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丧权辱国的条约
第一节

    春帆楼李鸿章父子受尽羞辱。骄横跋扈的李鸿章在日本马关极力想掩饰失败者乞和的窘态。面对伊藤博文步步紧逼的卖国割地赔款条件,只能连呼“过苛!过苛。”其实他所要争取的已不是民族自尊和民族权益丧失的问题,而是允许丧失多少的问题。
   
北洋舰队覆灭以后,清政府已成惊弓之鸟,清军在关外的节节败退,更加造成了清政府内部的恐慌、混乱。主战派面对接连不断的失败,全然不知所措。以李鸿章为首的主和派则加快了求和的步伐。1895年3月14田李鸿章乘坐两艘德国商船以中国头等全权大臣的身份前往日本进行战败后的谈判。李鸿章深知战败国在谈判中是无任何说话权利的。此次赴日,日本人只不过是让他在已经拟好的媾和条约上画一道押而已。1895年3月19日清晨,李鸿章到达日本马关。3月20日下午,李鸿章及其随员参议李经方、参赞罗丰绿、伍廷芳、建忠等4人离舶登岸,来到谈判地点??马关红石山下安德天皇河旁的春帆楼。在那里等候他们的是日本全权大臣伊藤博文首相、陆奥宗光外相等6人。谈判中李鸿章故作镇静,大谈中日两国乃同文之国,不要互相寻仇,只有这样,亚洲黄种人才能不会被欧洲白种人欺侮。李鸿章这样说是想借此表现出泱泱大国全权代表的恢弘气度,以掩盖他以战败者的身份向对手乞和的难堪处境。对此,伊藤和陆奥看得一清二楚。日本政府深知清政府急于停战,但日本军部强烈反对停战。在第二天举行的谈判中,伊藤就停战问题提出了苛刻的条件:占领日军还没有进入的大沽、天津和山海关,解除上述各地清国军队的武装;控制天津至山海关的铁路,由清国承担停战期间的日军军费等等。
    两国和谈的同时,由步兵3个大队、炮兵1个中队组成的日军混合支队5000人,乘坐运输船,在日本舰队护卫下,从佐世保军港出发,向中国澎湖列岛进犯。日军于3月23日开始登陆作战,守军或死或降,仅两三天时间澎湖岛就失陷了。
    4月1日,陆奥约李经方商谈关于议定和约的程序。确定谈判程序后,伊藤向李鸿章送交了和议条款,双方进行了第四次谈判,该条款共11款,内容有:清政府承认朝鲜独立、割让奉天南部、台湾、澎湖列岛,赔偿日军军费白银3万万两,缔结新的通商行船条约,以中国与西方列强所缔结的条约为基础,给日本以最惠国待遇和新的特殊权益,开放北京、沙市、湘潭、重庆、梧州、苏州、杭州7处为通商口岸,扩大内河航运,准许日本在中国通商口岸从事工艺制造。为了保证条约得到切实实行,日军必须占领中国奉天、威海卫,占领期间,军费由中国负担等。在4月8日伊藤对李鸿章父子的谈话中,伊藤态度蛮横,李鸿章父子则受尽羞辱,就像战场上的清军一样,节节退让。伊藤对李经方说:“关于媾和谈判之程序问题,应按日前陆奥大臣之约定,中国使臣对我提案只能答复能否全部接受或逐条表示意见。今对我提案一部分作明确答复,一部分尚须面议之回答,不能接受。中国使臣对我方提案提出如何修正固属自由,然关于赔款问题,如按中国使臣只根据报纸上之臆测,主张削减,又关于割地问题,希望改为在奉天、台湾两者之中保留其一方等等,我方无论如何不能同意。