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1933年5月1日出生在南京下关区,长江边 那条老街名叫洪门口,现在叫江边路。我祖父与父亲的职业是民船运输业。父亲有个弟弟住在镇江,我家还有一位年轻的姑娘大约十五岁是我叔父的童养媳,平时都是她带着我玩耍。 我父毋闻之日本人要打进南京城,劝我祖父全家乘自家本船逃难。我祖父坚持不愿意,说是“日本人也是人,我已是六十多岁的老翁,不会枪杀无辜”。我父毋无可奈何,只好带我和弟妹离开南京去湖南长沙。我祖父不同意把我带走,硬要把我留在他们身边。因为我出生一个月就由祖父毋喂大的,对我特别宠爱,取名秧子,视为掌上明珠。 就在我父毋离开的第二天晚上,是初冬,我穿一件薄棉袄。就在当天晚上,祖父突然把我抱起来,向外面跑。 

外面一片枪杀惨叫声,眼前拿着刺刀的日本兵,凶猛的把祖父拉走,将所有的男人集中在一起,用机枪扫射。瞬时间全部男子一个个倒下,惨死在曰本人的枪口下。周围都是燃烧的火焰。我惊吓得哭起来了。祖毋捂住我的咀,叫我不能哭。靠我们很近的一位年轻妈妈,怀中抱的小孩哭声太响,鬼子兵听到哭声,过来狠狠地用刺刀将小孩捅死,毋亲抱着血淋淋的孩子,,疯狂惨叫,随后也被鬼子一刀捅死了。可怜的毋子死得太惨。曰本鬼子凶恶暴行,比禽兽不如,没有一点人性。 祖母,小婶子,带着我从死人堆里爬行,地下全是一俱俱尸体。我们不能站起来,一站起来就会被射杀。 爬行了很久才离开杀场。我身上穿的小棉袄棉裤全都染上鲜血。血海中剩下很少的女人和孩子,又被赶进“何记工厂”的一个仓库里。不一会走进几个鬼子,当走近我们身边,突然仃下来,眼睛盯住小婶子, 硬把她拉走了。可怜的她再也没回来……

后来祖母说,她被强奸后被杀害了。 一些年轻妇女,惧怕鬼子,用黑灰泥土抹满面孔。但仍难逃脱浩劫,能幸存下来的极少。 大约三四天后,仓库里的尸体越来越多,都是因受伤、失血、饥饿、疼痛而死。后来有手持国际红十字会旗帜的来人,把幸存者救了出去,住进了难民所。每天由红十字会抬一木桶稀饭,难民每人一勺,维持生命。 大屠杀平息后,难民们离开难民所回家。我祖毋掺着我走回自已家门口。凄惨的是家已被烧成一堆废墟。 家破人亡,奶孙二人开始流浪生涯。我们找到一个临时安身之处,有一排水泥板墙,当日名叫洋灰板,里面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可能是现在的下关区宝塔桥), 祖毋搭了个简陋的破屋临时住下。 有一天,祖母外出,把我一人留在草屋。我一人走出去玩。

这时从酒店里走出一醉酒的鬼子兵,远远的对我喊叫“小孩,八开罗”。我吓得连忙就跑。鬼子拿着剌刀追我。我跑进洋灰板小屋,连门都没有,我无处躲。灵机一动,爬上木板床,用祖毋的黑衣盖住全身。醉鬼子追进村,四处找我不着,站在我屋门口。我透过薄布往外看,清清楚楚看见鬼子的刺刀和一脸凶猛的杀气,我吓得在衣下直抖,幸亏鬼子未看见我。他问隔壁一老太“你看见一个小孩吗?”.老太回答没有。她是没有看见我躲在床上。鬼子离我仅一米远,可是他没有看见我,可能是我爷爷的幽灵遮住了魔鬼的眼睛,保住了我的小生命。这鬼子兵不甘休,在村子里用刺刀往草堆里乱扎,再放火烧了草堆,疯狂之极。我像支小羔羊, 险些被他吃掉。把全村的人吓坏了,以后就陆续搬走了……真是暗无天日,民不聊生。

