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宝烈士(1891-1939.5.6)

  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壮烈殉国的国民党第二十九军军长陈安宝中将,是中国抗日军队在对日作战中亲临战场,奋勇杀敌而牺牲的高级将领之一,他在一九三九年反攻南昌的战役中,坚决执行命令,率部进攻日军。战斗中,身先士卒,宁死不退,壮烈牺牲在抗日战争的最前线。成为全国抗日军民的学习楷模,鼓舞了战斗在外来侵略者面前的中国人民,为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树立了不畏强暴,宁死不屈的光辉榜样。
  陈安宝将军,字善夫,浙江省黄岩县人,一八九一年生于黄岩县横街乡马院村,自幼聪明好学,敢作敢为。后在本地作新小学读书,他学习成绩优秀,尊师敬长,深受老师的喜爱和同学们的拥戴。由于他的家庭生活窘迫,只好中途辍学,这时正值清末时期,朝政腐败,国事衰微,陈安宝立志寻求民族革命,富国强兵之路。不久辛亥革命爆发,陈安宝在当时革命浪潮影响下,决心从军救国。一九一一年底,他从家乡赶到南京,考人当时南京临时政府属下的入伍生队,不久,又转到湖北陆军预备学堂学习,毕业以后,又考入当时北洋政府控制下的陆军部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在学习期间,他刻苦认真,孜孜不倦,以优异成绩赢得好评。
  一九一六年,陈安宝从保定军校毕业,服役于当时浙江陆军第二师,担任排长和连长,他作为一个军人,执行命令坚决,作战勇敢,善于与士兵打成一片,颇有大将之才,深受长官的赏识。但当时国内形势混乱,军阀内战连绵不断,黎民百姓痛苦不堪,陈安定深感救国强兵之志无法实现,经常闷闷不乐,渴望民族统一强盛。
  一九二六年七月,北伐开始,国民革命军攻势凌厉,势如破竹,进入浙江、湖北、江西等地。陈安宝认为这是实现国家民族统一的好时机,决心参加革命军推翻、扫除腐朽的北洋军阀势力,竭力报效民族和国家,他随当时所在的部队加入北伐军的行列,担任第二十六军第一师营长与第六师第三十三团营长,参与了北伐时期的许多次重大战役,一九三0年春天,被提升为第六师第三十三团团长,一九三一年,又被任命为第十七旅旅长。一九三三年,陈安宝调任为第七十九师副师长,一九三五年晋升为第七十九师师长,一九三六年,他率第七十九师驻在贵阳市部的独山镇。“西安事变”后,第七十九师奉令调到陕西潼关一带驻防,受第四十六军军长樊崧甫节制,与东北军对峙。不久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蒋介石同意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当时陈安宝将军深虑内战大爆发,必引起亡国危险,因而。他对和平解决西安事变,避免内战,一致抗日表示衷心的拥护和赞成。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爆发,第二十九军官兵在北平南苑一带奋起抵抗,佟鳞阁、赵登禹两将军壮烈殉国,陈安宝将军闻讯热血沸腾,表示誓死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他多次请缨上阵杀敌。不久,陈安宝将军奉令率全师到河南省辉县一带集结,加入程潜将军领导的第一战区的战斗序列,准备在平汉路一线阻止敌人。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本侵略军又在上海发动大规模的武装进攻,妄图一举攻占我政治、经济重镇上海,逼迫首都南京,迫使我国政府投降。在全国抗日高潮的鼓舞下,我国政府集中全国海、空军,三分之一以上的精锐陆军,保卫上海,抵抗日军的进攻,双方拚尽全力,打得难解难分,死伤惨重,由于上海地区地形狭小,有利于敌人集中海、陆、空军的优势炮火,而我军装备低劣,损失很大。十月底陈安宝将军奉令率第七十九师星夜增援凇沪前线我抗日军队。十一月五日,日本侵略军由于强攻上海不下,于是利用其海空优势火力的掩护,让日军第六、第十八、第—一四师团在杭州湾金山卫登陆突袭,妄图分兵侵犯平湖,从西面截断我沪杭路交通,攻击我上海守军侧背.达到击溃我军,突破上海我军防线的目的。在这万分危急的时部。第七七九师在陈安宝将军率领下刚好到达嘉兴,马上以急行军的速度连夜赶到平湖以东,在独山、虎啸桥、广陈镇一线布防。六日凌晨,第七十九师刚进入阵地,就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日军在飞机、海军炮火的掩护下,向第七十九师的防线发起了猛烈冲击,军七十九师担任的防线近八十里,兵力不足,装备也很差,但是陈安宝将军亲临前线,指挥抗战将土,从容应战,打退了日军的一次次进攻,阵地前面躺满了日军的尸体,我军将土却越战越勇,坚守该线阵地达十天之久。
  十一月十六日,陈安宝奉命率部队撤至崇德,扼守临平以东、沪杭路及运河正面等地,坚持该防线达数月之久,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阻击牵制敌人的任务。