为免他日之误解,于此特别言明,赔款虽可略减,但决不能做大量削减,割地则奉天、台湾皆须割让。同时尚希中国使臣能深切考虑现在两国之间的形势,即日本为战胜者,中国为战败者之事实。前者由于中国请和、日本应允,始有今日之议和,若不幸此次谈判破裂,则我一声令下,将有六七十艘运输船只搭载增派之大军,舳舻相接,陆续开往战地。如此,北京的安危亦有不忍言者。如再进一步言之,谈判一旦破裂,中国全权大臣离开此地,能否再安然出入北京城门,恐亦不能保证。”李经方经此恫吓,只能回答:“回去与父商议后,再行提出方案。”4月10日下午4时,李鸿章与伊藤再次谈判时,李鸿章问:“台湾全岛,日军还没有占领,为什么强行要中国割让?我不肯让,又将如何?”伊藤说:“如果一定要限于兵力所到,日军占领山东及东北各省,你们将全让吗?”李鸿章在凶相暴露的强盗面前,又搬用了国际法,说:“这是日本创立的办法,西方兵力所到之处并不全让,日本这样做,岂不贻笑西方?”伊藤反唇相讥说:“中国的吉林、黑龙江一带,为何让给了俄国?对于台湾,也可以援引此例。”李鸿章竟然想出了一个可笑的理由,说:“让给俄国的地方(指大兴安岭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地区)人烟稀少,十分荒凉,台湾已立行省,不能相比。”伊藤立即做出犀利讽刺:“尺寸之上,都是王家之地,何分荒凉与繁盛!”
    在侵略者的威胁下,李鸿章退却了,答应在3天之内,请示清廷,再做答复。最后他又重申:赔款还须再减5000万两,台湾不能相让。伊藤回答说,这样的话,我们立即出兵台湾!李鸿章用近乎乞求的语气说,我们两国比邻,不必这样决裂,总须和好。还好,台湾不易取,瘴气太大。
    同日,李鸿章将会谈情形电告了总理衙门,请旨定夺。后来,李鸿章又多次将谈判情况向国内汇报。总理衙门于4月14日明确答复李鸿章:“奉旨:李鸿章十九日三电,均悉。十八日所谕各节,厚冀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如意无可商改,即遵前旨与之定约,钦此。”
    尽管接到了最后谕旨,李鸿章在4月15日进行的最后一轮谈判中,仍试图与伊藤作最后的讨价还价,要求将赔偿再减5000万两,5000万两不能让,让2000万两,甚至苦苦哀求:“无论如何,总请再让数千万,不必如此口紧,又要赔钱又要割地,双管齐下、出手太狠,使我太过不去。”
    日本方面已破译了中国的来往密电,知道清政府已授予李鸿章“权宜签字”的权限,所以不管李鸿章如何再三恳求,伊藤等人也决不松口,不做丝毫让步。在谈到台湾问题时,伊藤要求在互换条约批准书后一个月内交割,李鸿章认为一个月太仓促,要求再展限一个月,并说:“贵国何必急?台湾已是口中之物。”伊藤回答:“尚未下咽,饥甚!”这句话将日本军国主义对外扩张的贪婪面目暴露无遗。
    4月17日,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日本全权代表签订了和约,接受了屈辱的《马关条约》。回到任处,李鸿章呆坐在桌前,望着宽大的案几上那沉重的《马关条约》,他知道,《马关条约》是何等的苛刻。

