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与“言论自由”
摘自:中国青年报

日本右翼团体1月23日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举行题为“20世纪最大的谎言——‘南京大屠杀’彻底检证”集会,激起了海内外中国人以及海外华侨、华人、留学生和部分有良知的日本人的抗议。事件暴露出来之后,日本政府虽然反复出面解释:当年日军在南京的杀害和掠夺是不可否认的事实,阐述了日本政府的立场。但是,事后发现:日本部分舆论以及政府官员中,不是反省自身,而是倒打一耙,含沙射影地指责中国无视日本的“思想言论自由”。 大阪市长矶村隆文甚至到东京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称:“日本有思想和言论自由,只要不违法,必须同意使用公共设施,凡是实行民主主义并承认言论自由的国家,应该持同一立场”。一贯言行否定南京大屠杀、美化日本侵略历史、宣传日本的《产经新闻》,则三番五次地指责中国干涉日本内政,其驻北京记者甚至称《中国青年报》的有关报道是“歇斯底里”……

一.日本的思想和言论自由

在此暂且抛开“南京大屠杀”问题本身,首先看一看日本所说的思想和言论自由。 在东京,据2月11日《朝日新闻》报道,今年1月底,东京都教育委员会召集全体都立学校校长开会,会上做出了强硬指示:毕业仪式和入学仪式上必须升“日之丸”国旗,必须齐唱“君之代”国歌。教委的指导部长甚至强调:希望各位校长把这一指示当作“命令”执行,对于不服从命令的教员将“追究责任”,日本其他地区也有对教师就国旗国歌的态度问题进行思想监督的事例。在日本,确有不少教师对于国旗“日之丸”、国歌“君之代”持反对或反感态度,靠行政命令甚至“追究责任”对于这些持不同思想者相威胁,这是否算得上“思想自由”? 在长崎,去年3月荷兰国立战争资料馆方面提出,准备在长崎原子弹爆炸资料馆举办有关二战期间日军占领印度尼西亚时的战争展览,被长崎原子弹爆炸资料馆方面拒绝,理由是:与原子弹爆炸没有直接关系,而且与本馆旨在宣传被炸真相的目的不一致。据悉,荷兰战争资料馆策划的展览名称为“荷兰人-日本人-印度尼西亚人对日本占领印尼的记忆”,该资料馆去年继在阿姆斯特丹举办展览后,即筹划在日本开办展览,并要求日本外务省以及地方自治体予以合作,这一展览不仅被长崎市拒绝,而且以类似的理由也被广岛市拒绝,即:“与原子弹爆炸没有直接关系”。谁能想到:一个战争展览为了能在日本展出,却如此费尽周折!而长崎市、广岛市所谓“与原子弹爆炸没有直接关系”能否成为拒绝展览的理由?也值得人们深思。 反过来,日本右翼团体无论在战前、战中和战后,其所做所为都与思想、言论自由相距甚远,而右翼分子破坏言论自由的犯罪倒不乏典型事例。1998年6月6日,在横滨市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件:横滨某电影院内正在上映《南京1937》(吴子牛导演、1995年制作)电影时,一位27岁的男子从座位上跳起来跑到台上,持刀在电影屏幕中央附近连砍七刀,其猖狂程度,令人瞠目。