  一九三八年二月,陈安宝率军渡过富春江向侵台余杭的日军进攻,他采取“围点打援”战术,以一部兵力进攻余杭城,集中主力袭击从杭州方面的援敌,在陈将军带领下,众将士奋勇杀敌,不畏艰险,与日援军激战一昼夜,敌人逃走时的尸体满满装了二十多辆卡车。
  不久,陈安宝奉令率第七十九师深入嘉湖沦陷区开展游击战,越过京杭路,潜入敌后,在德清、崇德、新市、青镇及运河一线活动,开展抗日爱国教育,收编当地民众的五千余枝枪,组织抗日游击队,并多次与日军进行作战。粉碎了日军的数次扫荡,使浙西根据地得以巩固发展。
  一九三八年六月,第七十九师奉命沿杭徽路经祁门、浮梁到达东乡一带活部。七月,陈安宝因战功擢升为第二十九军军长兼七十九师师长,管辖第四十、第七十九两师,他率部队进驻江西永修,在徐家埠、吴城以北地区布防。八月底,日本扫荡南浔线一带,陈安宝率第七十九师进驻德安以北的乌石门阵地,掩护友军安全转移,后来,德星公路西孤岭,烂泥塘一线友军伤亡过重,陈安宝率第二十九军前去接防。从十一日开始,我军与日军第一0一师团开始接触,日军依靠在鄱阳湖海军舰炮及陆、空军火力的掩护连续发起进攻,陈将军亲赴前线,督部血战,坚守阵地三十一天,完成了阻击敌人的任务。
  同年十二月,第一0二师也编入第二十九军战斗序列,第二十九军成为管辖三个师的甲种军,陈安宝将军专任军长,第七十九师师长由原副师长段朗如继任。该月下旬,陈将军率部担任至德湖口和邵阳湖东南岸守备任务,在该地的第二十六师也归属于除将军的麾下。
  日军在向武汉进攻的时候,就企图占领南昌这个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城市。在其占领武汉之后,就更加紧筹划进攻南昌。一九三九年三月十七日,日军第六、一0一、一0六、—一六师团在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下,越过修河大举进犯南昌,陈安宝将军率领第七十九师从浮梁兼程到东乡部署抚河和鄱阳湖防务。
  一九三九年五月三日,陈安宝奉命指挥预备第五师、第二十六师和第七十九师的二三七团进攻南昌,限本月五日到达。陈将军见时间紧迫,不待部队全部集结完毕,就先带领参谋人员到荏港指挥,令预备第五师和第二三七团迅速集结从瑶湖经过红门桥,按预定期限攻入南昌。四日夜晚,陈将军亲率七十九师继二十六师主力之后在荏港渡抚河,由于渡船数量不够,加上日机侦察轰炸的干扰,直至五日夜十一时才潜渡完毕。渡河后,陈将军率部队在敌据点间的小路上跑步前进,六日凌晨,当部队穿越铁路公路抵达沙窝章村时,我军先头部队与日军遭遇,激战于桐树庙西北高地。此时,军师直属部队及部分部队也被高坊日军截断,形势万分危急,陈将军临危不惧,马上下令部队准备冲破敌人阻截,并令后续部队迅速驱逐高坊日军,但由于日军各个据点工事坚固,我军数次冲击均未成功,双方胶着于高坊北端的夏庄、吴庄、沙窝章村和西北高地山里姚、龙里张一线。
      拂晓以后,日军集中猛烈的炮火,在飞机轰炸配合下,出动大批步兵发动集团冲锋,我军控制区域逐步缩小,伤亡惨重,陈将军观察了周围的地形,深知白天突围不易,就督令各部沉着应战,待天黑后突围,继续向南昌冲击。午后四时,战斗呈白热北,日军已占据桐树庙西北高地,直接威胁我军部队的安危,陈将军亲率师长刘雨卿、参谋长徐志勗督令身边仅有的特务排立即向敌人反攻,很快夺回了敌人占据的高地。
  五时十分,日军突破我军左翼龙里张方面的阵地,双方进行白刃格斗,陷入混战状态,陈安宝得到消息,心里万分焦急,这时他手中控制的预备队已经用光,他马上带领身旁的卫队到前线督战,不幸途中遇到敌机的轰炸扫射,陈安宝将军身中数弹,伤及心脏,壮烈殉国。
  陈将军壮烈牺牲的消息传来,全国抗日军民悲痛万分,决心狠狠打击日本侵略军为烈士报仇。
  一九三九年夏,烈士的灵枢运回家乡,安葬在家乡新桥横街山,沿途数万群众设祭,悼念抗日英雄魂归故里。
  一九四0年七月七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追赠陈安宝烈士为陆军上将,褒扬令中提到:“陆军第二十九军军长陈安宝,久经战阵,夙著勋劳,珔领军符,盖以捍卫国家自矢,南浔诸役,督率所部,奋勇转战,屡挫凶锋,不幸在莲塘阵地殉职,深堪轸悼,应予明令褒扬,交军事委员会从优议恤,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国史馆,以彰忠烈。”
  中国共产党中央为表彰陈安宝等将领抗日救国不畏牺牲的革命精神,于一九四0年八月十五日在延安召开追悼张自忠、陈安宝等将军大会,毛泽东主席撰“尽忠报国”,朱德总司令撰“取义成仁”,周恩来副主席撰“为国捐躯”等挽联,朱德总司令讲了话,强调要团结抗战,为打倒共同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而奋斗,大会还给诸位烈士的家属发了慰问电。
  一九七九年四月,黄岩县人民政府拨专款将陈将军的坟墓修葺一新,以让我民族子孙后代永远悼念这位为国捐躯的英雄。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正式追认陈安宝烈士为革命烈士,并给其家属颁发了烈士证书。