

与此成为鲜明对照的是,二战结束,被侵略的中国是胜利者,侵略中国的日本是失败者。我们却放弃了索赔的权利,既严重的损害了自己,又极大的宽纵了敌人。严格地说,这也是另一种形态的"丧权辱国"。是我党在处理重大历史问题上的一大败笔。

放弃对日索赔   丧失中国立场

鲁迅主张"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主张"血债必须要用血来还,拖欠的愈久,就要付更大的利息"。在对待穷凶极恶的侵略者,对待日本军国主义的问题上,我完全赞成鲁迅的主张。当然,这"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决不是"如法炮制":你所谓"进入中国",我们在战胜日本之后,去"进入日本";你杀了那么多中国人,我们也要杀那么多日本人。但是,惩办你的战争罪犯,赔偿我的经济损失,也就是说,你欠的血债和财债必须偿还,国际通认的法律和道德的准则必须遵行。这是决不可、决不能、决不准动摇的立场。而放弃索赔,则是站到相反的立场上去了,深受日本侵略之害的中国人民怎么能原谅和容忍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