二.《产经新闻》的真实面孔

口口声声称中国无视日本的言论自由的《产经新闻》,果真是捍卫言论自由者?恰恰相反,它在言论上,比日本任何一家大报都霸道。去年6月,它甚至把日本小学教科书里在涉及天皇的记载中,仅仅因为没有对天皇使用尊敬语而视为重大问题大书特书,谈何思想和言论自由?它把教科书中有关南京大屠杀、二次大战中把日本的行为定为“侵略”、以及把丰臣秀吉出兵朝鲜写成“侵略”等历史常识,通通视为“不贴切”问题,一一在报纸上指出来。 1月23日,右翼团体举行“20世纪最大的谎言——南京大屠杀彻底检证”的集会时,会场入口处向众人散发的也正是该报自去年9月5日至12月10日连续五篇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在日本,该报否定日军侵略历史的姿态已是由来已久,众人皆知,因此它对中国舆论所抱有的反感情绪也在预料之中,不足拍案惊奇。它在最近的2月11日报纸上,在其头版的言论栏目中还在辩解:在南京进行“百人斩”比赛的日军向井少尉“确实是冤罪”。 可笑的是这样一张报纸,也会抬出“言论自由”的招牌,气势汹汹地攻击中国的舆论报道。大阪国际和平中心和平研究工作委员、京都大学德国文化社会史名誉教授林功三先生称:在德国,如果有人进行否认奥斯维辛集中营屠杀行为的宣传,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难道德国不是民主主义国家?难道德国没有思想、言论自由?而在东京大街上,一连数台高喊“南京大屠杀是谎言”的右翼宣传车并不罕见。在因特网上,“南京大屠杀是谎言”的网页内,“大东亚战争是自卫战争”“支那人的食人习惯”“百人斩是弥天大谎”等内容充斥其中。这样的煽动性宣传甚至是对中国人的诋毁,在日本却享有思想和言论自由。

三.日本的双重标准

日军于1937年在南京进行的大屠杀事实,同美国在广岛、长崎投放原子弹一样,无法否认。1999年8月,美国设在新墨西哥州的国立原子博物馆内,把仿照广岛、长崎投放的原子弹的形状制成小巧玲珑的耳坠,当作纪念品出售。对此,日本报纸不仅进行了跟踪报道,“日本禁止原子弹氢弹协会”还向该博物馆提出抗议,称“这是践踏被炸者感情的行为”,并终于迫使该博物馆停止了继续进货和宣传、销售活动。 美国人的上述行为不足为取,它刺激了日本人的感情,日本人的抗议也是理所当然的。然而,既然不喜欢美国人刺激日本的民族情感,为何却允许日本国民刺伤中国人感情的行为? 1999年7月,美国《时代》周刊在介绍20世纪有影响的人物时,日本的昭和天皇裕仁入选其中,并登出了一张裕仁身着军服的照片。不料,《时代》周刊因为选择了这张照片而在日本上下引起喧哗!小渊首相明确对此表示“不快”,抗议称:“虽然是张照片,但非常重要”,“希望英美的杂志能够真实报道”,裕仁天皇的照片并非伪造,小渊首相仍然特意站出来为一张照片提出“真实报道”,而南京大屠杀证据确凿,日本地方政府和外交当局却以“言论自由”为由,替日本右翼否认历史的行为辩解。这是不是在历史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

四.右翼重在和平殿堂上涂鸦

不可否认,大阪国际和平中心是一座和平的殿堂,它是大阪府大阪市联合出资建起的财团法人,是和平博物馆,当初建造这座和平殿堂的方针是:“我们要记取日本曾经给中国以及亚洲太平洋地区的人民以及在朝鲜、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所带来的巨大危害”。需要指出的是:右翼团体选择在这里搞否定南京大屠杀集会,无非是要在这座和平的殿堂上涂鸦,在这里举办否定历史的活动,与在为战犯招魂的靖国神社内、与在其他公共场所进行,意义截然不同。正因如此,对于东京市区大街上时常出没的右翼宣传车用高音喇叭狂呼:“南京大屠杀是谎言”,和平市民团体不予过多理睬,而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举办这一活动,被许多和平团体视为重大问题的原因所在。 至于“干涉内政”之说,则根本不值得一驳,因为日本那段侵华历史、以及对台湾岛的殖民统治本身就不单纯是日本的内政,而是中日两国所共有的历史。它与明治维新初期萨摩藩与会津藩为倒幕和保卫幕府进行的战争性质截然不同。日军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战争战败投降为止,它在中华大地上肆意蹂躏、屠杀和掠抢长达15年之久,如今日本右翼势力在日本地方政府的包庇纵容下,跳出来大张旗鼓地予以否认,才出现今天的历史认识问题的争论。 日本借口“言论自由”,在历史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只能是助长日本国内右翼势力的气焰,大大伤害中国人以及旅日华侨、留学生的感情,对于中日两国的友好关系贻害无穷,日本政府何时才能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