第二节

    李鸿章将《马关条约》文本送到北京,投降派对光绪帝逼签。光绪帝绕殿疾走,顿足流涕.明发朱谕。康有为提出废、拒和、迁都、再战。反投降的社会舆论空前沸腾。
   
4月21日,李鸿章派人将《马关条约》文本送到北京。接着,后党骨干、军机大臣孙?汶相互呼应,于次日便捧约逼上批准,对光绪帝展开了逼攻。在此期间,光绪帝迫于各种压力,对投降派曾有过屈从的表现,但是,他对日本侵略者的步步侵略并不甘心,尤其对于割地等条款极为抵触。因此,当宫中的投降派对他进行逼签时,光绪帝在翁同?等人的配合下,由迟疑到坚决不允。在国家处于十字路口的危难关头,独揽清王朝大权的慈禧太后,仍无视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表面上,她还是以病为名,不公开露面,4月25日她宣布:一切清皇帝办理,并表示“外论如此,只可废约议战。”但当光绪帝准备顺水推舟“宣布”她这个“废约议战”的懿旨时,西太后的亲信、恭亲王奕?却出来反驳,说光绪皇帝是在发“诳语”,给予顶回。投降派哭哭咧咧地叫喊“战万无把握,而和则确有把握”。5月2日,以慈禧太后为代表的主降派看到条件具备了,便决定进行最后的逼签活动了。史料记载说,这时光绪帝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上绕殿急步约时许,乃顿足流涕、奋笔疾书……”5月8日,清政府钦差大臣伍廷芳与日本全权办理大臣伊东在烟台顺德饭店完成了互换条约手续,《马关条约》正式生效。
    5月17日,光绪帝明发朱谕,向全国臣民痛陈了万不得已批准《马关条约》的苦袁,朱谕中写道:“近自和约定议,廷臣交章论奏,谓地不可弃,费不可偿,仍应废约决战,以期维系人心,支撑危局。……自去岁仓猝开衅,征兵调饷,不遗余力,而将少宿选,兵非素练,纷法召集,不殊乌合,以致水陆交战,战无一胜。至今日,关内外情势更迫。加以天心示警,海啸成灾,战守更难措手。用是宵吁访惶,临朝痛哭,将一和一战两害熟权……天下臣民皆应共谅者也。”
    在空前的民族危机中,反对投降的社会舆论也空前激烈。此时正在北京应考的康有为起草了一个反对议和的万言书,这份万言书流传甚广,影响很大。它的主要内容,如康有为的学生徐勤所说:“请拒和、迁都、练兵、变法,盖非迁都不能拒和、非变法无以立国。”清朝当权派认为非和不可的一个主要理由是,日本将打到京城;康有为主张,为了下决心打下去就要迁都。类似康有为的这种主张,在官僚集团中也有人提出过。在此期间,还有一些忧国之土,开始认真地预筹持久以敝敌之法,准备拒约再战。就在光绪皇帝拒绝孙?汶、徐用仪逼签条约的当天(4月22日),在北京参加应试的广东、湖南举人,联名上书要求拒约。接着,于第二日(4月23日)的一天当中,清政府又有一百二十多名各级官员纷纷上奏,随后翁同?等人在奏折中恳请“驳罢和议,以款夷之费筹兵,以气和之耻激将,严赏罚,振征纲,拒要以图之,持久以待之”。在疆臣中颇有影响的刘坤一这时也明确表态,认为中国“宜战不宜和,利害轻重,事理显然”。至于清军里的爱国将领,更是“一闻和约,义愤填胸,必欲一决死战”。拒约、再战、誓死捍卫国家主权和疆土的吼声响彻全国,尽管这些舆论不无偏激,但近代中华民族的大觉醒正是从这时开始的。

第三节

    昏庸的清政府竟然看不出俄、德、法三国还辽的真正目的,天真的光绪帝竟然幻想三国既然可以干涉还辽,为什么不能干涉还台?幻想当然破灭。李鸿章的所渭驱狼斗虎、驱虎吃狼.以夷制夷的洋务外交结果是虎狼并至。俄国以功臣自居,日本又索买了一笔3000万两白银的巨额还辽费。
   
