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六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在上海我的朋友鲁迅的家里遇到一个刚从西北来的作家。他是工农红军的代表。参加过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长征。朱、毛红军举行了震撼世界的伟大的战略转移,行程二万五千里路,时经冬夏春秋,走过平原村庄,跨过千山万水。

    有好几个星期,每天晚上我同他在一起,他讲长征,我作笔记,说到长征,充满了艰险苦难和百折不回的画卷。人们难以相信,尽管他镇定自若,说的是真人真事,当他讲到在那雪海茫茫,风雪交加的川康藏边的大山丛中漫步前进时,他这样说:“人们精疲力尽,渐渐支持不住了,自自然然地蹲下来,那样软弱再起不来。几千人冻死了。我们几个月只吃青稞,许多人消化不了它,拉出来的青稞,别人捡起来,洗干净,又吃它。过一次肠道再排泄它一次。”

    当我们这些幸存者终于出现在甘肃草原上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贫苦的当地少数民族的时候,我们伸开手臂,团团把他们抱住,又哭又笑又欢乐,又打又闹又歌舞。有的穿着羊毛捻的毛线衣,有的披着羊皮剪的老羊皮,破破烂烂,奇奇怪怪瘦的像个鬼,几千人有病,夜里的咳嗽声此起彼落互相呼应发出回音。甘肃是那样的苦,我们总是吃狗、猫和老鼠肉。甘肃是那样的穷,妇女藏在寒窑里,一家人往往仅有一 条裤子,男人穿了女人就没穿头。民国以来二、三十年的兵荒马乱,干旱饥荒,天灾人祸,加上苛捐杂税,老百姓被搜刮得干干净净,连衣服都没有。最遭殃的是军阀的队伍还带来梅毒病菌,许多妇女不生育,有些地方看不见十五岁以下的儿童。

    这个作家跟我说,红军部队的医药物资非常奇缺。自此之后,我同两个外国医生开始为红军筹集资金购买药品,可以这样说吧!我们成了红军采购药品的“走私商人”。

    我的旧病复发,和朋友们商量,唯有张学良少帅统治下的西北是蓝衣社打手们横行霸道、鞭长莫及的地方,决定我去西安养玻少帅自从当上东北王以来在性格上发生了许多变化。意大利吞并阿比西尼亚,打破了他过去对法西斯主义五体投地佩服的迷信。他受到司令部里一批青年军官的影响,成为一个作风民主的军人。他戒掉了抽大烟的习惯,并且极力克制改掉青少年时代耳濡目染的封建军阀的习气和影响。

    全国各地民族救亡抗日爱国运动在其他省市地方受到取缔,但在他的地盘内得到保护。他无视国民党政府的训令指责,许可全国各界联合救亡爱国运动委员会在西安召开,他反抗国民党政府对到达陕北的红军继续围剿的命令,当日寇占领东北入侵绥远、国难当头的时候,他和他的部队根本没有打内战,残杀自己同胞的想法。

    有一个红军代表在少帅司令部里未公开身份,他为我在西安十五英里以外的临潼华清寺安排了一个工作休息的地方。大西北地区是中华民族发生发展的摇篮,许多伟大的朝代在这里兴起,交替成长,西安是大西北的中心,我希望在西安恢复我的健康,写作另一本书。

    我住在华清寺。这是公元八四七年至八五九年统治中国的唐玄宗皇帝的宠妃杨贵妃在这里游玩的地方。我望着杨贵妃当年逍遥赏玩过的亭台楼阁,走廊石桥,使我记起了有一 回我听过一位中国老音乐家用五弦琴演奏长恨歌谱的情景,他的音乐犹如小管弦乐队合奏的歌声满屋激荡,绕梁不绝。长恨歌是一首古诗,叙述唐玄宗多么怀念杨贵妃,她上穷碧落、下穷黄泉,苦恋相思,想见一面。而住在海外仙山上的太真仙子给皇帝报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相爱私语。

    这里探微穷究,尽可以发思古之幽情。就在这种气氛下我研究中国历史并把时断时续的汉语练习重新捡起。我的健康状况日渐好转,经常穿过平原村庄前往始皇陵漫游。公元前二五五年秦始皇建立了秦朝帝国。他雄图大略灭六国,亡诸侯,废封建,设郡县,想砸烂当时的封建制度。他好大喜功,劳民伤财,“鞭挞天下,威震四海”。就是他,征调全国的老百姓,家家户户一男一丁去修筑防止北方野蛮民族入侵的万里长城,就是他,第一次统一了中国,开始在中国的大地上“治驰道,车同轨,一法度,书同文,堕城郭,决川防,夷险阻,都咸阳。”西安古名长安,就是秦朝的首都咸阳。秦始皇把咸阳建设成为当时大秦帝国称雄世界规模最大的城市。秦始皇焚书坑儒,厚今薄古,想消灭和销毁当时“逆古害今,危言乱实”传播封建思想的孔家学派的儒生经书。人们指点临潼西南五里那儿有一个山谷就是秦始皇当年大乱天下焚书坑儒的坑儒谷。

    秦始皇穷奢极侈,纵欲放浪,老而怕死,梦想长生,以为东海有蓬来,方丈,嬴州三座神山上有不死药,遣徐福发童男童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传说数万家男女开拓了日本,毫无疑问这是荒唐的传说,他们过海漂洋没有回来倒是真的。始皇陵在临潼外郊的骊山下高大如一座小山,据历史工作者考证始皇陵下埋藏了一座宫殿和中国古代许多珍贵文物和无价之宝。“以铜为椁,坟高五十余丈,周回五里余,上以明珠为日月,列天文星宿之象。下以水银为四渎、具山川五岳九州地里之势”。山上的花岗岩石曾被一个军阀盗卖给一个英国人,但陵墓原封未动仍埋在地下。

    回到临潼华清池庙里,我动手写我的一本新书。只有在西安的朋友带来新的消息和安慰我的寂寞的时候,我的写作才停顿下来。朋友里面有一位红军方面的同志,他总带来一 些使人不安的消息。绥远省主席傅作义正在同侵入内蒙的日寇作战。日寇已经占领了山东省的青岛。国民党政府不但不抵抗日寇的入侵,反而集中其强大兵力在胡宗南的指挥下围剿陕北的红军,通达这个战争舞台中心的公路上沿途成立了兵站,战事极其激烈,胡军损失惨重,东北军和西北军的将领们举行联席会议,商讨国民党政府围歼红军的命令。张学良少帅的东北军,装备最新式,他的部下官兵一致要求抗日,不愿打内战。联席会议拒绝服从围剿红军的命令,相反的是结成了西北抗日军事同盟。它包括红军、东北军和杨虎城的十七路军其他军队的代表,以及本年五月持半独立状态的桂系军队的代表,已经抵达西安磋商参加抗日军事同盟的谈判。

    几百名平津学生,上了张学良少帅的军事学院。西安蓝衣社头子叶道光的党羽们把这一切进展情况向主子打了报告。蒋委员长非难少帅军事学院里窝藏共产党分子。少帅的答复是,他判断学生的唯一标准没有别的、仅看他们的抗日热情,并且补充说了一句:“奉告委座千万不要听日本特务的报告。”

    一九三六年十月,有三个刚到西安的学生就被蓝衣社特务分子绑架到国民党省党部。少帅派部队冲进省党部放了那三个学生。这类事件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风暴前奏。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