我父母逃难返回南京,寻到我奶孙二人时,我抱着爸爸大腿大哭……我一个刚满四岁的孩子,经历这么惨酷的血的洗礼,一下子长大许多,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仇恨。我的哭声震憾了爸爸的心,他抱起我也是泪流满面,直说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我的弟弟妹妹在逃难途中因病夭折。父亲面对家破人亡的现实,一病不起,穷困无助之下,年仅二十五岁就英年早逝,含恨离开人世。 随着岁月的流逝,六十三年过去了,这场国耻家难时刻在我心中。每年三十晚上,我都烧纸给我亲人们,在九源之下的冤魂安息吧!

秧子 11/14/00

秧子和我同住在一个老人公寓,日前她先生遇车祸刚出院。他们都是大陆的高知,文革时也被抄过家。我虽与她很熟,但从未听她提起过此事。 这是她应“中国人协会”的邀请时的讲演稿。我徵得她同意,替她代贴上网,供大家参考。 现在能遇上大屠杀的见证人实非易事,故有此一贴,又由于读过林思云君的文章,我又向她多问了一句对汪精卫的看法。 她在肯定当汉奸是不对的之后,也说了要不是汪精卫来了,南京人更遭秧。

接着讲了另外一个故事: 汪精卫有个得力的左膀右臂的第二号人物,名子她实在想不起来了,汪的许多意志是靠此人大力贯沏实施的,自然也是汉奸一个了。这个人却是日本人的眼中钉,必除之而后快。为什么呢? 因为他带着一邦人,总是与日本人做对,日本人在南京干的种种坏事中,有一种就是把鸦片馆和妓院亓在一起,腐蚀中华人种。这种地方是严禁日本国民涉足的,在夫子庙就有许多。 这位汉奸就专带人砸这类鸦片馆。他自已也知不得好死。他手里有伪军,日本人也不敢小视他, 就设计请他吃饭。他是只要日本人先吃什么,他就跟吃什么,日本人不用的他不用。饭后待女给每人从同一壶中倒咖啡,对每个人问一声要不要糖,每个人都说要,待女就夹一块方糖放进咖啡里。那位汉奸就照此办理,待女也给他夹了一块“糖”。说是当晚就中毒死亡。从此汪精卫就孤掌难鸣了。

南京城里有此传说,只怕也是事出有因。 我比秧子大几岁,当年是七龄童,夫子庙小学一年级学生。随家逃难,一路进入四川,那是另一个故事,有机会另文介绍。抗战胜利后一年,回到南京,住在姨妈家。地点是在九儿巷。有一天我在楼上翻姨妈家的战前旧报纸,读到一条消息,时间应是在七七事变之先吧,不敢肯定。消息说日本驻华大使失踪了,日方向中方提出最后通谍,不交出人来要兴师问罪,蒋介石下令“找”。几天后中方在钟山一山洞中找到了日本大使。据传事因是日本大使接到曰本政府指令,要他以死制造事端。结果因为大使怕死,只躲不死。被老蒋完璧归赵了事。不知此事林思云君可知否,这是个很重要的参照事件。

有一天九儿巷来了两个女子,沿街卖唱算命,瘦子卖唱,肥子是瞎子,拉胡琴和算命。唱的不好,拉得也不好,命算得也未必准。但是大家很同情她们。 据瞎子自已讲她瞎之由来: 在敌伪时代,肥子有一天得眼病时,照常串门到朋友家。正值有位日本医生也在场。医生表示友谊, 愿免费为她治疗,约她第二天去诊所。第二天她依约去了诊所,在手术台上被日本人摘取了两个眼珠。她觉察不对也为时己晚,从此她成了瞎子。在当年自然投诉无门了,这算得是对南京人的另类暴行吧。此人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谨此做过见证。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