《马关条约》规定,将辽东半岛割让给日本立即引起了对中国东北三省垂涎已久的沙是俄国的强烈不满。为了把辽东半岛这块肥肉夺回来,沙俄联合德国和法国,要求日本放弃对辽东半岛的割占。这就是沙皇俄国导演的“三国还辽”。
    沙皇俄国对远东地区的扩张从19世纪中叶就开始了。它不但早已觊觎中国的旅顺、大连这两个不冻港,而且还妄图将中国的东北变为“黄色俄罗斯”。东北著名城市海参威的俄语原意即为“控制东方”,沙俄希望独霸远东和太平洋。正当沙俄的远东计划向前推进时,日本却先于沙俄占领朝鲜和中国的辽东半岛、山东半岛,这对沙俄的扩张计划构成了严重的威胁。1895年2月1日,沙皇尼古拉二世召开特别会议,决定增强远东的军事力量,联络英、法等国,共同对日本施加压力。财政大臣维特伯爵公开宣布说:“当务之急是制止日本渗入中国心脏和在辽东半岛取得立足点。”
    4月初,沙俄正式获悉日本提出的议和条件中有割占辽东半岛一款,大为恼火。财政大臣维特暴跳如雷,表示“决不能容忍对中国任何部分领土的攫取,否则俄国将毁掉一切成就”。沙俄认为,日本如在辽东半岛站稳了脚根,不仅会遏制俄国在远东的扩张,而且日俄矛盾必将扩大,冲突在所难免。因此,沙俄决定迫使日本退出辽东半岛,甚至动用武力。这样做对俄国来说受惠最大,既教训了日本,保证沙俄在远东的利益不受侵害,又取悦于中国,还能从中国得到报酬。俄国联络西方各国强迫日本还辽的活动,英国明确表示不感兴趣。法国与俄国因为有同盟关系,自然不便推辞俄国的邀请,顺理成章地加入到对日干涉的行列。德国则十分热心支持俄国对日干涉,这样可以把俄国的力量引向远东,减轻德国东部边境的压力,还可以离间、削弱俄法同盟,孤立法国。
    4月17日,《马关条约》签订的当天,沙俄正式邀请德、法两国采取联合行动,并告知两国:“俄国的计划是,如果日本不接受此项友谊的忠告,俄国正考虑三国对日本在海上采取共同军事行动。”同一天,德皇威廉二世下令将装甲舰一艘、巡洋舰一艘派往东洋。4月23日下午,俄、法。德三国驻日公使共同向日本外务省递送照会,劝告日本政府放弃中国的辽东半岛。并规定,三国所提劝告,限日本政府在15天内答复。当天,清政府总理衙门大臣奉光绪皇帝谕令,专程到俄国驻华使馆感谢首倡干涉还辽之举,三国干涉还辽还使光绪皇帝竟然生出这样一个可笑的幻想:三国既然可以干涉还辽,为什么不再加一把火干脆把台湾也还给中国呢?于是,光绪一面命令翁同?等人分头到三国驻京使馆活动,一面又命大清国驻三国公使在各国外交部和政要中游说,请求三国采取措施,对日本施加压力。5月7日,日本宣布接受三国照会,归还辽东半岛,但并没有提到台湾。光绪心中的幻想破灭了。但他又希望三国能出面保护台湾。5月11日,法国政府表示,日本已经做出让步,因此法国政府不便干预。接着从德国、俄国也传来消息:德国和俄国均无意保护台湾。相反,德国和俄国还反过来向中国施加压力,说如果中国再次与日本开战,恐怕连海南岛、舟山也保不住了。这些强盗们还担心,如果中国与日本的和约可以不执行,那么中国与西方列强的和约也可能不执行,因此西方列强决不会开这个先例。这样一来,光绪皇帝心中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三国干涉还辽是日本政府当初意想不到的事情。在日本看来,俄国出面干涉是因为俄国在远东的利益受到了影响,但昔日的好友德国也参与干涉是德皇一时神经错乱的缘故。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日本天皇立即召开御前会议,商讨对策,最后决定联络英、美、意以对抗三国干涉。但美国表示对三国干涉之事保持局外中立,意大利声言,现在一切事情均须看英国的意向如何而定,而英国考虑到自身在华的利益,为保持日俄两国在远东的均势,拒绝了日本的请求,这样一来,日本的企图失败了。5月5日,日本通知三国政府,决定放弃全部辽东半岛的占领,但清政府必须给日本交付一笔偿金,7月19日,日本向清政府提出赎辽费为5000万两白银。
    三国干涉还辽,是19世纪帝国主义列强为争夺中国而发生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正面冲突。中国虽然用3000万两白银赎回了辽东半岛,但这并不意味着西方列强真心维护中国的领土完整,恰恰相反,三国还辽之后,1898年,沙俄以租借的名义,终于夺得了辽东半岛,并把东北三省划为它的势力范围。三国还辽事件还证明:李鸿章的所谓驱狼斗虎、驱虎吃狼、以夷制夷的洋务外交其结果是虎狼并至,中国的版图被帝国主义列强弄得支离破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